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7, 2012

先兵後禮還是先禮後兵?


2012年12月1日
曾國平 經濟3.0


這個奇怪的題目,靈感來自近來買家印花稅(BSD)的爭議。

早前香港地產建設商會提出多項豁免BSD的建議,效果幾乎等同取消BSD。筆者認同同欄徐教授數周前分析,認為BSD只能暫時拖低樓價,減少市場交易,無助解決住屋或置業問題。既然地建會提出的建議能令BSD有形無實,筆者當然贊成。

信譽與預期

政府雖不會全盤接納地建會的建議,但從近期的發展觀之,政府似有「擠牙膏」式逐步削弱BSD之勢:根據行政會議成員兼市建局主席張震遠的最新說法,政府正研究私人參與的市區重建計劃可豁免BSD;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亦表示,若未來樓市「有變化」,會考慮取消BSD。

特區政府先提出一個石破天驚的強硬政策,惹來社會部分人士的反對後,再提出不同的豁免條款,慢慢減弱之,是為「先兵後禮」;反過來說,政府也先可提出一個較寬鬆的政策,明文規定各種豁免,但政策堅持到底,絕不更改,是為「先禮後兵」。筆者要問的是,兩種經濟政策的「作風」,哪種比較可取?

「先兵後禮」的唯一好處是,政府可藉強硬的政策「試水溫」,既可以了解哪些利益團體反對程度較激烈,以便日後討價還價,又能觀察市場的反應,看看政策效果是否符合預期。這種「先兵後禮」的極端例子,當然是讀者記憶猶新的「八萬五」:市場出現災難性的反應,政策於是靜悄悄的從有到無!

不過,從信譽(credibility)的角度看,這好處難以持久。讀者都聽過《狼來了》這個伊索寓言:牧童無聊,呼喊「狼來了」,村民群起相救,發現是牧童的惡作劇;牧童再呼喊「狼來了」,又累村民再白跑一趙。誰知道,有一天狼真的來了,但牧童無論如何呼喊也沒人理會了。

從經濟學角度看,寓言指出了信譽的重要性。牧童的行為破壞了其信譽,村民形成了「牧童只會說謊」的預期,村民不理會牧童是理性的行為。政府若屢次「先兵後禮」,市場也就形成了「政策勢必減緩」的預期,利益團體從此不用太擔心,市場對政策亦不會有太大反應。「試水溫」的效用因此消失,政府推出的強硬政策不啻「狼來了」。

以上只是長線分析,短期內政府仍有一定信譽,「試水溫」的功能依然存在。不過,短線也好、長線也好,「先兵後禮」的另一惡果,是增加了市場上的不確定性,使買賣雙方卻步,齊齊「睇定D」。既然不清楚政府下一步的行動,需求及供應同時減少,價格升跌難料,但交易量一定下跌,違反了協助市民置業的目的。

不要讓市民「估估下」

近來政府提出低息或免息貸款的建議,以幫助年輕人買樓。面對難以捉摸的政策,又偶然聽到官員警告樓市「高處不勝寒」,更搞不清楚樓市何時才算「有變化」,就算面對零息貸款,試問哪位年青人敢貿然入市?

經濟政策以「先禮後兵」為宜:政策內容清楚,加上奉行政策的意志堅決。如此的作風既能減低未來的不確定性,以消除投資者的疑慮,此作風亦能增強政府的信譽,政策也就更有效果。

史丹福大學經濟學家泰勒(John B. Taylor)最近出版了一本小書《第一原理:復興美國經濟的五個要點》(First Principles:Five Keys to Restoring America's Prosperity),書中解釋了五條有益經濟的大原則,其一是「可預期的政策架構」(a predictable policy framework),大意是經濟政策要以規則(rule)的形式實行,切忌因時制宜(discretion),迫使市民對未來「估估下」。規則與因時制宜之分,為當代宏觀經濟學的一大課題,對分析香港樓市政策甚有參考價值,有機會再詳細介紹。

筆者每天讀報,總有心理準備政府有些什麼樓市新招,又或在舊招上添些變化。這正是香港樓市政策的最大問題。

曾國平
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