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7, 2012

GDP的政治經濟


2012年10月2日
徐家健 經濟3.0


美國GDP增長代表什麼?

經濟衰退是什麼?一個被廣泛接受的定義是經濟連續兩個季度出現GDP(國內生產總值)負增長。但GDP又是什麼呢?概念上,GDP是一個衡量生活水平的指數,但問題多多。

從支出的角度看,GDP是私人消費、私人投資、政府消費及投資,以及淨出口值的總和;從收入的角度看,GDP包括薪金、租金、利息和盈利。這些計算方法是諾貝爾經濟學得主Simon Kuznets在上世紀30年代大蕭條後發明的,是有形之手的產品,當年美國經濟大蕭條,政府於是出錢請經濟學家發展一套以便他們進行宏觀調控的統計數字。

量度投資的問題

先談談私人投資及消費的計算怎樣影響GDP。前數天跟芝大老師莫里根(Casey Mulligan)討論克魯明(Paul Krugman)早前在《紐約時報》發表一篇題為The iPhone Stimulus的文章,克魯明首先引用摩根大通一份研究報告,預測iPhone5推出可能將為美國第四季GDP帶來額外0.5個百分點的增長。信奉凱恩斯的克魯明有興趣的當然不是iPhone5本身,而是想透過這例子支持他認為美國經濟墜入了「流動性陷阱」(Liquidity Trap),以及只有政府帶頭刺激需求,才能在短期內拯救美國逃出這「陷阱」的看法。

莫里根在《紐約時報》跟克魯明唱對台戲已有一段日子,今次也不例外。莫里根認為,iPhone5這例子只說明了美國商務部經濟分析局計算GDP的兩個問題。首先,經濟分析局把研發開支視為「中間投入」(intermediate input),既不是投資,更不是消費,於是在Apple研發iPhone5的過程只會因為入不敷支而對GDP沒有貢獻;其次,雖然iPhone一般可用上超過一年,但在計算GDP時,只會在購買的一刻被當為消費開支。

於是,這兩個會計上的處理增加了GDP短期波幅,與凱恩斯的理論跟本扯不上關係。

這裏我要補充兩點:第一點是,如果Apple把部分研發外判給其他公司,而這些研發的成果是可以被視為如機器一般的資本貨物(capital goods)看待,研發就由開支變成投資,因而被算進GDP裏。

私人投資今天只佔美國GDP大概15%,但其波幅比其他支出的波幅大得多,因而被視為帶動經濟周期的主要因素,一個解釋當然是曾國平老弟上周說的「恆常收入假說」。另一個可能是計算GDP時沒有把可以是反經濟周期(countercyclical)的研發及教育等開支視作投資,只把買機器和廠房等有形資本貨物視為投資,在發明GDP的30年代工業社會是還可以的,但在着重人力資本投資的現代知識型經濟,做GDP統計分析的並未有與時並進。

這也是今天中國這個「世界工廠」對投資的着重看似比美國的高出數倍的其中一個原因。

第二點是更重要的,喬布斯的教徒們,你們認為,政府能夠像Apple般生產出iPhone一樣的產品嗎?

誤把政府支出當消費

iPhone5大賣,Apple盈利將算進GDP裏,但不受市場歡迎的產品,如Apple和Motorola合作的手機ROKR所導致的虧損,同樣也會反映在GDP上。把政府的產品及服務算進GDP的困難,是因為沒有市價,故只能把成本算進GDP裏。

凱恩斯的「挖洞補洞」是可以創造GDP的。美國阿拉斯加著名的「哪裏都不能到的橋」(Bridge to Nowhere),是公共財政一科中政治分肥(pork barrel)常用的另一個例子。雖然這條橋暫時被擱置興建,但其含意是清楚不過的:如果政府要花1億元興建一條毫無價值的橋,GDP就增加了1億元,但事實上,這條橋可以是一文不值。

當然,政府投資也可以是回報極高的基礎建設,問題是引用GDP數據時,要明白政府消費及投資是與私人的可以很不一樣。

用GDP衡量生活水平,還有其他要注意的地方。例如在家中自己煮飯照顧孩子的住戶生產(household production),一般是不會算入GDP的,於是當戰後愈多婦女外出工作而同時僱用家庭傭工打理家務,GDP增長往往被高估,最極端的例子是,當年瑞典政府提供的托兒服務,使很多傳統不列入GDP的住戶生產,變成GDP裏的政府消費。

考考大家,現在看《信報》的你,是在消費還是投資呢?如果有一天整個社會只有政府辦的報紙,這些報紙對GDP和生活水平的貢獻又如何?

中國GDP增長又代表什麼?

