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1, 2012

美國經濟衰退及QE3的政治解讀 (QE3及美國經濟.二之二)


2012年9月25日
徐家健 經濟3.0


經濟衰退是一個漫長的過程而非一朝一夕的,分析經濟衰退可以像歷史書一樣,把原因歸納為(外在的)遠因和(內在的)近因:前者是一些對經濟環境的外在衝擊,例如天災或產油國家戰亂導致油價高企;後者是經濟內部如何回應這些衝擊,昨天提及的有投資者的回應、其他例如失業工人求職有多困難,以至政府面對這些衝擊的對策,都影響着經濟復蘇的快慢。用經濟學術語,前者是「衝擊的起源」(sources of impulse),後者是所謂的「擴散機制」(propagation mechanism)。

莫里根怎看失業問題

說過了,今天經濟學家對「大衰退」(The Great Recession)的起源還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只簡單說這是資本主義惹的禍,是沒有什麼根據的。這裏想討論的是一些公共政策的政治背景,和他們怎樣影響經濟復蘇的速度。

一個可能導致今天美國失業率高企的原因,是政府的勞工與就業補貼及規管的相關政策。

這裏要幫筆者博士論文的指導老師莫里根(Casey Mulligan)賣賣廣告。莫里根在他快將面世的The Redistribution Recession一書中,分析了美國政府在金融危機後,推出的一連串幫助低收入家庭及失業人士的財富再分配政策,如何影響美國的就業市場。

簡單地說,The Redistribution Recession指出的是:paying people for not working is no way to put them to work(大意是:支持人們不去工作,是不會令他們工作的)。為什麼呢?

美國的失業保險為失業人士提供了保障基本生活的「安全網」,同時即是「獎勵」了不工作的人;食品券使低收入家庭不用捱餓,但卻削弱了這些家庭想賺多一點錢的動力;最低工資保障了低薪工人的收入,卻不能保證他們一定能找到工作。

隱性稅率100%

這些幫助低收入家庭及失業人士的政策,在過去數年不斷拓大,努力賺多一點錢,補貼便少一點,這些政策因此大幅地提高了經濟學的所謂「隱性稅率」(implicit tax rate)。樓市崩潰亦大幅增加了負債人士與銀行之間的債務削減的談判,在疲弱的就業市場上再插一刀。當銀行告訴剛失業的你在找到工作前都可免除按揭付款,你的搵工熱誠會否一樣呢?

莫里根曾計算,這些政策加上市場的應變措施,可以把「隱性稅率」提升至100%?即係做又三十六,唔做又三十六!莫里根知道這說法是很政治不正確的,但很多公共政策的制訂,正正就是左右兩派政治角力的結果。

金融危機後,美國聯邦儲備局已不是第一次被質疑政策政治化,但股票市場的反應卻說明了QE3是受股票投資者歡迎的;然而,這不等於單靠QE3便能令美國經濟全面復蘇。

從「政治經濟周期」看投資

有留意最近香港立法會選舉的朋友都知道,想連任的議員,臨近選舉時都會在議會內外爭取表現;同一道理,現任執政者想透過受歡迎的政策來提高競選連任的勝算,這是經濟學上的所謂「機會主義的政治經濟周期」(Opportunistic Political Business Cycle)。

不過,除非選民記性很差或不明白政客爭取連任的動機,有遠見的選民,會這麼容易受騙嗎?

關於政治經濟周期的研究有很多,數據顯示,想連任的執政者會在選舉前向要攏絡的選民「派糖」。在一些中央銀行缺乏獨立性的國家,看得到的是選舉前的貨幣供應及選舉後的通貨膨脹均加速增長;但在先進的民主國家,卻見不得選舉前經濟增長迅速或失業率顯著回落。

是的,任你三頭六臂,整體的經濟增長及失業率是不容易被政府操控的!

聯儲局的新招QE3是製造就業還是推高通脹,大家拭目以待。傳統凱恩斯經濟學派認為,以多印銀紙的擴張性貨幣政策來刺激經濟,就像試圖去推一根繩子(pushing on a string)般困難;貨幣學派則認為,增加貨幣供應長遠只會推高通脹。

臨近美國總統選舉,不論QE3的推出有沒有政治因素,政治對經濟有這樣的影響:「隱性稅率」推高了失業率,誰主白宮的不確定因素,亦使市場投資者猶豫不決。

還記得特首選舉前香港很多物業投資者都寧願按兵不動嗎?美國政府要在選舉有結果前刺激投資,又談何容易?

徐家健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