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23, 2012

國教爭議的經濟起源 (愛聽謊言.二之二)


2012年9月18日
徐家健 經濟3.0


美國不是獨裁國家,「演化論」更不是什麼國民教育,「猴子審判」的例子與我們何干?想真一點吧,「猴子審判」的爭議背後是什麼?是人類的祖先是猿猴還是亞當夏娃。「國民教育」呢?只是獨裁的「港共政權」與全港市民的對決?還是都反映了香港人之間對「祖國便是共產黨」的意見分化?後者不是單單撤回「國民教育」,甚至換過特首便可以解決的。

1989年,王靖雯的第一張粵語專輯收錄了改編自國語歌曲《恰似你的溫柔》的《愛聽謊言》;1994年,王菲取代了王靖雯,成為當時香港的樂壇天后;1995年,王菲的最後一張粵語大碟收錄了與竇唯合作的華語歌《誓言》。1996年,經濟學家張五常推測香港會有十年以上的經濟不景,而「不景」與九七回歸無關。1997年,香港回歸。以後就都是歷史了。

如果沒有九七回歸,王靖雯會永遠是當初唱廣東歌的那個王靖雯嗎?如果沒九七回歸,今天廣東道會沒有內地遊客嗎?

王靖雯本來就是王菲,廣東道亦從來沒有擠滿過英國遊客,這些都跟九七回歸無關。不要誤會,我不是說今天的特區政府跟當年的港英政府沒有兩樣。我想說的是,今天香港的社會矛盾,不只是政權轉變而造成的。

內地發展 香港轉型 社會矛盾

美國人的工資差距在過去30年的擴大,可不是政制改變甚至政黨輪替的結果,而主要是因為「偏向技術人力的技術進步」(skilled-biased technological change)及全球化(globalization),大大增加了技術人才的需求,低技術的勞工相對地成了輸家。

這兩大經濟因素當然也影響着香港,尤其是全球化又跟中國的「世界工廠」角色息息相關。

另一方面,黃子華說的「搵食啫!犯法呀?」所以好笑,亦不是因為這是所有香港人的核心價值,而是一部分香港人開始懂得自嘲及反思的一種態度。

一連串的保育運動,就是向「只顧搵食」說不;從上街到公民抗命,就是要向所謂「惡法」挑戰。

這些改變都受着內地經濟起飛及香港經濟轉型的影響。正如前美國總統克林頓說過:It's the economy, stupid。

政治制度解決得了多少社會問題?芝大老師莫里根(Casey Mulligan)就退休保障做過很深入的調查,發現民主和獨裁國家的退休保障制度非常相似,決定退休保障制度的主要是經濟及人口因素;其他政策如教育開支(不是課程)和各樣的稅率,民主與否分別也不大。有顯著影響的是,獨裁國家的軍費開支較大,傳媒審查、政治打壓及死刑亦較普遍。

自由何價?我們心中有數。嚮往民主自由的朋友,我們有需要找其他原因、甚至藉口肯定自己的想法嗎?

社會分化不利政府運作

民主制度對經濟發展又有什麼影響?坦白說,我們知道的不多。一個可能是民主對整體經濟發展的影響根本不大,另一個可能是民主對不同行業的影響不一,前數年就有一個研究指出,民主是有助發展先進技術行業的,但對傳統行業的發展就可能有負面影響。

相對民主,經濟學家就社會分化對民生影響的看法比較一致。族群或語系的分化都不利政府運作及經濟發展,最明顯的例子是一些非洲國家,但就算是民主的美國有些地區都有類似情況。

社會分化是今天香港政府需要正視的問題,尤其是關於移民、福利及社區規劃等政策。但要切記,我們要從根本着手,而不是要「穩定壓倒一切」下的「河蟹」。

我不敢說誰愛聽謊言。馬克斯說宗教是人民的鴉片。有時候,在無情的世界想得到一點心靈慰藉,愛聽謊言是可以理解的。但是當大家分不清「神創論」是宗教還是科學的時候,把「神創論」包裝成「智能設計論」,不會增加我們的科學知識;同樣地,把共產黨說成是一個「進步、無私、團結的執政集團」,或把所有內地人標籤為「蝗蟲」,也不會減少社會的分歧。

如不愛聽謊言,從今天開始,不如誓言多讀一點中國歷史?

徐家健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在豉油的國度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在豉油的國度 2017-08-09 「啱啱收到消息,香港品牌李錦記斥資128億元購入倫敦芬喬奇街20號一幢外號『對講機』嘅商業大廈,打破英國歷來單幢商廈物業成交紀錄。今次交易可以證明到『有華人嘅地方就有自由』……呀……各位對唔住,應該係豉油唔係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