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1, 2013

海市蜃樓 火中取栗


2013年1月25日
曾國平 經濟3.0

上周三特首梁振英的第一份施政報告,其內容的空洞,跟其競選政綱對比強烈。對施政報告有期待的市民,就像買了戲票看大島渚的《感官世界》,高高興興進了場,才發覺片中的大膽內容統統給刪掉,到關鍵處只見畫面一閃過去。可惜,市民沒有要求「回水」的權利,無論好看不好看,都只能硬着頭皮把戲看完。

不過,從自由市場的觀點看,政府少做少錯,內容空洞可能是好事。除了金融發展局(有空再談),新設一堆莫名其妙的委員會,充其量只會浪費公帑,空談未必會誤了大事。

今天準備跟讀者討論施政報告中的公共房屋政策。公屋本身應否存在等根本問題,皆不在討論之列。梁振英的公共房屋政策,可用八個字形容:「海市蜃樓,火中取栗」。

撇開瑣碎的政策不談,公共房屋政策的兩大方向,一為增加公共房屋供應,一為增加公屋用地。

公屋供應量難捉摸

政府有關公共房屋供應量的說法很難捉摸,數字和時間一直在變。在網上瀏覽了半天,開始搞清楚最新的立場了。讀者還記得去年的施政報告,曾蔭權訂下了在五年內,共有7.5萬公屋單位落成的計劃;梁振英的論調一樣,但變化更多:既「有信心」在五年內(由2013年算起?)增加超過7.5萬公屋單位(即每年平均1.5萬個單位),又揚言其中3.5萬個單位可「提早落成」。

從2018年起的五年,更會增加最少10萬間公屋(即每年平均2萬個單位)。這個十年計劃如果能順利進行,有機會為香港帶來近20萬新公屋,以平均一戶三人計,是助60萬人「安居」的偉大工程!

不過,只要在施政報告當天有留意港股,會觀察到梁特首開腔不久,地產股全線上揚,其中如有因果關係,則市場似乎不把公屋的未來供應放在眼內。

本欄不久前提及,樓價是折現了的未來租金,故此,要影響今天的樓價,不一定要增加今天的房屋供應;只要市場相信未來的供應增加,今天的樓價就會下跌,箇中要點,在「相信」兩字。公屋「十年計劃」的致命傷不在遠水不能救近火,而在無人信!任你政府如何山盟海誓,市民的預期一直聞風不動,樓價持續上升是合理結果。

十年的公屋計劃為何是海市蜃樓?梁特首及其團隊上任半年,負面新聞層出不窮,落台之聲不絕於耳。十年的事,誰說得準?到時人面全非,什麼數字也可拋諸腦後。當年董建華的「八萬五」激起千重浪,今天梁振英的宏願連浪花也沒有,分別之一,在當年的政府仍有一點公信力。

加上政府因時制宜(discretion)的作風,政策是想到一項推出一項,不會以規則(rule)行事;十年內若遇上美國加息,又或香港經濟衰退,樓市有所回落,十年的公屋計劃必然會消失於無形。

覓地建屋障礙重重

更致命的原因是,政府找地方建公屋比從前困難得多。根據房屋署資料【註】,公屋落成量在2004/05年度有近2.5萬個單位,比梁振英所言2018年後的每年2萬伙要高,但落成量自此一直下跌,最近的2011/12年度只有1.1萬個單位。落成量低,原因之一是政府建公屋要比以往面對更多的障礙。根據修訂過的《城市規劃條例》,要改變土地用途,先要花兩個月作公眾諮詢。政府準備在某地建公屋,閣下若是附近業主,當然反對興建。公屋計劃於是一拖再拖,甚至不了了之。

十年的公屋計劃,地從何來?要找出興建近20萬公屋的土地,政府猶如火中取栗,成事的機會小,碰釘子的機會大。


曾國平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