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23, 2012

全球暖化下的紅酒悲慘年份? (紅酒經濟學.二之二)


2012年12月18日
徐家健 經濟3.0

談紅酒,不是要附庸風雅,真正原因是為了一篇以〈全球暖化下的「紅酒悲慘年份」〉為題的報道,文中引用早前英國《金融時報》內的專欄文章「悲慘的2012年」指出,受天氣影響,今年全球葡萄酒產量可能是自1975年以來最少的一年。埋怨收成差的罪魁禍首是歐洲的惡劣天氣沒有問題,《金融時報》那篇文章亦沒有問題,問題是引用這段報道的文章,問題在於它把差不多半個世紀裏其中一年的「紅酒悲慘年份」歸咎於「全球暖化」。

輸打贏要的「氣候變化」

不同氣候適合不同物種生存,怎樣的天氣才算是「惡劣」?「惡劣」的天氣,原來是指不適合種植葡萄樹的天氣:「年初,冷鋒席捲歐洲,溫度驟降,足以凍死葡萄樹,實屬罕見;春季來到,卻沒有足夠雨水;至6月開花期,天氣極不穩定。」大件事啦,數十年一遇的「惡劣」天氣,原來為紅酒愛好者帶來一些不便,What an inconvenient truth!但冷鋒席捲歐洲,又關「全球暖化」咩事?

唔關事。對一些傳媒來說,「全球暖化」的問題是你只能怪天氣熱,但氣溫上升對紅酒業的影響,在同一篇文章內提到:「近五十年來,葡萄酒市場一直供大於求。去年,因為氣溫上升,葡萄成熟得特別快,釀出來的酒還不錯。」是的,葡萄的收成好壞,取決於春天的天氣;紅酒的質素高低,主要卻是受其餘季節的天氣所影響。全球暖化,不但在過去數十年為消費者提供了更多便宜的紅酒,更為紅酒愛好者帶來不少高質素的佳釀。

冷鋒席捲歐洲,是關「氣候變化」事。我不是質疑氣象學家對「全球暖化」或「氣候變化」所下的定義,更不是要否定它們,但天氣不是熱就是凍、不是乾就是濕;「氣候變化」這回事,很容易被極端環保主義分子用作「解釋」所有與天氣有關的現象,繼而幻化成「拯救地球」的環保政策的「證據」。傳媒偏頗,如果要宣傳2012年為「氣候變化」下的「紅酒悲慘年份」,容我提醒大家我們還有1982、1989、1990、2000、2003、2005和2009等等波爾多「紅酒美滿年份」。

在氣候變化下,有輸家亦有贏家。過去半個世紀,優質葡萄酒生產區的平均氣溫上升了攝氏一度多一點。全球暖化下紅酒市場的大贏家,首推紅酒愛好者。

氣候變化下的贏家輸家

據專家估計,過往的紅酒質量提升,有一至六成是拜全球暖化所賜【註1】。
除消費者外,氣候算是偏涼的法國波爾多,也是氣候變化下的贏家。如果未來氣溫一如氣象學家預期持續上升,氣候變化下的大贏家將是其他氣候較涼的產酒區,如德國的莫澤爾河谷(Mosel Valley)和萊茵河河谷(Rhine Valley)。經濟學家Ashenfelter預測,當溫度上升攝氏一度,莫澤爾河谷的地價便會上升兩成多;如果溫度上升三度,地價不難翻一番【註2】!

另一邊廂,以盛產Shiraz聞名的澳洲Barossa Valley(巴羅莎谷)和獵人谷(Hunter Valley),卻可能因為天氣太暖,成為氣候變化下的輸家。德國和澳洲的例子說明了氣候變化對不同國家有不同影響。在一些地大物博的國家,會有贏家輸家並存的現象:在美國,當氣候逐漸變暖,俄勒岡州和華盛頓州的紅酒業可能因此得益,但加州的卻會受到打擊。

經濟學與自然科學學者一個主要分別,是經濟學家一向強調,人類會就自然環境改變,而作出相應的調適以減低環境改變對我們所造成的不便。以澳洲為例,隨着氣候逐漸變暖,可減少種植適合在較涼地方生長的Pinot Noir和Sauvignon Blanc,亦可把這些品種遷往氣溫較低的塔斯曼尼亞。

〈全球暖化下的「紅酒悲慘年份」〉的結論是這樣的:「如果全球暖化的表象──平均氣溫升了、海平線升了、北極冰少了──對大部分人來說還沒有災難的感覺,隨着而來的極端氣候和頻密兇猛的天災,將影響每一個人,即使『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享樂主義者,也不能倖免。」

我一向搞不清楚那些極端環保主義分子想「拯救」的是誰,不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享樂主義者不緊要,但也不要抽他們的水嘛。

註1:Jones, Gregory V. , Michael A. White, Owen R. Cooper, and Karl Storchmann. ”Climate Change and Global Wine Quality.”Climatic Change. 73(3), December 2005: 319-343.

註2:Ashenfelter, Orley and Karl Storchmann. ”Using Hedonic Models of Solar Radiation and Weather to Assess the Economic Effect of Climate Change: The Case of Mosel Valley Vineyards.” Review of Economics and Statistics. 92(2), May 2010:333-349.

徐家健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