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1, 2013

魚我所欲也 (《施政報告》過百億元的環保政策.四之一)


2013年1月28日
徐家健 經濟3.0

《施政報告》中白紙黑字提到的環保政策,預算開支超過100億元,是大數目。仔細看,有些是「掛羊頭」的,但有些表面上與環保無關的,卻是賣了多年羊肉,市民也不知道。

先談後者。起樓不是「起錨」,當初的口號喊得再響,特首在《施政報告》最終還是要面對現實:「我們考慮土地是否開發,開發後作什麼用途,在過程中如何處理不同的意見和訴求,其實並無兩全其美的選項,只有現實而艱難的抉擇。」

把綠化地帶更改作住宅用途,以及提高發展密度,都是明顯與環保相違背的例子。

保護海洋生態的代價

是的,當民生與環保有衝突時,當中的抉擇的確是「現實而艱難」的。連特首都已醒過來時,港人還有藉口裝睡嗎?

魚,我所欲也;起樓,亦我所欲也。美國的環保法案如「淨水法」(Clean Water Act) 和「瀕危物種法」(Endangered Species Act) ,不但延誤了物業發展,還增加了建築成本。

香港要增加土地供應,除了要符合《城市規劃條例》規定的公眾諮詢外,有時還要過《環境影響評估條例》這一關。

例如填海,《施政報告》就指出:「我們會在盡量減少對環境和海洋生態影響的大前提下,積極於維港以外填海,納入土地儲備。我們會按照第一階段公眾諮詢訂定的填海選址準則,提出可進一步考慮的填海地點,盡快展開第二階段諮詢,並選擇方案進行規劃、環境及工程可行性研究,希望藉此提供總面積約2000至3000公頃的土地。」

兩輪諮詢及三方面的可行性研究,真係想快都幾難。時間就是金錢,加上進行各項可行性研究的費用,以及為減少對環境影響所進行的額外工程和措施的支出,樓點可以唔貴?

保護環境當然是好事,我只希望提醒大家,做好事往往要付出代價。假如香港樓貴與環保條例有關,這是「質」與「量」的取捨,單單剷除了傳說中的「地產霸權」,樓價未必會大幅回落。

5億元本地漁民資助計劃

政府正視環保和住屋之間這個「現實而艱難的抉擇」,是踏出了重要的第一步;但這並不代表問題會自動解決。

關於生態保育,《施政報告》中提及設立5億元的「漁業持續發展基金」,聲稱是用以「協助漁民採用可持續而高增值的運作模式」,並有助「提高整個行業的競爭力」。

根據政府統計數字,2011年,香港約有8500名本地漁民在漁船上工作,漁業產品總值為24億元。

問題來了,用5億元去資助一個每年總值不到25億的行業,很難令人沒有「政治分肥」(pork barrel politics)的聯想 。

市民對海鮮的需求是愈貴愈少食,要避免過度捕魚,惟有是提高海鮮的價格。打正「生態保育」的旗號,基金總不可能用來資助廣大市民吃海鮮餐吧?換句話來說,要保護海洋生態,就是要市民捱貴魚。

但如果愛吃海鮮的廣大市民無法直接受惠於這5億元資助,這個基金是8500名漁民每人分5.9萬元的政治遊戲嗎?怎樣才可以在大灑金錢去「提高整個行業的競爭力」(即增加生產)的同時,又能避免過度捕魚(即減少生產量),這不容易在我懂的價格理論中找到答案。

5億元,據說是會用來資助「漁業持續發展」相關的計劃及研究的。從《施政報告》中煞有介事地指出「政府已禁止在本港水域進行拖網捕撈」,就知道香港漁業政策確實需要計劃及研究。

透過「禁止拖網捕撈」來增加捕魚的生產成本,再把增加了的成本轉嫁到消費者身上來解決過度捕魚的問題,是對社會造成非常多浪費的環保措施。

要知道較合乎經濟原則的做法,不用花5億元的,明天花8元買《信報》,我話你知。

徐家健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