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17, 2012

最低工資不是扶貧良方 (探討扶貧政策.之一)


2012年10月10日
梁天卓 經濟3.0


工業革命為人類社會帶來革命性的轉變。無可否認,工業革命大大地提升了普羅大眾的生活質素,但它亦衍生很多不同的社會問題,其中之一,是資本在生產過程的重要性被大幅提高,令資本家與普通工人的收入差距逐漸擴大,形成貧富懸殊。

早在19世紀,類似富士康的「血汗工廠」已遍布歐美各地,工人的工資低、工時長,生活苦不堪言;當時,很多人就提出政府應該扛起扶貧的責任,方法之一是以立法手段提升低收入工人的工資至「合理」水平。紐西蘭在1894年成為第一個為最低工資立法的國家,其後英國(1909年)和美國(1938年)亦分別在特定行業或全國,實行最低工資。

香港作為已故著名經濟學者佛利民口中經濟自由全球首屈一指的地方,貧富懸殊一直十分嚴重,堅尼系數(Gini Coefficient)由2001年的0.525,上升至2011年的0.537,坊間一直要求政府主動為扶貧做一點事。經過數年的討論,政府終於在2011年5月正式實施《最低工資條例》,並把最低工資定於28元水平。

最需要幫助者未受惠

事隔一年多,我們並沒有足夠數據來衡量最低工資為香港勞工市場帶來的影響,以及它在扶貧上的成效,但最近政府已醞釀把最低工資水平由28元,提高至30元。在倉促提升最低工資之前,我們為何不借鑑外國的經驗,了解最低工資和其他扶貧措施的影響和成效?

科技大學的雷鼎鳴教授已不只一次在報章上分析最低工資將引致就業人數下降,有關的經濟學理論十分顯淺,相信大部分中學有修讀經濟科的人都會懂,筆者亦有在中文大學通識課裏教授相關理論。

經濟學行內更有不下百篇關於最低工資的研究,兩位專門研究最低工資的經濟學者Neumark和Wascher在數年前撰寫的一本書,總結了過去數十年關於歐美等地最低工資的研究,其中絕大部分的實證研究都指出,最低工資將引致不同程度的失業。

當然,正如徐家健兄前兩天提到,最低工資最少可令社會上部分人得益,否則在政治上最低工資難以推行。

問題是:在最低工資法例下的得益者,是否大家心目中「扶貧」的目標呢?徐兄的答案是否定的。理由十分簡單:假如你是保安公司的主管,現在招聘一位大廈保安,在你面前有兩位應徵者,一位是年近六旬、只有初中學歷程度的叔叔;另一位是年輕力壯、剛完成副學士課程,因為最低工資下大廈保安的薪金吸引而應徵的「後生仔」;兩人誰有比較大機會受聘,相信大家心裏有數。

同樣地,最低工資能否扶助社會上最需要幫助的人,相信大家亦有答案。Neumark和Wascher亦指出,很多研究顯示,低技術工人(通常亦是比較貧困)往往是最低工資法例下的受害者。

扶貧可考慮「入息稅額扣抵」

最低工資不但不能扶助貧困人士,而且可能令他們長期失業,因而不能走出貧窮的困局。那麼,我們有沒有既可扶貧、又可提高他們就業誘因的政策?

我們可以借鑑美國的入息稅額扣抵(Earned Income Tax Credit),它是類近佛利民生前提倡的負入息稅(negative income tax)的政策。

入息稅額扣抵怎樣可以既扶貧、又提高貧困人士就業誘因呢?下文再談。

Reference: Neumark, D, and W. L. Wascher (2008): Minimum Wages. Cambridge, Massachusetts. The MIT Press.

梁天卓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在豉油的國度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在豉油的國度 2017-08-09 「啱啱收到消息,香港品牌李錦記斥資128億元購入倫敦芬喬奇街20號一幢外號『對講機』嘅商業大廈,打破英國歷來單幢商廈物業成交紀錄。今次交易可以證明到『有華人嘅地方就有自由』……呀……各位對唔住,應該係豉油唔係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