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19, 2012

20世紀的經濟災難


2012年11月10日
曾國平 經濟3.0


颶風桑迪這場自然災難,由於美國聯邦、地方政府早已嚴陣以待,疏散及時,死傷有限;但大規模的水浸、停電、交通癱瘓、建築物倒塌,天文數字的經濟損失,難以避免。筆者寓居維珍尼亞州西南部,跟颶風有點距離,未受影響,還可坐在電腦熒光幕前,跟讀者討論另一種災難。

筆者要談的是經濟災難(economic disasters)。首先,何謂經濟災難?讀者想到的自然是經濟大衰退、失業率高企、國內生產總值(GDP)大跌等等的慘事;災難的原由,可以是金融危機,也可以是戰爭暴亂。不過,經濟要有多壞才算「災難」?這個問題沒有標準的答案。

既然定義何謂災難,總有點武斷,且從哈佛經濟學家巴羅(Robert J. Barro)的說法,把經濟災難定義為實質人均GDP(real gross domestic product per capita)從高至低,下跌15%以上的事件【註】。

人均GDP下跌15%是如何的嚴重?筆者找來香港每年人均GDP數據,好讓讀者能有個比較,了解經濟災難到底所謂何事。讀者可到政府統計處,找到從1961年起每年香港的人均GDP數據;五十多年來香港經歷過不少風浪,讀者可知道最嚴重的經濟衰退是哪一次?

讀者也許都猜中了。最嚴重的經濟衰退是從1997年至1998年,人均GDP跌了6.7%!統計處提供的數據已扣除通脹(或加上通縮),反映的是實質的變化。

簡化一點說,也就是香港生產的貨物、服務在一年內減少了6.7%。讀者也許都記得那年頭香港的風聲鶴唳,打工仔人心惶惶,加上不時有跳樓或燒炭的新聞。15%的生產下跌,等於香港1997年至1998年下跌的兩倍多,帶來的痛苦可想而知。

巴羅利用英國經濟學家麥迪遜(Angus Maddison)搜集而來的數據,整理出35個主要國家在20世紀的經濟災難。麥迪遜在2010年去世,其對經濟學名垂不朽的貢獻,是搜集了世界上大量國家的人均GDP數據,從今到古,上溯數十年、甚至兩千年,製成一個龐大的資料庫,為研究經濟歷史提供了重要參考。

在35個國家中,20世紀共發生了六十次的經濟災難。談到20世紀,讀者不難想到經濟災難的三大源頭:一次大戰、大衰退、二次大戰。例如,從1944年至1946年,戰敗了的德國人均GDP下跌了64%!從1929至1933年,美國經歷了大衰退,人均GDP跌了31%!在20個經合組織(OECD)發達國家中,19個在20世紀都經歷過經濟災難。唯一的例外就是「世外桃源」瑞士,一百年內其人均GDP從未下跌超過15%!其餘的15個國家,來自南美和亞洲,其中有3個國家從未經歷經濟災難,分別為巴西、哥倫比亞和印度。

機會率如中六合彩

35個國家在一百年內經歷了60次經濟災難,屈指一算,把60除以35再除以100,得出的答案是1.7%。1.7%代表的,是一個國家在某年經歷一次經濟災難的機會率。

1.7%的機會率是高是低?為了給大家一個對照,筆者從網上找來六合彩中獎的機率,無獨有偶,頭獎至七獎(即中三個數字)加起來的機會率大概就等同1.7%。若讀者一年買一次六合彩,幸運地中任何獎的機會,即大約等如一個國家在某年不幸地陷入經濟災難的機會。

換句話說,一個國家經歷經濟災難的機會很低,是名副其實的「百年一遇」。不過,既然災難不常出現,筆者何以要噴那麼多的口水?原來股市的回報跟這類罕見的經濟災難有莫大的關係。下周再談。

註:”Rare Disasters and Asset Markets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 by Robert J. Barro.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121(3), 2006.

曾國平
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