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9, 2012

大選左右股市升跌 (政治怎樣影響股票市場.二之一)


2012年11月5日
徐家健 經濟3.0


拙作「美國經濟衰退及QE3的政治解讀」一個多月前在本欄曾介紹經濟學上的「機會主義的政治經濟周期」(Opportunistic Political Business Cycle),但結論是政府不易在選舉前操控整體經濟增長及失業率。政治經濟周期的理論,花開兩朵。美國總統選舉前夕的今天,想談談投資者關注的「黨派的政治經濟周期」(Partisan Political Business Cycle)。究竟執政黨左傾或右斜,將怎樣左右美國經濟呢?

一個規律是,民主黨總統執政頭一兩年的經濟增長,往往比由共和黨執政的時候略高;在股市表現方面,更有所謂「民主黨溢價」(Democrat Premium)──民主黨執政年代股票市場的回報率,竟比共和黨執政時期高出近一成。

一個說法指出,此現象是凱恩斯學派總需求管理政策的結果。先不說總需求管理政策的成效,這個說法的其中一個問題是,民主黨執政年代的通脹竟然較低;另一個問題是,當選民認為不同黨派處理經濟外交問題各有長短時,黨派政治經濟周期的規律可能只是倒果為因。

預測大選也有市場

要避過因果謬誤的陷阱,我們要緊貼跟蹤市場預期的走勢。熟悉股票市場的投資者都知道,市場在利好消息發放的一刻,反應可以是平靜,甚至是負面的,皆因利好消息發放前,市場可能一早已消化並反映在股價上;因此,股價的波動只會受市場意料之外的新消息左右。

預測選舉結果,香港慣用民意調查和票站調查,但這些民調的代表性一向被質疑。在美國,歷史悠久的蓋洛普民意調查(Gallup Poll)的代表性是建基於每天訪問過千人及其以往預測大選結果的準繩,但備受推崇的蓋洛普民調不是沒有爭議的,尤其在今次美國大選上,當其他民調認為奧巴馬與羅姆尼勢均力敵之際,蓋洛普民調的結果竟顯示,羅姆尼的支持度比奧巴馬領先差不多5個百分點。

基於美國總統選舉選舉人制度,全國支持度較高的候選人不一定當選,更何況除了統計誤差,不同民調機構計算支持率時,不同種族受訪者的比重都不一,難怪愈來愈多傳媒質疑一些個別民調的可靠性。

較少香港讀者留意的,是像Intrade一類的「預測市場」(Prediction Market)提供的數據。預測市場的原理跟博彩或期貨市場相若,從電影奧斯卡獎到美國大選,真的什麼都可以賭一餐。當預測市場的賠率可能左右投票意向時,你們可能擔心預測市場將被操控,但由於涉及金額龐大,可疑的賠率升跌往往只是曇花一現。跟「口講無憑」的民調比較,「真金白銀」的預測市場反映奧巴馬連任的勝算持續地超過六成。

再談政治經濟周期

利用分秒必爭的預測市場及金融期貨市場的數據,加上2004年布殊與克里的選戰中誤導市場的票站調查結果,一篇發表在鼎鼎大名的《經濟學季刊》(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的研究指出,共和黨小布殊的意外連任,導致股市向好:隨着票站調查結果最初的誤導,小布殊連任的機會率由大概55%跌至不足30%,美國股市亦應聲下跌了1%;但當數小時後發覺票站結果逆轉時,股市隨即反彈,上升了1.5%。利率、油價及美元滙率亦同樣先跌後回升。

再用類似方法回顧過往一個世紀的美國大選,亦找不到什麼「民主黨溢價」。相反,每當共和黨候選人勝出總統選舉,股價都平均上升了2%至3%【註】。

直至交稿前,Intrade開出的「盤口」是,投資者可以每股6.69美元買入奧巴馬勝出,如果奧巴馬成功連任,投資者每股可獲10美元,羅姆尼勝出的話,就血本無歸。換句話說,市場預測奧巴馬連任的機會率是66.9%,明顯地對奧巴馬連任看高一線。如果最後羅姆尼能意外地勝出,我們又再有一次機會驗證「民主黨溢價」的假說了。

註 Snowberg, Erik, Justin Wolfers, and Eric Zitzewitz. ”Partisan Impacts on the Economy︰Evidence from Prediction Markets and Close Elections.”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122(2),2007︰807-829.

徐家健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