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1, 2013

從「不義之財」到「仗義疏財」的政策 (反對政府派錢的政治經濟學.二之一)


2013年2月25日
徐家健 經濟3.0

近數年的財政預算案有三個有趣現象,其一是財政司司長永遠估錯數,而且錯得很離譜;其二是由於年年估錯、年年有餘,社會要求「派糖」的聲音此起彼落;其三是不少政黨、團體,甚至學者都反對政府「全民派錢」。今天會就第一、二個現象翻翻政府的舊賬。

「不義之財」增政府收入

翻查網上資料,發現回歸以來估錯數並非曾俊華司長的專利。當年的財政司司長曾蔭權和梁錦松亦從未估中,預測與實際數字的差距,亦不比曾司長的小,不同之處是當年有估多也有估少。自唐英年起,預算案預測數字只有比實際數字少。

曾俊華司長青出於藍之處是,除去年外預測數字年年見紅,最終的實際盈餘卻差不多一年比一年多。持續低估政府收入有兩大可能:一是曾俊華司長認為,政府理財要小心駛得萬年船,但後果是被傳媒冠以「估錯數之王」的稱號,不利政府建立誠信;另一個可能是香港的經濟環境改變了,使傳統的預測方法失效。

統計數字指出,政府總收入由1989年的逾800億元,上升至2011年的4300多億元,二十二年間翻了超過4倍;單單在1996至2011年間,政府收入已增加了1倍有多。不過,香港的GDP在二十二年間只增長了3倍多,從1996至2011年,GDP的增長亦只有5成左右。換句話說,回歸的十五年來,政府總收入的增幅遠超經濟增長。回歸後香港的稅制並沒有任何重大改革,錢從何來?

廣大市民關心的薪俸及個人入息稅,自回歸後上升不足7成半,由於升幅不及政府總收入的增幅,其中佔政府總收入的比例於是下跌了超過2個百份點。真正帶動政府總收入上升的是利得稅和印花稅,各增加1倍有餘,地價收入更是飆升達2倍以上。以2011年為例,印花稅、薪俸及個人入息稅、地價收入和利得稅佔政府總收入的比例分別是10.1%、12.9%、19.3%和27.1%。

政府收入來源組合改變本身不是問題,問題在於與樓市、股市表現息息相關的地價收入、印花稅和利得稅,現在竟佔了政府總收入一半有多,再加上政府其他方面的物業及投資收入,使沒有水晶球的政府在過去數年頻頻估錯數。當仇商仇富的人看見這些「不義之財」,要求政府派糖派錢的聲音亦變得理直氣壯。

「仗義疏財」增政府支出

自回歸以來增加了超過1倍的政府收入,究竟花在哪裏?比較1996與2011年的政府總支出,增幅剛剛是1倍,即高於GDP的增長但略遜於政府總收入的升幅。

董建華任特首時曾經說過要十年內實現六成青年上大學,李兆富先生提出的「文憑量化寬鬆」是值得討論的問題;但比較1996與2011年政府對大學的資助金額,回歸前是107億元,十五年後是113億元,基本上是沒有增長;其他教育和衞生服務上的支出,增幅則各有大概8成,但亦低於政府總支出增加的幅度。真正「跑贏大市」的政府資助金開支,是社會福利,上升了接近兩倍。

不過,自曾俊華成為財政司司長後,花費最大的其實是「一次式派糖措施」的非經常開支。以2011年為例,非經常開支接近540億元,超過政府總支出14%,與整體公務員薪俸開支相若。

於是,真正帶動政府總支出上升的是「仗義疏財」的轉移支付(transfer payments),而非傳統的政府購買(government purchases)。

同一筆政府支出,花在轉移支付和政府購買,對整體經濟影響分別可以很大。以美國為例,政府購買是政府要納稅人出錢製造生產,雖然不能保證物有所值,但不少經濟學家相信,這類政府支出對美國經濟造成的浪費有限。轉移支付卻不是生產,美國的派糖方式更往往是變相鼓勵市民不事生產。

特首梁振英曾揚言要放棄積極不干預,政府要適度有為。適度有為會否大幅增加政府購買同時減少「仗義疏財」,兩日後自有分曉。明天與大家分析的是,何解政客唔要全民派錢但要針對性派糖這個鼓勵不事生產的財政政策。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