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13, 2012

規模經濟與超市霸權 (超市霸權的經濟分析.之一)


2012年11月7日
梁天卓 經濟3.0


自從《地產霸權》中譯本在2010年出版後,社會大眾對各大地產商在香港樓市的巨大影響力有很多不滿;及後不少人把不同行業形容為「霸權」,以表示他們對大商家在各行業存在過大影響力而引致社會不公義的不滿。

除了「地產霸權」,筆者聽過很多「霸權」,其中一個比較多人談及的是「超市霸權」,但何為「超市霸權」呢?坊間對此眾說紛紜,筆者認為,可以從經濟學的角度來理解和分析。

全港性與地區性優勢

要理解「超市霸權」,首先得了解香港超級市場的產業結構。眾所周知,香港超市主要有兩間,分別是百佳和惠康,它們各自在香港的分店(包括普通的超級市場和比較大的超級廣場)多達250間左右,以香港被劃分為18區計算,每區便有超過10間百佳和10間惠康,真的是「梗有一間喺左近」。至於第三大的超市──華潤,店舖總數還不到100間。顯然,兩大超市在行內有相當大的優勢。

但是,要了解它們的優勢在於哪些方面,我們得先理解何為「規模經濟」(economies of scale)。在一個生產過程中,有一部分的生產因素是固定的,另一部分是浮動的。顧名思義,固定的生產因素不會因生產的規模轉變而有所變動;相反,浮動的生產因素將隨着生產規模擴大而有所增加。當老闆決定擴大生意規模時,因為固定生產因素的支出不變,如果浮動生產因素的平均支出不變或變動不大,總平均成本便會下降,這便是為「規模經濟」。

那麼,兩大超市的「規模經濟」體現在哪些方面呢?筆者認為,主要有以下幾方面。

首先,兩大超市有很多固定成本都是全港性的,即是說,就算百佳在香港任何地方多開一間分店,也不會影響有關的成本。廣告費用是其中一個例子。筆者相信,出動「視帝」父子拍廣告,所費一定不菲,但「視帝」應該不會為一間超市新開張而多收分毫廣告費吧?兩大超市的優勢便在於它們可以把龐大的廣告費攤分到250間分店,這是華潤或其他更小的競爭者所不能做到的。

另外,兩大超市有一部分的固定成本是地區性的,其中一項是運貨費用。正如剛才所說,兩大超市平均在每區都有超過10間分店,有時候送貨使用一輛大型貨車便可以應付同區數間分店所需,減低了不少的運輸費。

筆者在明尼蘇達讀研究院時的其中一位老師Tom Holmes,曾研究大型零售店沃爾瑪(Wal-Mart)的「店舖密度」(即店舖間距離)所帶來的「規模經濟」,發現高「店舖密度」能大大降低運貨成本。事實上,沃爾瑪的發展策略是先建一個大型的存貨中心,然後再在其附近開設零售分店,以減低運貨成本。

沃爾瑪與小商舖

當然,兩大超市最為人詬病的降低成本辦法,是運用其龐大的分店網絡作為「籌碼」,向供應商施壓,盡量降低來貨價。它們強大的議價能力無疑對小商戶造成巨大的壓力。麻省理工的賈攀樂教授發現,沃爾瑪在一個城市開張便令大量的小商舖結業,其中一個原因是沃爾瑪的「規模經濟」為它帶來龐大的成本優勢,把絕大部分的小商舖都比下去。

「超市霸權」的其中一個成因是「規模經濟」,兩大超市因而擁有成本優勢,進而坐擁龐大的市場佔有率和壟斷能力。不過,兩大超市怎樣保護它們的壟斷能力,阻止其他競爭者來分一杯羹?篇幅所限,讓我留待下回分解。

Reference:

Holmes, T. (2011): ”The Diffusion of Wal-Mart and Economies of Density,” Econometrica, 79(1), pp 253-302.
Jia, P. (2008): ”What Happens When Wal-Mart Comes to Town: An Empirical Analysis of the Discount Retailing Industry,” Econometrica, 76(6), pp 1263-1316.

梁天卓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