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17, 2013

誰搬走了我的奶粉2之以和為貴


2013年2月14日
徐家健 經濟3.0

2005年,電影《黑社會》講的是香港黑社會傳統價值觀崩潰;2006年,續集《以和為貴》問的是黑社會該何去何從?杜琪峰導演沒有說香港人都是黑社會,不用收律師信,只是續集未能在內地上映而已。2013年,蛇年新正頭放假三天,《誰搬走了我的奶粉》只寫續集。畢竟我過往認識的一些香港社會傳統價值觀,已於去年徹底崩潰。

奶粉荒是龍年年尾的大新聞,吵得很厲害。科大經濟學教授雷鼎鳴認為,積極的做法是港人要把握商機,發揮企業精神這個香港傳統價值觀,結果被網民提早開年;另一邊廂,雷教授的舊同事練乙錚教授卻認為根據賽依定律,增加供應並不能解決市場機制失靈的問題,建議政府開徵奶粉離港關稅,得到不少網民和應。

練教授多粉絲,我二十年前讀科大時親歷其境。令我感意外的是,兩位同是明尼蘇達大學畢業的前輩,看法竟是南轅北轍。同欄的國平上星期已清楚解釋過賽依定律,市場機制失靈所指的又是什麼?
我的看法是,練教授所指的問題並非雷教授要討論的,亦不是奶粉荒的主要問題。奶粉荒的問題是怎樣平衡香港買奶粉的龍B父母與賣奶粉的零售商之間的利益,與市場機制失靈無關。

港人收入分配問題

試想,一天身份證有三粒星的我突然發神經,企圖狂掃全港某牌子的嬰兒奶粉,後果是怎樣?不要只告訴我後果是港媽買不到奶粉,準確的答案是港媽用以往的價錢再買不到這個牌子的奶粉。價格理論的分析很簡單,當需求增加而短期供應未能配合,奶粉價格自然會上升。奶粉價格被推高,港媽當然不高興。不高興有兩個可能:一個是港媽奶粉照買,但荷包縮了水;另一個是港媽嫌貴,轉買其他牌子的奶粉。

不過,港媽荷包縮了水是整體港人的損失嗎?除非賣奶粉的不是港人,對不起,港人整體沒有損失。奶粉每罐貴100元,奶粉商人每罐就多賺100元。要是港媽嫌貴轉買其他牌子,這時你或抱怨我買了你罐奶粉,但這又是港人損失嗎?你當我這個神經佬是香港人的話,我只能說價高者得是合乎經濟效益。

假如你不當我是港人,那只比較香港奶粉零售商的得益和港媽嫌貴轉買其他牌子的損失好了。價格上升100元,港商多賺100元;而嫌貴的港媽放棄了多付100元買貴奶粉的選擇,含意是她的損失必定少於100元。結論是儘管奶粉荒的始作俑者是內地人,即使我們不理內地客死活,奶粉荒的問題由此至終都是在衡量:究竟是港B港媽的利益重要,還是港商的利潤重要?這純粹是港人收入分配的問題。長遠看,賣奶粉好賺自然會吸引投資,這便是雷教授所講的把握商機。

想歎唔想賺不切實際

我不是說水貨客沒有問題,他們確實阻塞及擾亂部分地區的交通,對市民造成不便。但火車站等地方從來都是公共空間,人多擠迫是因為非私產,這不是市場機制失靈。要直接解決水貨客為市民造成的不便,方法很多;再講,水貨客只帶奶粉嗎?任何措施減少內地人對香港奶粉的需求,都無何避免地損害港商利潤。

如果真有一天實施港人港奶,被剝削的反而是奶粉售賣者自由決定跟誰人交易的權利。在私有產權下,有資格問誰搬走了我的奶粉的人,不是嫌貴唔再幫襯的舊顧客,而是付了錢買奶粉的人。

我亦不是說保障私有產權是金科玉律,只希望當港人在叫「港人港乜」的口號時,要明白當中的經濟含意。港商的孩子都有阿媽生,而每位港媽都可以賣奶粉,港人做生意想賺到盡,港人消費何嘗不想歎到盡?問題是一個社會唔先賺,邊有得歎?

看過《誰搬走了我的乳酪?》嗎?我沒有。同樣是探討如何面對改變,港產三級片比美國寓言故事吸引得多。

古天樂在電影中只想做生意不想再做古惑仔,放棄上經濟課走去打打殺殺,因為人在江湖;為了做內地生意再去打打殺殺,最終卻後悔被內地人利用。香港社會以後又何去何從?一般港人並不涉黑,先多讀一點經濟,做不做內地生意?不應是身不由己的,《以和為貴》便是放棄了內地市場。

我有兩個新年願望,一個是我的普通話講得比古天樂好;另一個是香港人能找到符合港人利益的以和為貴之道。

徐家健
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