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5, 2012

派錢可以刺激經濟嗎?


2012年9月28日
曾國平 經濟3.0

 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於2011年推出的「6000元計劃」,叫市民興奮了一會,也算博得對政府的一點支持;但這一次派錢安排複雜,惹來擾民之譏;亦有市民嫌數額太少,繼續罵政府如守財奴。

如今事過境遷,政府亦已人面全非,6000元帶來的亢奮自也已煙消雲散。不過,要求派錢之聲仍時有所聞。在政府民望低迷之時,既有先例可循,派錢始終是個不會有太多市民反對的政策。

撇開派錢的效率不談,也不論政府擁有大量的財政儲備對市民是否公平,把現金送到市民的手裏以鼓勵消費,能否刺激經濟?

一般的宏觀教科書的開首,都會介紹消費函數(consumption function)的概念。函數的概念早前跟大家介紹過了,不再重複。

一般的消費函數,都說當下的消費是由當下的收入決定,消費者的行為很簡單:今天收入愈多,今天的消費就愈高。根據消費函數,如今天收到6000元,消費者今天就會把部分花掉。不過,只要把教科書往後一翻,就會發現這種消費模式有點問題。

大家有沒有聽過《莊子》裏「朝三暮四」的故事吧?宋國有個養猴子的,糧食不夠,要跟猴子談條件,規定每天橡實的數量,早上三顆晚上四顆,猴子怨聲載道:早上四顆晚上三顆,卻換來皆大歡喜。

從經濟學的角度看,猴子可能比莊子明白時間喜好(time preference)的道理,早吃一點只因沒耐性,不是給愚弄;猴子也可能比莊子了解風險規避(risk aversion)的重要:生命無常,猴子也不例外,晚上死掉了豈不白白浪費了一顆橡實了?

時間喜好與風險規避

後來,那個養猴子的轉了運,收成好而糧食充足,遂決定造福猴群,每天早上加派三顆橡實,猴子一天共有橡實十顆,喜不自勝之餘,到底橡實該如何分配?主人派多少、吃多少可是上策?

早上吃光六顆橡實似乎有點太多,吃到第六顆已膩得沒勁了,兼對腸胃不好。聰明的猴子於是決定,每早留下一顆橡實,留待晚上享用,採取「朝五暮五」的方針。

猴子平均分配消費的行為,符合恆常收入(permanent income)的理論【註】。這個由佛利民(Milton Friedman)於1957年提出的觀點指出,消費並非由當下的收入決定,而是取決於恆常收入。

所謂恆常收入,就是把今天和未來的所有預期收入折算成今天的價值,加在一起而成的一個數額。消費力決定於這個數額的多少。

恆常收入上升,消費就上升,消費跟當下的收入可以沒有太大的關係。例如一個清貧大學生,信心過人,預期畢業後必定飛黃騰達;儘管當下的收入是零,恆常收入卻非常可觀,於是來個一卡傍身,提前消費去也。

政府偶一為之的派錢舉措,只能暫時增加了當下的收入,經折算後對恆常收入的影響不大,消費者只會把大部分所得款項分配到未來,因此,今天的消費只會輕微上升。根據恆常收入的推理,派錢對宏觀經濟的影響非常有限。

有道宏觀經濟(macroeconomics)者,實為時間經濟(intertemporal economics)也。恆常收入理論的思維方式就是一個好例子。

從政策變動到行為改變,其對經濟的影響要看的不是一朝一夕,而要考慮到消費者、生產商等都是高瞻遠矚之輩,對未來有所期望和計劃,不一定會為一時一刻的政策而有大動作。也正因為市民並非「活在當下」,決策者取信於民非常重要。政策的實施,最忌因時制宜(discretion),應以遵守清楚明白的規則(rule)為上。

恆常收入決定消費水平

不過,經濟學家從來都有兩手準備(On the one hand…on the other hand),不厭其煩的指出理論不足的地方。恆常收入理論簡單易明兼且符合常理,其背後的一些假設卻未必能應用到所有的消費者身上。

派錢何以能刺激某類消費者去大量消費?下次再談。

註:讀者可參看Friedman, M (1957) A Theory of the Consumption Functi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經濟學界內不少人認為這是佛利民最精釆的作品;另外,恆常收入理論跟Modigliani和Brumberg於1954年提出的生命周期(life-cycle)理論是異曲同工。不過,後者卻可跟人口結構扯上關係。

曾國平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