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2, 2012

從沒有審查的生果金到全民退保計劃 (老有所養的經濟與政治.二之二)


2012年10月16日
徐家健 經濟3.0


沒有資產審查的生果金與全民退休保障計劃一脈相承的地方,是要令所有長者都受惠。為什麼社會有這樣的訴求呢?是市場失效需要政府干預?是因為香港長者貧窮問題日趨嚴重?還只是政客為爭取選票而慷他人之慨?

究竟是效率、公平、還是政治因素,決定退休保障計劃的模式呢?這是重要的問題,因為如果退休保障計劃是為了扶貧,社會就要預備為扶貧付出代價;如果政策是政治角力的結果,投資者就要為投資環境變差而作準備;相反,如果政府能比私人投資機構更有效地管理資金,改革退休保障計劃,是可以有利香港經濟發展的。

退休金制度「八大共識」

讀書時老師莫里根(Casey Mulligan)埋首研究公共退休金制度,比較了超過100個國家,發現大多數制度都相似,總結有「八大共識」:

(一)退休金制度鼓勵長者離開就業市場;退休金制度愈龐大,堅持工作的長者要付的隱性稅就愈高。

(二)縱使長者比年輕人富有,退休金制度把財富由年青一代,再分配到年老一代。

(三)退休前收入愈高,退休金額也就愈高;但退休金額跟個人資產無關。

(四)民主和獨裁國家的退休金制度類似。

(五)退休金的財政來源是工資稅。

(六)退休金多以年金發放,至受益人離世。

(七)政府在退休金制度擔當理財的角色。

(八)人口分布和個人退休金開支沒有一個穩定的因果關係。

這八大共同特徵說明了什麼?政治因素對退休金制度,似乎舉足輕重。首先,這些退休金制度的設立不是為了扶貧,一般來說,長者不貧;再者,退休金制度不但沒有資產審查,長者退休前收入愈高,退休金就愈多,亦因為富裕的人比較長壽,他們有更長時間領取退休金。

國際社會普遍採用的退休金制度,是在世代政治角力中,長者透過政府,從年輕一代支付的工資稅裏獲取他們的退休金;但在這場政治角力中,長者是要付出代價的:退休金所以是退休金而不是養老金,是因為要拿退休金,就得先退休。

換句話說,長者不可以「又食又拎」,鼓勵長者離開就業市場,年輕一代的晉升機會就會增加。

在香港吵得熱哄哄的特惠生果金和多個政治團體提倡的全民退休保障計劃,究竟是想扶貧還是敬老呢?昨天曾討論政府提出的資產審查問題多多,亦不符合扶貧原則;但如果一點資產審查也沒有,就連扶貧也說不過去。

給老人福利政策的啟示

再講,香港的長者普遍有多貧窮呢?不久之前,所謂的「世代論」爭議的其中一點,不是說很多80後不滿50後不肯放權,形成了一個什麼「50後超穩定結構」嗎?這個超穩定結構,不是指50後超穩定地窮吧?

不少爭取全民退休保障的政團,都喜歡用「強積金制度未能惠及家庭主婦」為例,但普遍家庭主婦又真的很窮嗎?我找不到資產與年齡分布關係的政府數據,但今年花旗銀行的「香港百萬富翁人數調查」顯示,香港百萬富翁平均為49歲,其中約四成為退休人士和家庭主婦。我不是說香港沒有需要幫助的家庭主婦,但敬老和照顧家庭主婦的責任,是應先落在丈夫和子女身上,還是素未謀面的納稅人呢?

「八大共識」說明世界各國的退休金制度不為扶貧,香港要搞的會是例外嗎?「50後超穩定結構」給我的啟示,反而是香港的退休金制度會否有一天跟國際接軌,鼓勵50後早點退休,好讓80後早日「上位」?

香港老人政策未來的發展,將隨着人口老化而改變;老人貧窮與否,他們於政治的影響力將不斷擴大。只埋怨政客是沒用的,他們只是背後政治勢力的代理人。歸咎民主政治更是barking up the wrong tree,因為獨裁國家也有類似的退休金制度。

如果老人會是世代政治角力的贏家,還是聽曾老弟的話,買些「老人股」對冲一下吧。

徐家健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從資訊供求看傳媒前景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從資訊供求看傳媒前景 2017-09-13 近年傳統傳媒的地位不斷下降,有的紙媒由公信力第一變成公信力第七,有的則由誓神劈願不賣盤,到最近終於向現實低頭,當然不消說的是一直低迷的記者薪水,依舊追不上通脹。到底傳統傳媒的前景如何? 有趣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