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28, 2012

經濟學中的彈性


2012年11月23日
曾國平 經濟3.0

上周討論白表免補地價購買居屋政策,提到需求和供應彈性(elasticity)的概念,篇幅所限,這個不簡單的題目要留到本周介紹。彈性的概念在經濟政策討論中常會碰到,有一定的實用價值,值得深入了解。

討論彈性可以用上方程式,如在大學修讀經濟學,也許都曾領教。為免嚇怕理財投資版的讀者,筆者準備旁敲側擊,跟讀者談談貿易餘額(trade balance)與滙率的關係,順道解釋彈性的概念。筆者撰寫本欄的信念,是讀者們只要懂得加減乘除,也能學懂經濟學的一些重要理論,複雜的數學,可免則免!

人幣升值 美貿易逆差未必降

一國有貿易順差(trade surplus),指的是出口價值比入口的高(如中國);一國有貿易逆差(trade deficit),指的是出口價值比入口的低(如美國)。讀者先想像一個簡單的世界:中國只輸出玩具,美國只輸出飛機,要算出兩國的貿易餘額,就要看兩種貨物交流的價值,若果美國從中國輸入5000億美元的玩具,賣給中國的飛機則只值1000億美元,美國對中國就有4000億美元的貿易逆差,中國對美國則有4000億美元的貿易順差。

當然,世界並非只有兩個國家,貨品也不只兩樣,現實中的貿易餘額計算起來相當複雜。簡單的例子,只為讀者了解貿易餘額而設而已。

若果在政治的壓力下,人民幣滙率從每美元兌6元人民幣,上調升至每美元兌3人民幣(即人民幣升值了一倍),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將如何改變呢?

隨着滙率改變,美國人會發現中國玩具貴了一倍。一向價格低廉的中國玩具,相信也難以在WalMart發售,頓時成了「奢侈」產品,美國購買中國玩具的意欲大減,入口量下跌。從中國人民的角度看,美國的飛機便宜了一半,中國由此買多了美國飛機,出口量上升。美國的出口上升加上入口下降,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也就下降了?

答案是不一定。滙率的改變其實有第三個影響:美國人雖然少買了中國玩具,但每件中國玩具終究是昂貴了,美國人花在中國玩具的錢可升可跌。

例如,美國買5000億件玩具,每件1美元;滙率改變後,每件玩具賣2美元,但美國的購買量只減到3000億件,入口的支出是6000億美元,比滙率改變前要高。若果美國的飛機出口只上升至1500億美元,人民幣升值帶來的是美國更大的貿易逆差,從4000億升至4500億美元!

彈性高低 帶動需求量改變

彈性的觀念在此也就可派上用場【註】。只要出口量、入口量對滙率改變的反應夠大,亦即彈性夠高,兩者的影響也就會蓋過中國玩具上升了的價格,減低美國的貿易逆差;相反,若出口量、入口量對滙率改變的反應不夠,亦即彈性太低,兩者的影響也就敵不過中國玩具的高價格,加大美國的貿易逆差。歷史上的著名例子,為美元於1985至86年間兌主要貨幣大幅下跌,但同期的美國貿易逆差卻不見下降,反而輕微上升。

價格變動帶來需求量改變,改變少的是為彈性低(inelastic),改變大的是為彈性高(elastic)。何謂高?何謂低?若價格上升,需求量下跌夠多,支出(即價格乘以需求量)下跌了,那就算作彈性高;若需求量下跌不夠多,支出反而上升了,那就算作彈性低。例如,一個有酗酒問題的人對酒的需求彈性較低,而一個喝酒只為附庸風雅的人,對酒的需求彈性較高。

此外,彈性的概念不只能應用到需求上,供應彈性的道理是大同小異。

註:把滙率和貿易餘額跟彈性扯上關係,稱作馬歇爾—羅納條件(Marshall-Lerner Condition),由英國經濟學家馬歇爾(Alfred Marshall, 1842-1924)和美國經濟學家羅納(Abba P. Lerner, 1903-1982)先後提出。

曾國平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馬仔的藝術品基金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馬仔的藝術品基金 2017-07-14 早前提過一些拍賣藝術品的皮毛,閒話家常竟引起友人任亮憲注意。原來,經營私募基金的馬仔最近在籌劃一隻古董藝術品基金,賺錢之餘亦希望為推動香港金融業多元化出一分力。馬仔有心有力做實事,做益友的內心支持嘴巴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