Tuesday, May 16, 2017

豎價格板大戰人工智能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5月16日

豎價格板大戰人工智能

資深大律師湯家驊問:「競委會有心無力,還是有力無心?」
從未處理過《競爭法》案件,湯大狀對《競爭法》背後的經濟學基礎一無所知是意料中事。隨便引述一句「假若現行缺乏競爭的情況不予改善,那麼在95辛烷值燃油市場上仍然會因為缺乏競爭而導致燃油價格同樣是完全一致。」由此足見他對經濟學的認知連中學生也不如。拜託,在任何有效市場,價格完全一致是競爭的後果(經濟學稱之為「一價定律」)。
執法者缺經濟學認知
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前,美國的反壟斷法十分亂龍,加價話壟斷,減價話掠奪,價格唔加唔減就話合謀。今天行內人當作笑話一則,但在當年卻是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高斯(Ronald Coase, 1910-2013)對反壟斷法失望有感而發。過去40年來的改變,多得芝加哥大學「元老」戴維德(Aaron Director)於上世紀中提出,IBM被控告把電腦的壟斷專利伸展到紙卡之說言不成理,但為什麼要綑綁銷售呢?戴維德這一問觸發了經濟學界往後對反壟斷法的反思,惟有首先透過經濟理論去了解商業行為,之後我們才能判斷該行為是否因有礙競爭而損害消費者。
競委會的《香港車用燃油市場研究報告》(下稱「報告」)突顯香港《競爭法》執法機構的經濟學認知,還停留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前那個水平。有人認為價格很少隨時間或地區改變,乃有礙競爭的行為特徵,是個「價格唔加唔減就話合謀」的笑話;建議「重新引入95辛烷值汽油」,是未了解市場供求關係便判斷商業行為有礙競爭的虛妄。
欄友梁天卓建議競委會研究政府協助中石化(00386)打入本地市場前後香港零售燃油價格的分別,是出於報告對市場結構的分析只屬「結構─行為─績效典範」(Structure-Conduct-Performance Paradigm)那些欠缺價格理論基礎的陳腔濫調。
建議須考慮現實情況
漠視市場的供求關係,胡亂建議重新引入95辛烷值汽油,後果是加重油企物流及庫存成本,這些額外成本最終會轉嫁到消費者身上。
另一個建議是油站應清楚展示牌價及門市折扣。先不問更多價格資訊對誰有利,今天消費者格價是舉頭望牌價還是低頭睇手機呢?該項建議考慮到消費者貨比三家的潛在益處,卻忽略了零售商能夠同時合法地互通價格資訊的潛在問題。最近有研究指出,德國於2013年規定所有油站在網上實時報價後,油價不跌反升。
競委會認為,本港車用燃油牌價並非經常變動,與其他市場通常每日波動相比顯得不尋常。價格要多波動才算正常呢?建議舉頭望牌價的競委會,似乎不知道國際反壟法專家近年擔心的,其實是油站利用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策略性實時定價。換句話說,想保障消費者,今天的現實考慮是油價每分每秒變動會否賺盡消費者盈餘。
退一萬步,就當香港車用燃油市場確實存在報告所指那些阻礙競爭的問題,競委會不按其本分搜集證據提出起訴,反而建議政府推出更多油站用地和對碼頭倉庫設施作出不同程度介入,當中都涉及動用公共資源。競委會以為自己是什麼壓力團體,代表着誰去游說政府以廣大納稅人的錢去補貼新經營者進口燃油及有車階級入平油?
再退十萬步,競委會有否估算過假如政府接納其建議的話,新經營者和有車階級可以得益多少,他們的利益又是否足夠彌補各項建議的成本?
懂經濟學的人最怕的不是競委會無心兼無力,最怕的反而是執行《競爭法》的人有力但無腦。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傳媒胡亂比較 強積金回報 免費早餐: 曾國平

