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1, 2013

褔麵「被消失」 日清領風騷?(合併與競爭法的經濟分析.之六)


2013年1月24日
梁天卓 經濟3.0

最近網上有傳言指出「褔字麵」將停產,前數天報章亦有報道指出,「出前一丁」的母公司日清食品已於上年收購了褔字麵的商標品牌,根據該段報道,日清食品並沒有收購褔字麵的廠房,所以坊間的一個猜測是,日清只是想「買起」褔字麵的品牌,令褔字麵「被消失」,旗下的「出前一丁」便可以雄霸即食麵市場,從而大幅加價。

港人兒時回憶

相信很多人都知道,日清在1989年已收購了永南食品,亦即出產「公仔麵」的公司,所以日清在收購褔字麵前,其實已坐擁香港即食麵市場裏的兩大品牌,網民對褔字麵「被買起」這單新聞的憂慮,也不無道理。

跟很多《信報》讀者一樣,筆者小時候也曾吃褔字麵,尤其是要儲錢買波鞋的日子,更可能是與褔字麵為伴。褔字麵是很多人的兒時回憶,如果它「被消失」的確是有點可惜。

不過,從一個經濟學者的角度,合併與否是要看經濟效益。現在香港的競爭法並沒有監管企業合併,但是我們不妨問:如果將來所有大型企業的合併都需要徵求競爭事務委員會的同意,那麼,日清收購褔字麵能否通過審批呢?

在美國的反壟斷法中,合併的申請需要經司法部或聯邦貿易委員會的同意。正如上周筆者在本欄的「參考美國反壟斷法的合併指引」裏指出,美國司法部和聯邦貿易委員會在審核合併申請時都有一套合併指引(merger guidelines),其中筆者提到它們首先考慮的一個因素是該行業的市場集中度如何。

亦即是說,如果即食麵市場是好像成行成市的茶餐廳一樣,行內競爭十分激烈,執法者便不會(亦不應)對行內的合併收購活動指手劃腳。相反,如果即食麵市場是好像香港的超市一樣,有寡頭壟斷之嫌,執法者便會對該合併作出進一步調查,衡量合併的利與弊,再決定是否批准合併。

究竟香港的即食麵市場是較接近競爭激烈的茶餐廳?還是寡頭壟斷的超市呢?筆者手上並沒有相關的數據,不能計算行業的市場集中度如Herfindahl-Hirschman Index(HHI),所以不能給讀者一個確切的答案。

不過,就筆者有限的了解,即使在即食麵這市場裏,競爭的激烈程度絕對比兩大超市間的競爭要高。

最少,在各大便利店或超市的即食麵架上,五花八門的品牌來自五湖四海──香港的有公仔麵和壽桃牌、日本的有「出前一丁」、台灣的有康師傅、南韓有辛辣麵,還有很多內地和東南亞的各個品牌。即食麵這行的市場集中度應該比超市要低。

競爭五花八門

除了市場集中度外,執法者也將考慮其他因素,其中一項是有關產品的替代品(substitutes)的多寡。所謂替代品,是當「出前一丁」或褔字麵的價格太高時,消費者會轉而購買的產品,這當然包括其他的即食麵;不過,它們的替代品絕不只是其他的即食麵品牌,筆者小時候連續吃了褔字麵四、五天後,也會對即食麵生厭,可能因而轉食通心粉。

因此,即食麵的替代品也可以包括其他類似的食品如杯麵、米粉和通心粉等等。很明顯,「出前一丁」的替代品愈多,它的市場力量便愈低。

另一項執法者會考慮的因素是,其他潛在競爭者的「入場費」的高低。「入場費」高是指就算日清賺大錢,外行人也可能因設廠成本高或其他原因而不願進場分一杯羹。

在即食麵市場裏,「入場費」似乎不會太高,原因之一是日清並沒有收購褔字麵的廠房,如果合約沒有訂明,褔字麵絕對可以即時投入生產另一種即食麵。另外,如果生產米粉和通心粉的技術跟生產即食麵差不多,它們進入即食麵市場分一杯羹的成本也比較低。

雖然日清收購褔字麵無疑能提高其市場力量,但在眾多其他替代品的競爭下和即食麵市場的「入場費」較低的情況下,日清能利用這次收購大幅上調旗下品牌產品售價的機會似乎不大。

梁天卓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