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1, 2012

「猴子審判」給國教爭議的啟示 (愛聽謊言.二之一)


2012年9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每次搭地鐵,每數分鐘我都忍不住要問:真的有需要三語廣播麼?廣東話是母語,英語是天天跟同事學生說的,從王靖雯的《愛聽謊言》到王菲的《誓言》,我們都聽得出她的歌愈來愈「普通」。

像地鐵廣播一樣,「國民教育」的爭議沒完沒了。為什麼吵得這麼厲害呢?認知上,有人相信,有人否定;態度上,有人支持,有人反對。為了個人利益,內心否定的人可以表態支持,衷心相信的人也可以極力反對,這是政治利益的衝突。

更麻煩的是,另一種深層次的矛盾。我不懷疑一些傳統愛國人士對「洗腦」這個說法的真心否定,要他們看見國旗不感動得想哭,反而得先把他們洗腦。對什麼「香港核心價值」、「西方文明霸權」和「身為中國人的自豪感」云云的不同看法,這是認知上的差異。

課程爭議不可思議 科學理論似是而非

因認知上的不同而引發的課程爭議,在西方國家不是沒有的。最為人熟知的,可能是「演化論」(Evolution Theory)應否列入生物科課程。美國憲法是捍衛政教分離和保障言論自由的,但田納西州的議會在1925年立法(Butler Act)禁止了公立學校在課堂上教授「演化」的概念或任何質疑《聖經》裏「創世記」的理論。有點不可思議吧?同年,高中老師John Scopes以身試法,還費盡心思證明自己在課堂中教授「演化論」,最後被判有罪。

這就是著名的「猴子審判」(Scopes Monkey Trial)。「猴子審判」引發的社會運動,替另一場「反演化運動」(Anti-Evolution Movement)火上加油,儘管多個州的議會也想爭相仿傚,但最後通過類似Butler Act的法案的只有極少數州份。

到了1958年,美國通過國防教育法案(National Defense Education Act),目的是在冷戰時期鼓勵培育更多科學人才跟蘇聯競爭。市場上對由科學家撰寫的教科書的需求與日俱增,Butler Act最終在1967年被推翻。

可是,Butler Act的終止,並不代表在生物課裏科學最終戰勝了宗教,這是一場持久戰:「神創論」(creationism)和後來的「智能設計論」(Intelligent Design Theory)──一套認為智能設計是比不受指引的自然選擇,更能解釋宇宙和生物的理論──都希望挑戰「演化論」,備受質疑的是,這些根本不是科學。

「猴子審判」的例子說明了除了透過政府立法,民間還有很多途徑推動及學習自己相信的一套。美國是個宗教自由的地方,但如要聽聖經故事,請由生物課課室走到教堂去吧。在1967年以前,要在公立學校聽「演化論」,可以到田納西州以外的州份,在當年的田納西州,私校也是一個選擇。在公立學校,John Scopes寧願公民抗命都要喚起社會關注。

時移勢易,數十年後,民間智庫組織Discovery Institute成立的一個主要目的,就是要推廣「智能設計論」,好讓學校課程「多元化」。

政府硬銷國民教育 我們堅推中國歷史

「國民教育」撤回與否?課程「多元化」是好是壞?相信大部分香港人都同意認識多一點中國(包括香港)的歷史及國情是重要的。這不是提倡「要增加我們的競爭力」的想見到的嗎?要「反洗腦」的,更加要為下一代增強免疫力啊。但愈來愈多初中不再把中國歷史獨立成科,中國歷史怎樣推才好呢?從前讀得悶出鳥來的國史科,取消了不是什麼大損失。

政府肯認真重新搞好中國歷史科固然好,政府如果不搞,民間組織及私校補習社可以搞嘛。補習要錢喎?香港家長不是很樂意送子女上補習班的嗎?補習學校不搞又如何?我搞!點搞?搞緊了:買《信報》、讀〈經濟3.0〉吧。假如你每天八個大洋也捨不得花,不要跟我說你很緊張教育了。

相信自由的人,要從自己做起。7月29日下午,銅鑼灣的街道上很悶熱,黃昏獨個兒在金鐘由港島線轉西鐵線回家,在舒適的冷氣車廂內,我戴上耳筒,用kindle翻看Findlay和O'Rourke合著的Power and Plenty中一節關於蒙古帝國興衰對國際貿易及西歐崛起的影響,感覺很自在。因為聽着王靖雯的《愛聽謊言》而錯過了列車的三語廣播,差點還忘了下車呢!

徐家健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