免費早餐: 曾國平
傳媒胡亂比較 強積金回報
2017-05-15
提出愚蠢問題,得到愚蠢答案。
強積金「預設投資」(DIS)推行1個月,有某大傳媒為市場上「核心基金」和「65歲後基金」算帳,發現其在4月的平均回報分別只有0.82%和0.28%,跑輸非「預設投資」基金平均的1.35%。報道的結論,為「預設投資」表現欠佳,因此反應並不熱烈,少有人主動選擇。
記者辛苦整理數據其志可嘉,之但係胡亂比較的結果是誤導大眾,令本來已形象麻麻的積金局無辜被扣分。
這篇報道有一小一大兩個問題(報道未有提及回報是否已扣除收費,疑點歸於被告,就假設有吧)。
小的,是1個月的回報難以作準,噪音大於一切,情況就如不能憑一次測驗判斷學生表現一樣。 再者,強積金是長線投資不是短線炒賣,1個月的起跌無關宏旨,要看十年八載的平均表現。實情是,強積金因行政費用高昂,表現長期不濟,要留待觀察的是「預設投資」能否改變現狀。
大的,是就算有十年八載的數據在手,也不能將類型風格各異的強積金回報直接比較。「核心基金」放眼國際分散投資,會比市面上較進取的基金回報低;「65歲後基金」以債券為主力求穩健,以回報計就更加弱雞。之但係投資者不只注重回報,還要留意風險,兩者同時考慮才能避免comparing apples to oranges的謬誤。
淺一點的做法,是利用我們稱之為「醒目指數」的Sharpe ratio,以額外回報除以風險,看看以風險換來的回報是否物有所值。深一點的做法,是先找出基金跟市場上幾個要素(factor)之間的關係,扣除源自風險的回報後,推算出基金多出來的「超卓」回報(亦即alpha)。唯有經過類似的數據處理,不同基金才可以客觀比較,有合理的基礎去討論「預設投資」的相對表現。
這類計算頗為專門,要經濟金融大專生才能應付,對非科班出身的傳媒朋友會不會要求太高?對普羅市民來說,這些指數更是外星語言,邊個咁得閒同你去學?強積金類似醒目指數的資料,其實不用自己計,在大型基金分析網頁花點時間可以找到,問題是既不方便也不集中,兼且不清楚數字如何算出來(甚至做手腳添水分)。
為改善形象減少誤會,也為方便傳媒朋友正確報道,積金局可以考慮在網頁上列出回報和收費以外,加入一兩個容易明白、計法清楚的指標以供參考。

競委會教你做生意 免費早餐: 曾國平

免費早餐: 曾國平
競委會教你做生意
2017-05-10
出街食飯,有大小信用卡會員卡折扣優惠,有些清楚列明,有些要主動提問,有些連侍應都不大清楚。如此複雜,是否食店有意隱瞞消費者?食店會賣廣告宣傳優惠,訊息太多也令消費者吃不消。建議政府要求食店在當眼位置大字列明各種優惠,讓路過市民一目了然。
酒樓飲茶,小點佔點心的比例愈來愈低,茶客被迫選擇價錢較高的中點大點。有消費者意見調查表示,茶客普遍想食小點,例如我以前好鍾意今日難得一見的魚翅餃。建議政府要求酒樓提高小點比例,讓茶客有更多選擇。
這兩個無中生有的觀點夠古怪嗎?香港專家學者謬論甚多,大家可能見怪不怪,要怪的是以上經濟「分析」是受競委會上星期公布的《香港車用燃油市場研究報告》所啟發。洋洋八十頁的英文報告,先以小量篇幅指出,未有證據油公司合謀定價,再用大量篇幅列出燃油市場中競委會認為可疑難解的現象,最後更提出六大建議。其中兩個建議為:
「燃油零售商應在每個油站豎立顯眼的價格板,讓駕駛人士經過時可直接得知汽油及柴油產品即時的零售牌價及門市折扣」
「政府應考慮在批出新的油站用地時,或是在現有油站租約到期進行重新招標時,將售賣 95辛烷值汽油作為其中一項租約條款,以推動市場重新引入95辛烷值汽油,並探討增加碼頭倉庫設施的各種方案。」
豎立價格板,是因為折扣太複雜,「顧客要全面了解所有零售商的價格差別可能仍有困難」;要求再次引入95辛烷值汽油,是因為有調查表示,消費者對較廉宜的95辛烷值汽油有需求,「亦可為現時98辛烷值汽油的銷售帶來競爭壓力」。
一方面,競委會教你做生意,嫌油公司的優惠不夠清楚透明,又嫌油公司未能回應市場需求。一方面,競委會嚇你做生意,明言油公司「可能」故意以複雜折扣混淆消費者,只賣貴油「可能」是賺到盡欺壓消費者的行為。
莫須有的指控,也許就是競委會主席所講的「集體施壓」吧。
我不知道精打細算的消費者有否被混淆蒙騙,也不知道成本較高的燃油賣得較貴,油公司是否一定賺得較多,只知道折扣多賣貴油都是有趣的經濟現象。競委會胡亂出招「壓價」,可有考慮過市場反應?打折頭送優惠規管得如此麻煩,油商隨時少做少錯少減價。被迫賣小點,小點隨時貴過現在的中點,酒樓更可以將中點大點加價;被迫賣平油,平油不一定平過現在的貴油,油商甚至會將貴油賣得更貴。
對現象茫無頭緒的競委會,竟有斬釘截鐵的政策建議。未了解先規管,反映的是自負和虛妄!

