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15, 2013

窮在衰退蔓延時 (「貧窮問題」的問題.二之一)


2013年1月7日
徐家健 經濟3.0 

假如你同意政府把你的全部收入徵稅,請不要看下去。

當初決定寫《信報》專欄,有點是受到芝大老師莫里根(Casey Mulligan)的啟發。一流大學教授的「正業」始終是發表學術研究文章,更何況在美國寫經濟專欄收入微薄,亦無助升職加薪,數年來,我從傳媒以至學術界聽到不少對他言論的冷嘲熱諷。

最初對莫里根這樣「不務正業」不明所以,後來卻愈來愈對他認真地分析美國「大衰退」的決心和堅持,心悅誠服。最近社會終於開始重視他對美國就業市場的分析,很替他高興。

高興了一陣子,最近莫里根把我嚇了一跳!夠膽以「Poverty Should Have Risen」為題在《紐約時報》發表文章,認為過去數年美國的貧窮問題是應該要惡化的,後果當然是求仁得仁,收到百多個網民留言,大多數把他罵個狗血淋頭。

我衷心羨慕莫里根的影響力。

事源是根據一位前奧巴馬政府的經濟顧問表示,貧窮問題沒有在經濟衰退蔓延時惡化,貧窮家庭人口比例一直維持在一成半左右。

15%人活在貧窮線下

先說說一成半的貧窮人口是怎樣計算出來的。美國政府在上世紀60年代制訂貧窮線,貧窮的定義在半個世紀中沒有重大改變。當年制訂貧窮線時,首先參考了農業部的指引,定出能夠提供一個家庭足夠營養基本餐單的最低成本。

由於當時在食物方面的花費佔低收入家庭總開支的三分一,貧窮線於是被定在基本餐單成本三倍的水平。以2012年一個三人家庭為例,每月總收入不超過1.23萬港元的家庭,將被列為貧窮戶。

以「冇啖好食」來定義貧窮,理論上是屬於所謂的「絕對貧窮」(absolute poverty)。制訂貧窮線方便了政府推行如「食物劵」──數年前改稱為「增補營養扶助計劃」(SNAP)──等扶貧措施,但界定貧窮其實問題多多,其中之一是由於美國官方貧窮線定義是按稅前市場收入計算,其中並不包括政府在扶貧和社會安全網政策上提供的各種收入和資助,官方的定義因此可能誇大了貧窮問題實際的嚴重性。

根據這個傳統官方數字的計算方法,在過往數年的「大衰退」中,貧窮家庭人口比例從2007年的12.5%,上升至2011年的15%。但奧巴馬政府的前經濟顧問卻指出,多得政府過去數年擴大了社會安全網,當「安全網」提供的各種資助調整了家庭收入,真正的貧窮家庭人口比例其實沒有增加。

半個世紀的貧窮問題

美國失業率由2007年的4.5%,飆升至2011年的9%,貧窮人口在經濟衰退蔓延時卻沒有增加。滿載關愛的人士,就可高聲疾呼「大政府」扶貧有理?但文章讀到這裏的你,應該是不同意政府把你的全部收入徵稅的。

如果你認同多勞多得,那當你失業不用上班收入減少時,又怎可以反對少勞少得呢?當扶貧措施保證你在不用工作時收入不變,這不是「做又三十六唔做又三十六」是什麼?當貧窮沒有在經濟衰退蔓延時惡化,莫里根認為,政府的扶貧是扶過了火。

與莫里根一起工作多年,深知他的座右銘是「少理會經濟學家的言論,多關心現實經濟的運作」。今次他卻破例,引用了新凱恩斯經濟學派的已故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托賓(James Tobin)對以經濟援助措施扶貧的看法。

托賓是60年代新凱恩斯經濟學派的舵手,不但反對最低工資,更指責滿布入息審查的扶貧措施將打擊工作士氣和造成社會浪費,但似乎半個世紀後的今天,即使高舉凱恩斯學派的經濟分析,還是未能說服所有《紐約時報》的讀者。

經濟學家可以是有情人,但經濟分析從來都是無情的。推行了半個世紀的貧窮線概念,不但消滅不了長年累月的「貧窮問題」,反而加劇了近在眉睫的失業問題。要慷他人之慨來表達關愛,是浪漫,還是一種瘟疫?小說《愛在瘟疫蔓延時》中,當主角重拾苦等了半個世紀的愛時,船長卻升起了一面代表霍亂疫情的黃旗!

筆者註:歡迎讀者到我們的Facebook留言: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徐家健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在豉油的國度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在豉油的國度 2017-08-09 「啱啱收到消息,香港品牌李錦記斥資128億元購入倫敦芬喬奇街20號一幢外號『對講機』嘅商業大廈,打破英國歷來單幢商廈物業成交紀錄。今次交易可以證明到『有華人嘅地方就有自由』……呀……各位對唔住,應該係豉油唔係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