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7, 2013

跨代貧窮與教育


2013年2月22日
曾國平 經濟3.0

香港教育學院早前發表研究報告,分析香港學生入讀大學比率的不均現象。比較1991和2011年的數據,有關研究發現,20年間入讀大學的分布比例有明顯的變化:例如,在2011年,最高10%收入家庭的子女有48%入讀大學,相反,收入只有中位數一半以下(即所謂「貧窮線」)的家庭子女入大學率只有13%;1991年的數字,分別是9%和8%,相差較少。

除了家庭收入,研究亦考慮了居住環境及父親教育程度等,結果亦顯示了類似的不均現象;研究的結論是,跨代貧窮問題愈來愈嚴重。

香港的困境,似乎是富家子弟有書讀飛黃騰達,但窮家子弟冇書讀鬱鬱不得志。

相關性與因果關係

筆者只看過研究的簡報【註】,沒有讀過報告的詳細內容,未能就細節加以評論。根據簡報,研究利用人口普查的部分數據,對象是1991年和2011年的19至20歲青年,樣本逾1.4萬人。

就簡報的內容來說,筆者認為,單憑兩次人口普查數據,未必能得到研究中的一些重要結論。例如,以上提到高收入48%的入學率和低收入13%的入學率,是否代表了收入對入讀大學有重大的影響?若果兩個入學率在1991年的相差較少,是否就代表二十年內收入對進大學比率的影響增強了?

研究只指出了收入和入學率之間的相關性(correlation),但社會應當關注的卻是兩者之間的因果關係(causality)。透過提出這份研究可能忽略了的問題,筆者希望可以引發更多的研究,以找出香港跨代貧窮和教育的關係。

香港的大專學額在二十年之間大幅上升,相比1991年,今天進大學的機會平均要高得多;不過,學額上升的同時,大學學位的質素及認受性亦變得更參差。以往學位選擇較少,僱主對學位的內容也較了解,但今天不少學位卻是「票房毒藥」(如僱主了解不足或課程內容沒有市場價值),「讀完可能等於(慘過)冇讀」。跟1991年比較,在2011年把所有大學學位一視同仁有點不妥當,有點把蘋果和橙加在一起的味道。

一個成本不高的解決方法,是找出數個傳統學系的學生分布進行分析。例如,可只考慮醫科學生的家庭背景,逐年追蹤其變化。醫生有穩定的高收入,一直是頭號「筍工」,其他如律師或會計師等亦如是;若發現醫科學生的家庭背景愈來愈好,個個非富則貴,少見貧苦學生,我們就更有理由相信「教育不均」真有其事。

此外,有關研究把每個因素分開考慮,未必能看見數據的全貌,剛才提到的48%和13%之比,是把每年數據分作高家庭收入和低家庭收入兩組,再看每組的平均入大學率。

同樣道理,要比較單親家庭和雙親家庭,看的是每組的平均入大學率。這個做法的問題,是未能把每項因素的重要性分別顯示出來。

家庭結構的變化,跟家庭收入有明顯關係:單身母親的一份收入,跟一對夫婦的收入比較,平均可能會較低。研究指出,入大學率跟家庭結構和收入有關,但到底是家庭結構重要還是收入重要?跟父親教育程度高低、本地或新移民等其他因素又如何比較?

複迴歸分析或可窺全豹

若先把數據中單親和雙親家庭的子女分開兩組,再看每組裏面家庭收入跟入大學率的關係,即可知道考慮家庭結構後收入和入大學率的關係。若入大學率跟家庭結構的關係重要,但跟收入本身卻沒有關係,我們將發現每組內收入跟入學率的關係將變得非常微弱。

更為方便的做法是,利用所有的數據,作一個複迴歸分析(multiple regression),就能清楚了解每個因素的重要性。

註:www.ied.edu.hk / upload_main /manage / Press %20release %202013/130131%20Educational_Inequality.pdf

曾國平
*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2017-08-16 競爭法實施了近兩年,競委會最近頻頻出擊。繼今年3月就一宗IT界的圍標案援引該條例入稟後,日前競委會再就大廈單位裝修涉嫌合謀定價向10間建築工程公司入稟,指涉案公司在為觀塘某公共屋邨提供裝修服務時涉嫌違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