給競委會的一點建議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給競委會的一點建議
2017-05-12
車用燃油的競爭是否不足?這是競委會在最近發表的「香港車用燃油市場研究報告」中試圖解答的問題。先要讚讚競委會,報告開首便澄清油價偏高及平行定價(即各油站零售價的水平及其變動的幅度很相似)這兩個坊間認為是油公司合謀定價的證據,其實都不構成反競爭行為。
不過,競委會的報告並未澄清坊間對市場競爭的另一個誤解。坊間很多人(甚至可能競委會本身)認為,理想的市場競爭是燃油零售商愈多愈好。但究竟幾多先夠?
你可能會問:競爭不是愈多愈好嗎?假設埃索原本獨佔市場,油價高企不難想像,蜆殼加入競爭會令價格有一定程度的下降,亦會令每間油公司的盈利下跌。
你又可能會問,只有兩間油公司,它們之間的競爭程度可能還未夠激烈,又或者它們互相合謀提價並不難吧?那麼我們再讓加德士加入,然後再讓中國石化加入,加呀加,到底加到幾多個競爭者之後,產品價格和公司盈利才可達致「理想」的競爭水平?
很明顯,每個市場的情況不同,無論是市場規模的大小、需求彈性及成本等多種因素都對這個「理想」公司數目有一定影響。
說到底,這是個實證研究才能解答的問題。
有研究發現,在不少較高度集中的行業裡(即行內公司數目少過或等於5個),當行內公司數目由一個增加至兩個,或由兩個增至3個時,行內的競爭會大幅加劇。但當行內已有3間或以上公司時,再多一個競爭者對行內競爭的影響並不太大。
另外,亦有研究指出,在奧地利的零售燃油市場裡,行內是否高度集中對零售燃油的價格沒有明顯的影響。
2007年之前的香港零售燃油市場由3大油公司「壟斷」(埃索、蜆殼和加德士的市佔率共約90%),但自從2000年起,政府更改油站投標制度,及中國石化在2007年以來透過收購華潤石化業務後,「三大」漸漸變成「四大」,而四大在2015年的市佔率共達95%。
候任特首的政綱強調實證為本,這在需要經濟學常識的競爭法執法中尤其重要。如果競委會想認真研究競爭者數目增加是否真的可以提升競爭,我建議它研究中國石化成為四大之一(2007年)前後,香港零售燃油價格的分別。