「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研究中國經濟發展,我是個初哥。但初哥往往可以從一個新角度看問題。對於中國經濟發展這個問題,我首先要問的,是官方發表的經濟數據可靠嗎?

中國一些統計數字很混亂,但不一定是造假。一個例子是我曾研究中國對外投資,官方數字說有七成以上資金去了香港、英屬處女群島及開曼群島這些所謂「避稅天堂」,要跟蹤中國海外投資的來龍去脈並不容易。

較多投資者知道的是,把所有地方的GDP數字加起來,往往超過全國數字一成多。基於對官方GDP數字的存疑,一些投資者於是參考其他數據,如耗電量或鐵路客運量等。以耗電量或鐵路客運量來推斷經濟表現,前提有二:首先,這些量跟經濟表現有一個穩定關係;其次是量度這些量要比計算GDP準確。但如要造假,我不明白為什麼不造到底呢?

從2009年的「保八」到今年第二季度首次「破八」,全世界都看着中國經濟,不停的討論如汩汩槳聲此起彼落,不同的意見是,關於中國GDP的可靠性和中國經濟會否硬着陸。

如不相信政府數據,乾脆所有官方數字都不管好了。但除非有內幕消息,外間又怎能了解中國經濟的真面目呢?

布朗大學(Brown University)有數位經濟學者最近提出,從美國人造衛星晚上拍攝地球的衛星圖片量度每個國家夜景的光暗,是與其GDP有一個穩定關係的:國家經濟繁榮,自然華燈璀璨。統計上,於是當GDP有高增長,燈光增長速度就愈快【註】。分析這些圖片數據很花工夫,但可靠,因為數據是由美國空軍收集、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處理的。我想,雖然人造衛星拍不到「七板子」,但說不定秦淮河的紙醉金迷,能透過大小船上的燈火呈現在衛星圖片上呢!

跟內地朋友黃義衡商量後,認為這方法亦可用來量度中國地方的經濟增長。我們於是花了數月時間學習處理分析衛星圖片資料,然後把1992至2010年間30個省、自治區及直轄市晚上的燈光,跟國家統計局的經濟數據比較。

弄到頭頂冒星後的分析結果是,中國地方晚間燈火和官方公布的地方GDP數字是沒有關係的!這是否證明布朗大學經濟學家的方法不適用於研究地方經濟發展?非也,因為當我們用同一方法分析其他金磚三國和美國的數據時,都發現燈光和地方GDP有一個穩定關係。明顯地,中國是一個例外。

燈火通明,經濟闌珊?

要解釋中國這個例外,有兩個可能:一是中國的發展模式與眾不同,另一個是中國地方公布的GDP數字不可靠。老實說,義衡和我現在還未找到滿意的答案。首先,不能否認的是,中國的經濟奇迹的確與眾不同。上文提及美國私人投資佔GDP大概15%,中國的總投資額竟佔GDP約50%!高速發展中的「世界工廠」,投資回報高是可以理解的,但中國的總投資比例較其他金磚國的都要高出很多。跟其他國家不同的,還有中國的總投資差不多有五分一來自政府,如把政府投資算進GDP的難處,上文已探討過了。

中國的投資模式可能解釋到地方GDP和燈光的關係跟其他國家不同。一個有趣的發現是,儘管燈光跟地方GDP或私人消費都沒有關係,燈光增長速度快的地方,都有高投資增長。

量度GDP是個艱巨的工程,尤其是當一個國家在迅速及複雜演進中,產品質量提升及服務業的貢獻都不容易算準。在中國,流動人口及物價改變使量度的問題更頭痛。

最後,既然是有形之手的產品,又可能是地方官員升官發財的憑據,我們怎能不問有關當局有否弄虛作假呢?因此,我們的另一個假說是,因為地方官員爭取升官,所以在GDP數字做手腳。這個假說不容易驗證,一方面,要指出誰在哪個年份造假的誘因較大;一方面,要從數據中找出什麼地方什麼時候公布的GDP增長遠高於燈光增長速度。

這方面的研究,義衡和我還在努力中,有結果時再與大家討論。

註 Henderson, J. Vernon, Adam Storeygard, and David N. Weil. 2012. "Measuring Economic Growth from Outer Spac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102 (2): 994-1028.

編按 昨天無報,徐家健周一及周二文章合刊於今天。

徐家健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在豉油的國度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在豉油的國度 2017-08-09 「啱啱收到消息,香港品牌李錦記斥資128億元購入倫敦芬喬奇街20號一幢外號『對講機』嘅商業大廈,打破英國歷來單幢商廈物業成交紀錄。今次交易可以證明到『有華人嘅地方就有自由』……呀……各位對唔住,應該係豉油唔係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