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15, 2013

競爭法不監管合併是好是壞? (合併與競爭法的經濟分析.之一)


2013年1月9日
梁天卓 經濟3.0

立法會在去年年中三讀通過《競爭條例草案》,香港在不久將來成立的競爭事務委員會,將開始執行草案。

競爭法落實如箭在弦,筆者與本欄另外兩位作者徐家健兄和曾國平兄亦將在今後多就競爭法作一些經濟的分析。

就筆者初步的了解,《競爭條例草案》主要禁止的行為有兩種,第一種是企業間訂立一些有礙競爭的協議,如筆者上周分析的零售價格協議(resale price maintenance);第二種是一些已有相當程度市場優勢的企業,利用其權勢來阻礙競爭。

與美國或歐洲的相關法例有少許不同,香港的《競爭條例草案》並沒有對電訊業以外的行業合併進行監管。

在美國,處理合併是反壟斷法的一個十分重要的環節,在很多受監管的行業如航運業、航空公司之間的合併,都需要經美國司法部和聯邦貿易委員會(Federal Trade Commission)的同意 ,例如數年前達美航空(Delta Airline)和西北航空(Northwest Airline)的合併便通過了司法部的審批。

淨效益不易量化

筆者認為,香港的競爭法(暫時)不監管合併是明智的決定,因為合併的經濟分析可以非常複雜,不同的經濟學模型可以對同一宗合併的經濟效益有不同結論。在競爭法成立的初期,不熟悉經濟分析的法官或競爭事務委員會成員,可能因而作出錯誤判決。

如果香港的競爭法有包括合併的監管,競爭事務委員會怎樣處理每一宗合併個案呢?從社會整體的效率來看,合併在某方面可帶來效益,但在另一些方面可造成浪費,如果合併納入在競爭法內,競爭事務委員會便需要就每個合併的申請作詳細分析,量化每一個合併所帶來的效益和浪費;若一項合併所帶來的總效益大於它的總浪費,委員會便應批准該項申請,相反,若淨效益是負數,委員會便應禁止該項合併。

驟眼看來,競爭事務委員會的工作非常簡單,其成員只需一部計算機,算一算每一項合併所帶來的淨效益即可;事實卻是,有關合併的經濟分析可以非常複雜,合併帶來的成本節省和競爭程度下降帶來的效益損失,亦因而不容易被量化。

在經濟學裏,大部分合併可分為橫向(horizontal merger)和縱向(vertical merger)兩種。

橫向合併是指在同一個行業內直接競爭的公司合併,例如上文提及的達美航空和西北航空;縱向合併是指在生產流程的上下游的公司合併,如一家汽車生產商與一間金屬供應商合併。

很多經濟學模型都可以從不同角度指出,合併可帶來一些效益如規模經濟(economies of scale),但同一時間合併亦令競爭者的數目減少,削弱了市場競爭,從而降低了經濟效益。

經濟學模型存差異

關於合併的理論和實證研究有很多,筆者在明天和下周再為讀者講解。這些相互並不矛盾的經濟學模型沒錯可以幫助理解合併背後的經濟邏輯,但它們量化合併引伸出來的行業內競爭程度,以至整個社會的效益都可能有很大的差異。同一宗合併個案,一位經濟學者可能認為能為社會帶來效益而舉腳贊成,另一位卻可能認為合併後的企業市場壟斷力過大而大力反對。經濟學者之間尚且如此,我們很難相信沒有受過專業訓練的法官或競爭委員會內的委員,能為每個合併的個案作出準確的判斷。

梁天卓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在豉油的國度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在豉油的國度 2017-08-09 「啱啱收到消息,香港品牌李錦記斥資128億元購入倫敦芬喬奇街20號一幢外號『對講機』嘅商業大廈,打破英國歷來單幢商廈物業成交紀錄。今次交易可以證明到『有華人嘅地方就有自由』……呀……各位對唔住,應該係豉油唔係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