評競委會車用燃油市場研究報告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5月9日

評競委會車用燃油市場研究報告

競爭事務委員會上周發表了一份名為《香港車用燃油市場研究報告》(下稱「報告」),指出了本地車用燃油市場一些疑似阻礙競爭的「罕見特徵」,並提出一共六項建議加強競爭。
20多頁紙的中文撮要,近80頁紙的英文報告,一言難盡,卻又不吐不快。無可否認,競委會今次花了很多工夫,亦如實承認了油價偏高、平行定價等都不構成反競爭行為的確實證據。然而,單憑幾個「令人費解」的市場罕見特徵去推斷油企阻礙競爭,繼而建議多個在競委會職權範圍以外的市場干預,卻令我非常失望。競委會口中的「令人費解」,只是令不懂經濟學的人費解吧。不懂沒有錯,錯就錯在既然自知不懂,又憑什麼推斷阻礙競爭云云?更膽粗粗建議政府干預自己不懂的市場?
靚汽油外銷經濟解釋
「現時市面上提供的『標準』和『特級』汽油均為98辛烷值。這種單一產品的狀況緣何在20多年前開始發生,競委會無從稽考。若說油公司的做法反映消費者的需求,則更加令人費解,因為事實上,除了極少數名貴房車及高性能的型號外,大部分車輛均可使用95辛烷值汽油。」左一句「無從稽考」,右一句「令人費解」,競委會不懂的又豈止香港沒有95辛烷值的汽油發售:「部分油站雖設有大型的價格板,但實際上卻未被使用來展示牌價,實在令人費解。」還有,為什麼本地汽油市場折扣優惠種類多?但顧客入油卻甚少貨比三家?
油企在港只賣高辛烷值汽油,這是本地讀過經濟科的中學生也懂解釋的經濟現象。「好蘋果往外銷」(Shipping the Good Apples Out)定律,背後邏輯是優質與非優質的蘋果出口時運費一樣,優質蘋果到了外地與非優質蘋果比的相對價格於是下降了。同樣道理,香港汽油從新加坡進口,報告指新加坡98辛烷值汽油比95辛烷值汽油貴約15%,但加上運費、每公升6.06燃油稅,以及其他與辛烷值無關的上頭成本,高辛烷值的汽油在香港自然比在新加坡「抵買」。
除了「靚汽油往外銷」這個需求因素(需求因素當然還有香港名貴房車一般較外國多),供應因素要考慮的是我們從市場規模到油站面積都比其他地方的小,進口汽油種類愈多,物流及庫存成本便愈高。95與98辛烷值二選一,答案是所有車都適用的高辛烷值有幾令人費解?
真正令我費解的是,競委會憑什麼認為油企只賣價錢較高的高辛烷值汽油是反競爭賺到盡?什麼經濟理論證明過賣貴價貨必定比賣平價貨好賺?懷疑油企合謀的人請回答我,合謀貴賣低辛烷值汽油不是更簡單直接嗎?
變壓力團體不務正業
不要忘記,競委會的首要職能是「調查可能違反競爭守則的行為及強制執行《條例》的條文」。這是所謂的「以訴訟來規管」(Regulation-by-Litigation)。我不懷疑競委會內法律專家的專業知識,明知手上沒有油企反競爭行為的確實證據,因此在執法上按兵不動,是明智之舉。
競委會的另外兩個職能分別是「提高公眾對競爭的價值以及《條例》如何促進競爭的了解」和「就在香港境內及境外的競爭事宜,向特區政府提供意見」。這兩個職能都需要法律以外經濟學知識。當競委會的經濟學知識不及格,對市場的了解還停留在「令人費解」的層次便貿貿然繞過執法去主張「以規管來規管」(Regulation-by-Regulation),競委會的角色便與壓力團體無異。
規管和訴訟的主要分別包括:訴訟針對事後追究(規管傾向事前預防)、訴訟依賴主觀開放標準(規管多用客觀簡單規則)、訴訟的主觀標準由包括法官律師等通才話事(規管的客觀規則靠專家制訂)、訴訟有民事訴訟和私人律師參與(規管以公營機構執行)。理論上,規管和訴訟各有千秋。簡單的規則令規管機構容易分辨違規與否,但一刀切的規則未必每次都合乎經濟效益。
這是報告首個建議:「政府應考慮在批出新的油站用地時,或是在現有油站租約到期進行重新招標時,將售賣95辛烷值汽油作為其中一項租約條款,以推動市場重新引入95辛烷值汽油,並探討增加碼頭倉庫設施的各種方案。」一旦明白油企只賣高辛烷值汽油的經濟邏輯,強制售賣低辛烷值汽油的後果是加重油企營運成本,但羊毛出自羊身上,這些額外成本最終會轉嫁給消費者。唔識,可以慢慢學。但連最淺顯的經濟理論及商業常識還未搞懂,沒有經濟專家的競委會暫時還是專注其首要職能,好好執法吧。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張五常的半榻琴書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張五常的半榻琴書
2017-05-08
藝術收藏,有著錄確認閒閒哋聲價十倍。所謂傳承有序,來源及名堂亦可以左右市價。不久前,一位溫州商人以過億元投得一方乾隆御筆之寶,拍賣行稱,來源是十九世紀末一法國海軍醫生從中國帶到法國,有其家族收藏過百年的名堂。另一例子,今天張五常教授的書法,在拍賣行估價至少一萬至兩萬元,以還健在的作者來說,是相當值錢,但我建議下注前,要留意作品是誰交到拍賣行,因為大教授說過,沒有金錢的應酬之作不容易寫得好。我自己收藏了他一幅《春夜洛陽城聞笛》,是難得沒有金錢又非為應酬的作品,下款「半榻琴書」這個印章更是大有名堂。
名堂響,爭議可亦不少。印文「半榻琴書」跟「乾隆御筆之寶」同樣在《乾隆寶藪》有記載,對故宮文物略有認識的人會記得,此方印乃一紅瑪瑙螭鈕。筆者見過的,卻是記錄在張五常最近編撰的《清宮田黃方印錄》裏,93方印章當中周尚均替乾隆造的另一閒章。據我所知的故宮資料,乾隆有印章約1,800個,今天流落民間的估計數百個。這裏我要提出兩個具爭議的問題:相傳乾隆對田黃情有獨鍾,為何故宮令人留下印象的,就只有北京的三鏈章和台北的九讀印(且不論有專家質疑這些是否田黃)?後者是國民政府從北京故宮拿走,前者沒有被拿走,多得溥儀比國民政府更早把它偷出皇宮。接下來的另一問題,經歷過西方侵華、北京政變、北伐戰爭、日本侵華後再到國共內戰,難道沒有人比國民黨,甚至溥儀早一步捷足先登?簡單的經濟分析,田黃愈難求,方印愈易偷,我們愈有理由懷疑清宮田黃方印不止今天兩個故宮收藏的,流落民間的乾隆印章可能遠超幾百。
《清宮田黃方印錄》的出版在這些爭議上火上加油。筆者學過鑑別田黃的一些皮毛,明白沒親自拿過上手,懷疑這93方印章的真偽是情有可原。要降低訊息費用,大教授寫了一篇叫《求石奇遇記》的序言去解釋這批田黃方印的來源及名堂:「十多年前,一位不速之客拿着數十方石章向我求售 ……道聽途(塗)說,原物主是民國時期的一個重要人物,謝世多年了。」這是個名符其實的奇遇記,故事引人入勝之餘,亦蘊藏不少投資智慧。不速之客究竟是誰?民國時期那個重要人物又跟不速之客有甚麼關係?買本《清宮田黃方印錄》看看,然後自己猜猜吧。

