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7, 2013

領袖如何影響政治? (政治領袖的影響‧二之二)


2013年1月1日
徐家健 經濟3.0

昨天本欄指出,經濟上,真正民主選舉產生出來的政治領袖,一般不會為GDP增長帶來很大影響。如果新一屆日本政府獨裁一點,可能真的能夠推高通脹和「貶低」日圓;但二十多年來經濟停滯不前,不可能只是貨幣政策出了問題,長遠經濟增長靠的始終是高生產力,而增加社會資源投資在沒用的基建項目上,是不會提高企業生產力的。

改朝換代的政治含意

政治上,民選的日本首相又會否改變國際政治局勢?當選前,安倍晉三表示後悔初任首相時沒有參拜靖國神社;當選後,日本新一屆首相卻公布今年春天將不會到靖國神社參拜。從政的,果然要懂得「語言偽術」。去年世界末日未到,2013年元旦日的今天,我們重新出發,拭目以待中日雙方新領袖會否為兩國關係寫上歷史新一頁。

以研究政治領袖自然或意外死亡來驗證「英雄造時勢」假說的兩位經濟學家,亦曾分析領袖對本土政治發展的影響。再回顧歷史,他們收集了世界各國自1875年以來298宗企圖暗殺政治領袖的相關數據。荊軻刺秦王,大多是壯士一去兮不復還;他們的數據顯示,近三百宗政治暗殺,有59位領袖身亡,國家亦因此而換上新領袖。

客觀的歷史說明暗殺獨裁領袖成功,的確能增加往後邁向民主政制的機會,但政治暗殺亦可能使內戰升級【註1】。政治暗殺成功與否,往往只差一線;但區區一線之差,往往能改寫歷史。我不是寓意要誰下台才能爭取民主,流血革命要付上代價,而以人命換來的民主「值得」與否,這不是經濟學容易解答的問題。

研究政治領袖與國際政治的經濟分析不多,一些學者認為,新政治領袖傾向親美,目的是希望得到更多經濟援助。可能吧,但除非是少數冷戰時期美國政府有心扶植的政權,我不清楚新舊政治領袖在外交政策上為什麼有所不同。即將訪美的安倍晉三,其保守親美態度卻是清楚不過的。

從國際關係到外貿

政治領袖影響國際關係與我何干?除非打起仗來,港男港女們便可理直氣壯討厭政治嗎?我與兩位朋友一起做過的研究指出,改善國際關係有助促進貿易,尤其是石油貿易。

更有趣的發現是,以美國為例,油公司並非一視同仁地減少從反美的石油輸出國進口,美國油公司只會減少與既反美又獨裁的石油國家貿易,最明顯的例子是自1979年伊朗政治領袖高美尼上台後,美國不久便向伊朗實施禁運;較近期的例子有委內瑞拉總統查韋斯,他反美的態度也減少了美國對委內瑞拉石油入口的依賴【註2】。

地緣政治與貿易的關係複雜之處,是箇中關係往往因時因地甚至因貨物而異。經濟學家兼紅酒愛好者Orley Ashenfelter仔細驗證過美法關係惡化對餐酒貿易的影響:2003年法國人因不滿小布殊政府導致美法關係受損,當年美國人想還以顏色,口裏向法國貨說不,但身體卻很誠實地繼續歎波爾多紅酒。

石油貿易所以與地緣政治息息相關,可能是由於石油的戰略價值,亦可能與在獨裁國家開採石油的政治風險有關。

如果天然資源的爭奪真的導致中日關係緊張,要實現「世界和平」這個老套的新年願望,與其拜托獨裁國家領袖不要亂發神經,不如祈求頁岩氣(shale gas)的開採技術可以一日千里!

註1:Jones, Benjamin F. and Benjamin A. Olken. "Hit or Miss? The Effect of Assassinations on Institutions and War." American Economic Journal:Macroeconomics. 1(2), July 2009:55-87.

註2:Sergey Mityakov, Heiwai Tang, and Kevin K. Tsui. "International Politics and Import Diversification in the Second Wave of Globalization." Discussion Papers Series, Department of Economics, Tufts University 0770, Department of Economics, Tufts University, 2012.

徐家健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