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26, 2012

免費電視壟斷的禍害


2012年11月21日
梁天卓 經濟3.0


一個多星期前,亞洲電視直播一個名為「關注香港未來」的集會,當天集會主要是反對政府發放新免費電視牌照,多位高層站台加上眾多「精彩」表演,相信令當天亞視的收視可能比平常上升了不止一倍。當然,很多觀眾都對該天的直播並不欣賞,在筆者執筆之時,廣管局收到的投訴已超過2000個。

既得利益者抗拒競爭

亞視反對發放新免費電視牌照不難理解,正如很多需要專業資格執業的行業,都反對引入外地專業人士一樣,沒有既得利益者會歡迎競爭;無綫電視雖然沒有在政府總部外舉行集會,但也表態不支持發牌,更何況已多年積弱的亞視?

現在免費電視業的困局,源自於政府只發放兩個免費電視的牌照。為什麼我們要監管包括電視和電台等的電訊業?經濟學諾貝爾獎得主高斯(Ronald Coase)曾對此有深入研究,他發現在20世紀初的美國,當時的漁民出海時是靠收音機的收音頻道與岸上的家人聯絡和接收重要的天氣消息,但因為漁船愈來愈多,很多時不同漁船的頻道互相干擾,情況十分混亂,於是美國政府在1927年成立了一個委員會,用以管制播音頻度的使用。

這個後來稱為聯邦傳播委員會(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其權力慢慢擴展至其他使用大氣電波的通訊業,如電視等,監管這些行業的牌照數目。香港的廣管局(亦即現在的通訊事務管理局)當初亦是以大氣電波屬有限資源為由,限制免費電視的發牌數目。

但是,高斯認為,聯邦傳播委員會(和香港的廣管局)的管制其實是多此一舉!因為如果每個頻道都可以被界定為私產,一個價高者得的市場,自然會把不同的頻道分配到最能賺錢的電視台,完全毋須政府插手干預。

當然,現在要求政府完全開放免費電視市場是有點異想天開的,但墨守成規把牌照數目維持在兩個似乎有點不合時宜。我們可以不討論在只有不到500萬人口的上世紀70年代,香港政府已有發出第三個牌照的先例。事實是,在只有兩個牌照的今天,兩間(或只是一間)電視台的市場壟斷,已十分嚴重。

市場壟斷會帶來什麼後果呢?其中一樣是對員工的議價能力大增。作為電視編劇和藝員的最大甚至是唯一的僱主,無綫當然知道其下員工不能「東家唔打打西家」,最近城電以高薪成功向無綫挖角,顯示眾多編劇和藝員的薪酬其實有很大的上升空間。

壟斷帶來的另一後果是節目質素每況愈下。試想像,努力創新不同類型節目和一成不變「食老本」帶來的收視都差不多的時候,有誰還願意嘗試創新呢?

亞視的節目質素當然「有目共睹」,數月前的《ATV焦點》在國民教育科的討論裏所帶來的爭議和投訴,可能比節目本身的收視都要高,關於亞視的節目質素,網上已有相當多的討論,筆者亦不想在此重複,它近年收視是否如其中一位亞視高層所言與無綫是「六四開」,相信大家心中有數。

電視只是普通商品

在「一台獨大」的今天,無綫面對的競爭是近乎零,不難想像,無綫節目的質素亦漸漸為人詬病。無綫近年的劇集最多人討論的不是它的劇情,而是其中的「撞板出錯」有多少。另外,無綫近年的綜藝節目的遊戲,很多時都是從日本和台灣等電視台競爭激烈的地方直接抄過來。

筆者近年已很少看電視,除了因為工作繁忙之外,節目質素下降亦是原因之一。從經濟角度來看,電視業跟其他電訊業如手提電話服務一樣,都是一種普通的商品,市場內的競爭可以提升供應者的質素,筆者因此絕對贊成發牌。

梁天卓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ICO不是IPO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ICO不是IPO 2017-11-10 無奈,SFC亦非SEC。 不是有心跟大家玩視力測試,只是金融世界秒秒鐘幾十萬上落,何況差成個字?ICO(Initial Coin Offering,證監會稱之為「首次代幣發行」)與IPO的一字之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