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17, 2013

競爭法的宏觀影響


2013年1月11日
曾國平 經濟3.0


本欄一向遵從經濟學中分工的原則,三位作者盡量多寫本行的題材。適逢競爭法快要在香港實行,我們決定兵分三路,分別從公共選擇(public choice)、工業組織(industrial organization)、宏觀經濟的角度探討競爭法的影響。

筆者從宏觀角度看競爭法,題目既是最大(宏觀),亦是最小(有關的文獻不多)。自從法案於去年夏天三讀通過後,由於實際執行須時,傳媒少有跟進。我們三人希望藉着這個小小的專欄,帶起認真的討論。

從失業與通脹看競爭法

談論競爭法前,筆者想先介紹宏觀經濟學中菲利浦曲線(Phillips Curve)的概念。菲利浦曲線的歷史悠久,隨便到網上一找可找來大量文章。讀者生也有涯,記得菲利浦曲線形容的是失業率和通脹率間的關係就夠了。一眾版本的菲利浦曲線之中,筆者只介紹一條簡單的:

通脹率-預期通脹率 = A ×(失業率-自然失業率)

方程式左邊很易理解,一個是現實中的通脹率,一個是預期的通脹率,兩者未必一樣;右邊的A是個正數,不變的。從前跟大家談過,在現有的法律管制、勞工市場結構下,撇除經濟周期的影響後,長期來說將趨向的失業率,就是自然失業率。

長期來說,市民不是笨蛋,通脹率跟預期的總會一樣,失業率也就回歸自然。不過,若政府有辦法把通脹率改變,同時預期不變,失業率也就會偏離自然。

舉例說,本來通脹率及其預期均為3%,但政府忽然大印銀紙使通脹率升至6%,製造「驚喜」。根據方程式,失業率將比自然的低,帶來「刺激經濟」的效果,例如,廠商會誤以為上升了物價是需求上升,於是多請員工。

不過,正所謂呃得一時唔呃得一世,預期調整過後,失業回歸自然,通脹卻因此高了。這個觀點來自佛利民(Milton Friedman)和菲比斯(Edmund S. Phelps)兩位著名的經濟學家。

這條菲利浦曲線跟競爭法有什麼關係?原來同一思維,亦能應用於競爭法之上【註】。若競爭法的訴訟對象、頻率、規模都是意料中事,一直持之以恒,市場自會及早調節:由於生意將受影響,受影響行業在勞工需求下降,就業減少;勞工將轉到別的行業去(先不考慮不同行業需要的不同技術),供應增加,工資就會下降。若果政策的各方面都在預期之中,勞工只會大調位,從受影響行業轉到其他行業去,價格調節下,不會製造失業。

業界或預先縮細規模

不過,若競爭委員會捉摸不定,訴訟的對象、頻率、規模都難以預測,競爭法可帶來類似菲利浦曲線的效果。假設競爭委員會在無先兆下打擊超級市場這個行業,超市老闆見勢色不對「有排冇運行」,理性的決定是減低現在和未來的規模,解僱部分員工;不過,由於短時間內其他行業的薪金未能調整,又或員工未能及時學會其他行業所須的技能,超市的解僱將造成短期的失業。競爭法訴訟的對象若可預測,則容許勞動市場及早調節,不會造成短期的失業。

此外,見到超市行業遭殃,其他類似的行業亦將做好準備,預先把規模縮小,把失業的問題擴大。

不過,若果競爭法的對象並非因有效率而擁有高市場份額的企業,卻只會打擊無效率的巨無霸,打破壟斷後引入競爭,帶來的將是整個行業規模的增大及就業上升,正正跟以上的推論相反。這個可能性有多大,要看競爭委員會的辦事能力。

競爭委員會增加訴訟對香港勞動市場的影響是好是壞,仍是未知之數。他山之石,明天再給讀者介紹美國的相關研究。

註: F. Shughart II and Robert D. Tollison : "The Employment Consequences of the Sherman and Clayton Acts" Journal of Institutional and Theoretical Economics (JITE) / Zeitschrift fur diegesamte Staatswissenschaft, Vol. 147, No. 1, The New Institutional Economics New Views on Antitrust (Mar. 1991), pp. 38-52.

曾國平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在豉油的國度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在豉油的國度 2017-08-09 「啱啱收到消息,香港品牌李錦記斥資128億元購入倫敦芬喬奇街20號一幢外號『對講機』嘅商業大廈,打破英國歷來單幢商廈物業成交紀錄。今次交易可以證明到『有華人嘅地方就有自由』……呀……各位對唔住,應該係豉油唔係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