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18, 2012

與家長分享我的上學經驗 (投資教育.三之三)


2012年12月12日
徐家健 經濟3.0


「名師出高徒」是淺道理,難的是量度名師對學生的影響,更難的是,怎樣吸引有潛質的老師入行和怎樣培訓他們。

昨天提及幼稚園老師好壞的差別,對學生將來收入的影響很誇張,是超過200萬大元之別,這只是對一個學生的影響,桃李滿門的老師對學生的好處,加起來更是天文數字。很難想像父母會願意支出這天文數字,更不能想像老師之間的薪酬可以有這個差別。為人師表不同電影明星,沒有票房保證;退而求其次,家長對名校趨之若鶩,不是毫無道理的。

我的大學《同班同學》

更有道理的是,就算老師質素一樣,只要家長們相信「名牌效應」下名校自然可以吸引天資最高的學生和最願意栽培子女的家長,名校的存在於是成為「自我實現的預言」(self-fulfilling prophecy)。現實中的免費教育下,相比有收費競爭的私人補習社,名校是容易持續地「壟斷市場」的。香港的名校,歷史一般超過七十年、甚至有些擁逾百年歷史。普天下各行各業裏,過百年的老字號依然能領導市場絕不容易。

但名校歷久不衰的原因,除了有好老師外,還有好同學。「同群效應」(peer effect)是十多年來經濟學家教育研究的一個大課題,亦是我成長重要的一部分。

先從大學的宿舍生活說起。當年我的室友介紹我看柴門文的《同班同學》,害得我數天廢寢忘餐,差點還要走堂;但當年的室友是自己揀的,不能怪他,只怪「物以類聚」。

美國的大學,不少是以抽籤方法分配宿舍的。研究發現,的確有「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這回事:上天給你勤奮好學的室友,有助提升你的GPA;相反,遇上醉酒鬼同房,只好慨嘆「肥佬咗,無陰功囉」【註1】。

我的中學「最佳損友」

回到中學時代。舊同事張磊的內地中學生研究指出,中等成績的中學生安排與優異生一起上課,數學和中文科都有顯著進步;但成績差的學生似乎不能同樣受惠【註2】。另一類似研究亦發現,能力較高的中學生是較容易從一起學習中進步的。

上中學的第一天,鄰座的同學成了我一生最好的朋友。他很聰明,但考試成績卻差得離譜;我中學成績每況愈下,多少與他有關,但他教曉我的一些做人處事態度,比我從芝大一眾諾貝爾獎經濟學家學到的知識還要寶貴。

從效率的角度出發,經濟學家發現的「同群效應」一個重要含意是,應該根據成績把學生分班;然而,這樣的「人以群分」,不但有機會加劇社會的不均現象,亦將使我喪失機會向讀書差但其他方面都比我好的人學習。

跟大學時一樣,我小學成績都很好,讀的也是男女校。小學生之間也有「同群效應」,有趣的是,原來班中女生較多,對整體同學的成績都有幫助。經濟學家還指出,除了女同學成績一般比男同學好之外,就算是女生較弱的數學科,在女多男少情況下,所有學生的數學成績都會進步起來。

我的小學女班長

小女孩在課室帶來的「同群效應」,很可能是由於她們沒有像男孩子一樣喜歡破壞課室秩序【註3】。我想不起我優異的小學成績跟身邊的女同學們有沒有關係,印象中只記得喜歡過一位品學兼優的女班長,但還未向她表白,她已先拒絕了我。

經濟學家會跟你說,高經濟回報的教育投資是這樣的:從幼稚園開始,送你的「小朋友」去有一流老師的名牌幼稚園;小學盡量揀女校或男女校,但最重要的當然是要揀師資優良且同學非富則貴的名校,有直升中學的就更加安寢無憂了;到了大學,最好還要看看「囝囝」或「囡囡」宿舍的室友有沒有不良嗜好。

我想我最幸運的是,父母沒有這樣為我作「投資」。小學被女班長拒絕、中學與最佳損友篤波溝女、大學再跟室友走堂屈蛇,都是很難得的人生經驗。這些經驗的非經濟回報率之高,經濟學家怎樣算也算不清。

註1:Kremer, Michael, and Dan Levy. ”Peer Effects and Alcohol Use among College Students.”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 22(3), 2008:189-206.

註2:Carman, Katherine Grace and Lei Zhang. ”Classroom Peer Effects and Academic Achievement:Evidence from a Chinese Middle School.” China Economic Review, 23(2), 2012: 223-237.

註3:Hoxby, Caroline M. ”Peer Effects in the Classroom:Learning from Gender and Race Variation.” NBER working paper no. 7867, 2000.

徐家健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