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28, 2012

黑奴制度與美國大選


2012年11月22日
梁天卓 經濟3.0


筆者最近在網上看到一幅有趣的圖片。

圖片包括了上下兩幅不同年代的美國地圖,一幅是今年剛過去的美國總統大選民主共和兩黨分別贏出的州份,藍色的是民主黨勝出的州份,紅色的則是共和黨的。另一幅圖是在1846年,美國內戰前夕分別支持和反對黑奴制度的州份,綠色的是反對黑奴制度的「自由州」,紅色的則為堅持維持黑奴制度的「奴隸州」,其餘的為中立但接受黑奴制度的州份【註】。

雖然兩幅美國地圖相差166年,但是它們卻出奇地相似。當年的「自由州」如紐約和加州等大多都是現今民主黨的根據地,亦是支持奧巴馬連任的州份;相反,當年大力反對取消黑奴制度的「奴隸州」如在南部的德州都是現今共和黨的根據地。

黑奴當年被視為商品

兩圖相似看似巧合,其實背後大有關連。首先,我們得說說黑奴制度的由來。自從哥倫布發現新大陸後,歐洲諸國便想盡辦法對美洲的資源巧取豪奪,但當地的原住民印第安人因為沒有歐洲人傳染病的抗體而差點被滅族,後來歐洲人便大量從非洲(尤其是西非)捕捉大量黑人,再把他們運到美洲加以勞役,漸漸成為後來的黑奴制度。

這些黑奴在當時被視為商品,沒有基本的人權,生活不足為外人道。對當時黑奴的苦況有興趣的讀者,可在網上找一套名為Roots的美國電視劇來看,這套電視劇聽說在1970年代首播時,引來極大迴響。

在19世紀初,美國北部的州份如紐約等首先開始工業化,很多南方的州份如德州等,經濟卻仍然以農業為主。

在1830年代,美國的國會提高了對歐洲工業產品的關稅以保護北方的工業,但南方州份卻因為害怕歐洲以提高對美國農產品入口的關稅報復為由而反對,南北州份開始暗隙漸生。

由於北部州份的工業化,它們不像南方的農業州份一樣倚重黑奴來提供勞力,北方的美國人因而沒有太大的既得利益來反對取消黑奴制度;後來一些反對黑奴制度的小說如《湯姆叔叔的小屋》(Uncle Tom's Cabin)的暢銷,令北方的美國人更了解黑奴,加深了南北之間的矛盾,最終導致後來的美國內戰。

黑奴制度和這場內戰對美國的政治有什麼影響?首先,黑奴制度在黑人和白人之間劃下了一條難以跨越的鴻溝。很多時,一個族裔的人都會對其他族群的人有不同程度「非我族類」的排斥,就正如一部分香港人對菲律賓人、印巴籍人士甚至大陸同胞都不太友善。但不同於香港人對「賓妹」和「阿差」的排斥,美國黑人與白人的社區因為上述的歷史因素,很多時是楚河漢界,壁壘分明。

另外,雖然北方的聯邦軍以勝利結束了內戰,並在其後通過了不同法例以提升黑人的人權,但很多南方的白人還是對黑人諸多歧視,惡名昭著的三K黨,便是以南方為根據地。

歷史事件加深種族矛盾

在南部的密西西比州,更加是到1995年才接受將黑奴制度列為非法的美國憲法第13條修正案,這些歷史事件都加深了黑人和白人之間的矛盾。

因此,一直以來,種族問題都是美國政治重要的一環,在1960年代民主黨因為支持黑人民權運動而失去了南方的根據地,便是一例。我們也不難理解為何奧巴馬的黑人身份令他在少數族裔(尤其是黑人)中佔絕大優勢。

在2008年奧巴馬首次參選時,大量早前對選舉並不熱衷的黑人,都踴躍到票站投票,結果96%的黑人都把票投給奧巴馬;今次選舉的情況跟2008年時也差不多,選前的民意調查都指出,九成多的黑人都會投票給奧巴馬,只有極少數黑人會把票投給身為有錢白人的羅姆尼。

美國的內戰與現在相隔了超過150年,很多經濟學研究都指出,一些歷史上的重大事件可以對一個地方的政治經濟制度有很長遠的影響。相關的例子有很多,但篇幅所限,下次有機會再談。

梁天卓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馬仔的藝術品基金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馬仔的藝術品基金 2017-07-14 早前提過一些拍賣藝術品的皮毛,閒話家常竟引起友人任亮憲注意。原來,經營私募基金的馬仔最近在籌劃一隻古董藝術品基金,賺錢之餘亦希望為推動香港金融業多元化出一分力。馬仔有心有力做實事,做益友的內心支持嘴巴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