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12, 2012

香港需要新的版權條例嗎?


《信報》2012年9月5日


香港政府在6月時決定不會在本屆立法會就《版權(修訂)條例》進行二讀。

這個極具爭議性的法案主要的修訂方向是加強對數碼版權的規管,包括把侵犯版權罪行由民事提升至刑事,以及擴大侵權的範圍至「任何電子傳播模式」。這法案帶來的討論和爭議暫時集中在新法例賦予政府的權力是否過多,但較少人討論的是:修訂過後的版權條例即使獲得通過,是否真的能令版權持有人的收益大增,從而引發更多創新?

無可否認,互聯網的普及將為一些人提供多一個盜取版權的途徑。我在一篇即將在《經濟及統計評論》(Review of Economics and Statistics)發表的實證研究中指出,即使售賣盜版微軟的Microsoft Office軟件光碟的店舖,因政府的掃盪而完全絕迹,絕大部分的香港大學生也只會轉為在網上下載盜版,而不會「良心發現」,轉為購買正版的軟件光碟,最後,微軟的利潤亦只會輕微提升。

有見及此,很多歐美國家在數年前開始加強數碼版權的規管和執法,但成效又如何呢?以美國為例,美國唱片業協會曾在2003至04年期間,高調地向近千名大量非法上/下載音樂的人提出訴訟,引起不少迴響。當時,美國有4位學者就曾在其中一個受歡迎的P2P檔案分享網站收集數據,發現雖然訴訟後上載非法音樂的情況減少了,但要從該網站下載音樂仍相當容易。

更重要的是,該4位學者所收集的數據只覆蓋2003和04年,短短一年的數據未必能全面反映實況。

美國唱片業例子

根據一所市場顧問公司Big Champagne的數據,在美國使用P2P檔案分享網站的人數雖然在2003年間有很顯著的下跌,但2004年開始又逐步回升,其後很快便超越2003年前的數字。雖然美國唱片業協會在2004年後還有繼續向侵權人士提出訴訟,例如有一位在明尼蘇達州的媽媽,因為在網上分享24首歌被起訴,在2007年被法庭頒令罰款22萬美元,相等於每首歌接近罰款1萬美元,但顯然很多人都認為,如果不是大量侵權,被起訴的機會是微乎其微的。

美國唱片業協會行動似乎成效不大,後來更被指侵犯個人私隱,引發公關大災難,最後被迫在2008年宣布不再提出類似的訴訟。

我的論文指出,因為網上盜版的存在,所以即使政府能完全掃盪販賣盜版光碟的店舖,也未能保證微軟在Microsoft Office這個市場的利潤。不過,這不表示「趕絕」網上盜版就能令微軟的利潤大幅增加,因為我同時指出,就算網上盜版不存在,大部分香港的大學生也不會選擇購買正版光碟。

加強執法成效未必大

因此,即使盜版完全絕迹,微軟在Microsoft Office這個市場的利潤亦很可能只會輕微上升。

既然加強對數碼版權規管與執法的成效都不大,加上公眾對《版權(修訂)條例》戒心重重,似乎新法案暫時不能通過,也不是壞事。

不過,面對日趨嚴重的盜版問題,尤其是網上盜版,政府和業界又是否一定束手無策?有機會跟大家再談。

References:

Bhattacharjee, Sudip, and R. D. Gopal, and K. Lertwachara, and J.R. Marsden (2006): "Impacts of Legal Threats on Online Music Sharing Activity: An Analysis of Music Industry Legal Actions," Journal of Law and Economics, 49(1), 91-114.

Leung, Tin Cheuk (2012): "What Is The True Loss Due To Piracy? Evidence from Microsoft Office in Hong Kong," Review of Economics and Statistics, forthcoming

梁天卓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梁天卓,生於八十年代,自小在屋邨長大,在北區的屋邨中學讀了七年中學,後來在香港科技大學讀了三年公商管理,期間曾到美國極北之地—明尼蘇達—當了交換生一個學期,被當地漫天風雪的環境吸引,科大畢業後再赴明大留學五年,二零零九年取得經濟學博士回流香港到中大任教至今。研究興趣包括知識產權,地產樓市和發展經濟學。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