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30, 2012

「中國道路」需要怎樣投資? (新中國道路的國進民退及基建增速.二之二)


2012年10月23日
徐家健 經濟3.0


 兩周前,寫過一篇怎樣解讀<中國晚間燈火和官方公布地方GDP數字沒有關係>的文章。拋磚引玉,果然得到一些師友的迴響,在投資銀行工作的兒時好友陳嘉文,提醒我他在上海工作時商業大厦外牆及室內窗邊照明所耗的電費,是政府補貼的;不時在《信報》發表文章的朋友黃健明提出,這可能是政府對電力供應種種干預的後果;最有份量的回應,當然是科大老師雷鼎鳴在友報指出,不少政府基建投資的經濟效益,可能要等上數年才能體現。

三位師友不約而同認為,中國道路之與眾不同,政府經濟措施的影響舉足輕重。

金融危機後,北京政府推出了四萬億刺激經濟方案,其中差不多四成是投資在鐵路、公路、機場和城鄉電網等基建項目上。鐵路和公路的投資,聽說最近還要加碼。隨着拉動中國經濟「三頭馬車」(出口、消費和投資)持續放緩,中央似乎認為政府投資是最直接、並能最快推動經濟增長的方法。

量度基建投資回報的難

問題有二:首先,這些基建項目值得投資嗎?如果值得,要怎樣投資呢?

量度基建項目的投資回報不容易,主要有兩大困難:第一,前文曾解釋,所有政府投資經營的生意,賺蝕都不易算準;第二,比較時又不容易把「反事實」(Counterfactuals)弄清楚,比方說,計算高鐵的投資回報不能只看高鐵的載客量。要問的是:如果沒有高鐵,搭火車或飛機的社會成本會比坐高鐵高出多少呢?

「反事實」帶出的量度問題,正是經濟史學家研究十九世紀鐵路對美國經濟發展的爭論點。

芝大諾貝爾獎得主Robert Fogel認為,由於水路運輸比鐵路運輸的成本只高出少許,後者對美國經濟的貢獻往往被高估。Fogel這個在半個世紀前提出的爭議,至今還未定案。

量度中國基建的投資回報,要面對同樣的問題。研究院時的舊同學Nathaniel Baum-Snow是這方面的專家。根據Nat的分析,中國自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投資在運輸的基建,對城鄉人口及經濟活動的分布,影響深遠,一方面,輻射式公路(radial highway)及環路(ring road),幫助了市民從人口密集的市中心擴散到市外圍的地方;一方面,鐵路的興建卻有利工業生產由市中心遷移到生產成本較低的其他地區去【註1】。

麻省理工的克拉克獎(John Bates Clark Mdeal)得主Esther Duflo的研究結果,卻支持Fogel的看法:中國在過去20年裏,鄰近運輸網絡地區的經濟增長,跟其他地區的其實差不多;Duflo還指出另一個可能,由於資本和勞動力在中國還未能完全自由流動,運輸網絡固此未能充分發揮推動經濟增長的功能【註2】。

經濟學家對運輸基建於經濟發展的作用,似乎仍是眾說紛紜。我的看法是,中國不同地區還有各式各樣吸引投資的措施,中央頒布的勞動法,在不同地區更只是選擇性執行。要分辨運輸基建和其他吸引投資的政策對經濟發展的貢獻,實在困難。

基建投資需要增速嗎?

另一方面,運輸網絡對經濟發展的貢獻,很依賴其他經濟配套設施;貧困地區的基建投資回報不一定較高。試想,如果香港興建一條連接東平洲的大橋,對東平洲以至全港的經濟發展有多大幫助呢?

縱使基建項目值得投資,有需要為保持整體經濟高增長而增加基建投資的速度嗎?

單靠政府投資帶動經濟發展是很危險的。關於財政乘數(fiscal multiplier)的經濟分析指出,就算在失業率高企的美國大蕭條時代,凱恩斯學派主張政府花錢的乘數效應(multiplier effect),對推動經濟的影響亦十分有限。

凱恩斯學派的局限

在失業情況不算嚴重的中國,凱氏的財政政策將因資源競爭而炒高生產成本;所謂的「擠迫效應」(crowding out effect),尤其在鬧民工荒的地區,更是不利民企的發展。另外,英諺有云:Haste makes waste,經濟學上,趕急會增加成本。在沒有市場的指引下,政府要加快生產,將更容易下錯注。

金融危機前三年,Fogel預測,中國經濟增長會維持在8%以上,直至2040年或更久;七年後的今天,北京已放棄「保八」,如果Fogel的預測是錯,關心中國發展的朋友,惟有希望他半個世紀前對鐵路於經濟發展的看法,也一併錯到底吧!

註1:Baum-Snow, Nathaniel, Loren Brandt, J. Vernon Henderson, Matthew A. Turner, and Qinghua Zhang. ”Roads, Railroads and Decentralization of Chinese Cities.”Manuscript, Brown University, 2012.

註2:Banerjee, Abhijit, Esther Duflo, and Nancy Qian. ”On the Road: Access to Transportation Infrastructure and Economic Growth in China.”Manuscript, MIT, 2012.

徐家健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從資訊供求看傳媒前景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從資訊供求看傳媒前景 2017-09-13 近年傳統傳媒的地位不斷下降,有的紙媒由公信力第一變成公信力第七,有的則由誓神劈願不賣盤,到最近終於向現實低頭,當然不消說的是一直低迷的記者薪水,依舊追不上通脹。到底傳統傳媒的前景如何? 有趣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