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10, 2013

百億換車計劃的理財哲學 (《施政報告》中的過百億元環保政策.四之四)


2013年2月5日
徐家健 經濟3.0

特首在《施政報告》中,最大的單一財政承諾是預留100億元資助車主,以淘汰8萬多輛高污染商業柴油車。另一邊廂,環保組織「健康空氣行動」推算柴油車污染帶來的社會成本達103億元,但其中超過九成的所謂「無形經濟損失」,是「斷估」800條人命的價值。

我不是說100億元不應這樣花,更不是說空氣質素不需改善。100億元畢竟是個大數目,可是我看不到有任何可靠的分析支持或否定這個計劃;定下了改善空氣質素的目標,要問採用的方法成本是否最低?要衡量從庫房拿100億元出來資助車主換車劏車是否花得其所,要知道把這100億元公帑用在其他政府項目上,對整體社會是否更有利?長遠來說,庫房水浸只會鼓勵政府亂花錢,所以我們還不得不問每項政策開支為社會帶來的好處,是否高於因高地價政策和現有稅制增添的社會成本?

舊車換現金的理想與現實

溫故知新,2009年奧巴馬政府有見美國經濟急轉直下,於是推近8000億美元刺激經濟方案救市,其中接近30億美元是花在俗稱「舊車換現金」(Cash for Clunkers)的計劃上,一方面能刺激消費,一方面又可節能減排,驟耳聽來是一石二鳥,但實際效果卻是另一回事。

「舊車換現金」的詳情是這樣的:參眾兩院在2009年6月9日和18日相繼通過有關法案,一周後奧巴馬正式簽署。「舊車換現金」計劃在一個月後的7月27日正式生效,然後在8月25日結束;計劃中,把「又舊又食油的老爺車攞去劏」,再換一部慳油的新車,最多可獲4500美元的現金回贈。短短一個月的計劃,深受歡迎,消費者蜂擁換新車去也,一周便把首筆10億美元的撥款花光,政府最後要加碼20億美元埋單,奧巴馬和不少傳媒高呼計劃空前成功。

空前成功的是,政府成功浪費了近30億美元公帑。今天美國債台高築,當然跟政府「洗腳唔抹腳」的理財哲學有關。那刺激經濟的效果又如何呢?看看今天美國差強人意的經濟表現,答案亦有目共睹。但問題來了,不是說過計劃深受歡迎,鼓勵了差不多68萬車主購買更慳油、更環保的新車嗎?

之前提及的800條人命,是不知提前了多少時間死亡;這裏68萬輛新車,卻是清楚地只提前了不足一年的消費。買車是耐用品的投資,車主一般要好幾年才換一次車,他們當然會把握機會慳錢。萬眾期待8月政府大派糖,想買車的你,7月時會考慮等一等吧?

數據顯示,30億美元公帑只輕微改變了車主買車的習慣:8月份的銷量急升,是借來的銷量,政府大派糖過後,9月份汽車銷量大跌,計劃對全年汽車總銷售、就業率及其他經濟數字都沒有顯著影響。30億美元公帑也是借來的政府開支,什麼「財政懸崖」、「債務上限」,最後還是要老實面對。

雖然新車的確比舊車慳油,但由於不少車主只提前了數月換車,計劃對節能減排的貢獻亦大極有限。研究發現,這個30億美元換車計劃的社會成本,不但遠遠超過在減排方面為社會帶來的利益,而相對其他曾被國會否決的減排方案,成本要高得多【註】。

香港有需要100億元換車計劃嗎?

認真回答這個問題,是政府的責任。我沒有充分數據,隔岸觀火,只能與讀者分享我比較熟悉的美國經驗。美國與香港不同的地方固然很多:香港空氣質素比美國差,香港政府的財政狀況比美國好,香港亦沒有本地汽車製造商在政治上推波助瀾。我們是有需要亦有條件改善空氣質素的。

假如我是柴油車車主……

這個100億元計劃出台不久,聽聞遭運輸業強烈反對。引用美國的經驗,計劃未有「深受歡迎」,浪費程度暫且有限。然而,《施政報告》發表後,已有貨櫃運輸業代表建議向車齡18年或以上的柴油車車主增加資助!清新空氣的代價由誰支付,我不好說;但現計劃的最大缺點,是要到三年後才推行。試想吧,本來今天想換車的柴油老爺車車主,知道三年後換車有着數,都會考慮多等數年吧?

換着我,如果資助吸引,我今天就買部不理好壞只要夠「平」的柴油老爺車,說不定三年後會有不錯的回報呢?

註:Li, Shanjun, Joshua Linn, Elisheba Spiller. "Evaluating Cash-for-Clunkers:Program Effects on Auto Sales and the Environment."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 forthcoming.

徐家健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