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26, 2012

美國的財務政策風險 (政策風險如何影響投資?.二之二)


2012年11月20日
徐家健 經濟3.0


昨文提及根據「不可逆轉的投資」(irreversible investment)理論,當投資者面對不確定的因素愈多,押注在覆水難收的投資就愈謹慎。過往美國及加拿大樓市的經驗,證明樓價風險減慢新屋投資,同時亦造成地價高漲。

這邊廂,香港政府自製房屋政策風險的後果,我們拭目以待。那邊廂,美國競選連任成功的奧巴馬,又能否在短期內消除美國投資者對財務及貨幣政策不確定的疑慮,繼而放膽投資呢?從「大衰退」到之後似有還無的經濟復蘇,真的是the best is yet to come嗎?

美國大衰退與EPU指數

個多月前,介紹過芝大老師莫里根(Casey Mulligan)就「安全網」一類幫助低收入家庭及失業人士的財富再分配政策對美國就業市場的分析,今天美國就業市場的「隱性稅率」(implicit tax rate)還是高企,讀者亦不妨回顧同欄曾教授就美國就業市場數據清晰的解讀。

今天想討論的是影響投資信心的政策風險。芝大商學院教授Steve Davis和史丹福大學的兩位學者,共同發明了一個量度經濟政策不確定程度的指數,叫Economic Policy Uncertainty Index(EPU)。

EPU指數由三個部分組成:第一部分是各大主要報章有關經濟政策不確定的討論;第二部分是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CBO)報告中有關臨時稅法的規定;最後一部分是不同機構對政府開支預測的差異。EPU指數愈高,經濟政策不確定的程度也就愈大。

Davis和他的同事發現,在過去二十多年來,每逢總統選舉、戰爭或金融危機等重大政經事件,EPU指數都會高企,而EPU指數自2008年,竟比過往23年上升了差不多一倍!EPU指數的高峰點,正是一年多前美國國債上限爭議之時。

更重要的發現是,EPU指數跟美國整體經濟表現息息相關。研究指出,從2008年起,政策改變使股市動盪加劇,當政策風險高升,經濟增長和就業率都會隨之回落。研究還指出,如果EPU指數回落到2006年的水平,投資將上升16%,就業人數亦可增加超過200萬【註1】。

政策風險的根源

美國大選後,EPU指數只回到選舉前的水平,跟2006年的水平卻還差一大截。不過,單單消除政策的不確定因素,經濟就會自動好起來嗎?

確定的壞政策只會肯定地妨礙經濟發展,我認為,奧巴馬當選會令一些不利經濟發展的政策更切實地推行,我亦知道,不同意這觀點的亦大有人在,這些分歧正正是政策風險的根源。

正如我上周引用Intrade的預測,美國大選結果沒甚驚喜:奧巴馬連任,民主黨贏得參議院大多數議席,共和黨則繼續控制眾議院。於是,大選過後,divided government的格局跟以往兩年一樣,「財政懸崖」(Fiscal Cliff)的陰影依舊,這一切都反映了美國社會現在的分化局面。

女性和年輕新移民都傾向支持奧巴馬,我的同事和不少我認識的經濟學家,卻支持羅姆尼。大選前,超過600位經濟學者公開聯署支持羅姆尼,其中六位是諾貝爾獎得主【註2】,我的一位要好同事也有聯署,他認為,兩黨政策意見南轅北轍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奧巴馬在推行他的醫療改革等政策時寸步不讓。如果真有其事,再沒有連任考慮的他,現在更可以大刀闊斧提出加稅了。但面對控制眾議院的共和黨,代表着不同民意的兩黨,又有良好的合作基礎嗎?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認為政策不確定導致經濟復蘇遙遙無期的Davis,原來也有簽名支持羅姆尼;但一直強調隱性稅使美國失業率高企的莫里根卻沒有。莫里根曾跟我說,政客最後都是為選民和利益團體服務,誰主白宮分別根本不大。若年輕一代新移民喜歡大政府,給誰執政最終還是要回應他們的訴求。

美國人不蠢,他們要選擇與過去兩年的沒有兩樣的政府,就得接受與過去兩年相差無幾的政策和經濟後果。



徐家健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從資訊供求看傳媒前景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從資訊供求看傳媒前景 2017-09-13 近年傳統傳媒的地位不斷下降,有的紙媒由公信力第一變成公信力第七,有的則由誓神劈願不賣盤,到最近終於向現實低頭,當然不消說的是一直低迷的記者薪水,依舊追不上通脹。到底傳統傳媒的前景如何? 有趣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