Monday, May 8, 2017

特朗普大戰美國稅制 免費早餐: 曾國平

免費早餐: 曾國平
特朗普大戰美國稅制
2017-05-05
將企業稅率劃一降低至15%瘋癲,還是投資假設每年15%回報猖狂?
金融專家的見解我不敢小看,只想說,利用槓桿增加風險平均回報達15%,當然無難度,問題是回報跟風險關係密切,去到咁盡,未發達可能已平均破產N次。
投資智慧如填海一樣深不可測,身在象牙塔內的學者無謂多談,還是講講美國總統特朗普最新公布的稅改計劃來得實際。
一頁像貓紙點列式的建議,詳細內容欠奉,談不上計劃,極其量只是勾劃出改革的理想方向。個人入息稅稅階由7層減到3層(稅率分別為10%、25%及35%),但稅階收入上下限未有交代。基本免稅額加倍的同時,取消絕大部分扣稅優惠。
企業稅由現時最高35%大幅減少至劃一15%,同時由全球(worldwide)改為屬地(territorial)稅制,亦即企業海外業務賺到的錢不再跟本地賺到的一視同仁。
主流論點,不外乎批評稅改會令美國國債大增,將有災難性後果云云。沒有詳細數字,推算等同斷估,反映的大概是個人政見喜好而已。作為一個經濟學者,我認為簡化稅制、減少扭曲的方向絕對正確。
有美國報稅經驗的朋友,都知道其稅制複雜無比,無數細微針對少數人的扣稅條款,大量糾纏不清架床疊屋的限制和例外,普羅市民閒閒哋要花一個下午填表,報稅服務絕對是專業中的專業,相關的電腦軟件亦大有市場。
所謂累進稅率,其實是收入盈利愈高,愈有動機聘請專家幫助找出制度漏洞,愈有動機想辦法乾坤大挪移慳得幾多得幾多。為應付稅制浪費的大量資源,簡化稅制後,得以釋放可增加多少生產力?美國企業在海外發展擴張的稅率下降,對全球貿易有多大影響?個人收入「闖進」更高稅階的機會減少,又會如何改變勞動市場的運作?這些問題未必容易找到答案,但肯定比「特朗普改稅制益自己」等的討論有營養。
說過好幾次了,一如過去的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後會面對各方面的制約,真正可以做到的不多,難逃競選承諾頻頻走數縮沙的命運。觀乎其百日新政,這個「雷聲大雨點小」的推斷大致正確。制約,除了法律典章上的局限,還有利益團體透過政治遊說施加的壓力。
特朗普稅改其志可嘉,其「地圖炮」式的推翻扣稅優惠卻得罪了大量在現有制度下的得益者,大小組織定必團結起來生死相搏。若果稅改最後成功推行,在政治協商下相信會變得面目全非,但只要能往簡單稅制的方向走近一點,總算好事。

豎價格板大戰人工智能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5月16日 徐家健 經濟3.0 豎價格板大戰人工智能 資深大律師湯家驊問:「競委會有心無力,還是有力無心?」 從未處理過《競爭法》案件,湯大狀對《競爭法》背後的經濟學基礎一無所知是意料中事。隨便引述一句「假若現行缺乏競爭的情況不予改善,那麼在95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