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10, 2013

幫清新空氣算算賬 (《施政報告》中的過百億元環保政策.四之三)


2013年2月4日
徐家健 經濟3.0

環保組織健康空氣行動最近在一個新聞網站一連發表了兩篇文章,回應這個100億元淘汰老舊商業柴油車計劃。文中指出,商業柴油車帶來沉重的社會成本,是每年800條人命、超過8億元實際經濟損失,以及95億元無形經濟損失。由此暗示,100億元絕對值得花【註1】。

估估下的空氣污染代價

800條人命是什麼意思?醫學界中有一個聽起來有點魔幻的詞彙叫額外死亡(excess death),魔幻之處在於人生自古誰無死,額外何來?健康空氣行動的推算是參考港大達理指數,名堂合理些,800條人命是所謂的提前死亡人數(premature death);但提前了多少呢?沒有交代。

俗語雖有云人命大過天,但對不起,經濟學沒有無價這回事。你真的以為把死亡提前一秒,跟提前五十年是沒有兩樣嗎?在經濟學眼中,提前死亡人數是個很不科學的名詞。

合共超過103億元的實際和無形經濟損失,又是怎樣算出來的呢?空氣污染引發健康問題,隨之而來的是直接醫療損失;加上勞動人口因生病或提早死亡而缺席工作所引致的生產力損失,以及因入院和求診而損失的工作時間,都是間接損失。實際經濟損失就是直接醫療損失和間接損失的總和。佔超過總損失九成的無形經濟損失,是之前已提過那800條不知提前了多少時間死亡的人命價值。

這個達理指數採用的估算方法,經濟學稱之為constructive evaluation approach,常用但非常難用。其中一個原因是一些難以量度的損失可能被遺漏,亦可能把看似不同的損失加起來,而犯上重複計算(double counting)的錯誤;其二是每一項損失的計算都是大學問,以估算空氣污染對成年人死亡率的影響為例,800條人命不是有800人被柴油車車死,而是估計700多萬人吸入一定數量的柴油車廢氣後,平均每人的死亡機會率會增加約0.0001。我見過的估計數字差天共地、包羅萬有,信不信由你!由於不可能作活人實驗,所有類似醫學證據宜小心解讀。

空氣污染因時因地而異,在人口流動的情況下,不容易量度累積污染空氣對健康的損害程度。空氣質素壞的日子死亡率較高,會否只是把非常虛弱的病人死亡稍稍提前?不管提前了多久死亡,數據絕不可靠;再說,醫院多人死,不代表醫生是兇手。同樣道理,注重健康的人普遍較長壽,如果他們會避免在污染嚴重的地方出現,即使空氣質素與健康無關,空氣污染嚴重的地方都會有較高的死亡率。同樣地,估算空氣污染對實際經濟損失也有類似問題。

樓價反映清新空氣價值

近年不少經濟學家採用direct evaluation approach量度清新空氣的價值。理論很簡單,假設有兩個物業面積和間格都相同,唯一不同之處是景觀,望海的單位賣貴一成,高出的一成反映了買家心目中海景的價值。同樣道理,兩個面積和間格都一樣的物業,唯一不同之處是樓價較高的單位座落於空氣較清新的地方,相差的樓價便是買家願意為清新空氣所付的價格。

美國一項研究發現,上世紀的《清潔空氣法例》(Clean Air Act)令總懸浮粒子在一些地區下降了約一成二;同時,這些空氣得到改善地方的樓價,共升值了450億美元,是個大數目【註2】。

清新空氣既然有價,是否足以證明《清潔空氣法例》是好法例?不一定,因為法例同時亦大大地提高了製造業的生產成本。又假設製造業的額外成本低於樓價的升值,是否終於證明了推行《清潔空氣法例》是明智之舉?亦未必,明智與否還要視乎改善空氣質素是否有其他成本較低的方法。

結論是,即使「健康空氣行動」的估算無誤,但如果有更便宜的方法,可達致相同空氣改善效果,100億元仍是花得冤枉的。還有,反正提起樓市,政府多起屏風樓除了可增加樓宇供應以壓抑樓價,亦將降低空氣質素,說不定因此還可以進一步推冧樓市呢!


註2 Chay, Kenneth Y. and Michael Greenstone. "Does Air Quality Matter? Evidence from the Housing Market,"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113(2), April 2005:376-424.

徐家健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