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1, 2013

要糖唔要錢的屠狗輩和讀書人 (反對政府派錢的政治經濟學.二之二)


2013年2月26日
徐家健 經濟3.0

由於財政預算數字年年估錯、年年有餘,社會要求「財爺派糖」的聲音此起彼落。數據指出,在「萬稅萬稅萬萬稅」下,回歸後導致政府總支出增加的是「仗義疏財」的轉移支付(transfer payments),而非「適度有為」的政府購買(government purchases)。

仗義半從屠狗輩,負心多是讀書人;奇怪的是,不少政黨、團體、甚至學者,都一致反對政府向全民派錢。要糖唔要錢?香港人不是一向信奉「現金最實際」的嗎?

解釋為什麼政客要糖唔要錢之前,先要為中文解解毒。試想你到報攤給「報紙佬」20元買《信報》,他找你12元,你有禮貌地說句「唔該」,然後大家不拖不欠,一單市場交易就此完成。報紙佬年紀再大都不是什麼阿爺,賣報紙是他的職業;要做個真正的公民,除了你爸爸的爸爸,別再亂叫人做阿爺。報紙佬給你12大元亦不是什麼派錢,是找錢;經常找少錢的「報紙佬」,不是理財審慎,是搵你笨,他找足錢給你時亦毋須謝主隆恩。

反對政府向全民派錢的人,主要有以下三個論據:

反對一:無功不受祿

樂壇天后說:「退稅比派錢好及公平一點,因為退稅是回饋有付出交稅的市民。」

報紙佬找錢跟政府退稅不同之處,是最終稅收負擔(tax burden)由誰來找數是個非常複雜的問題,不是薪俸稅歸打工仔、利得稅歸大財團、印花稅歸各路炒家那麼簡單。港人如沒有選擇性失憶,應該還記得有「高地價政策」這回事,高地價的後果是高樓價、高租金,我們會認為,最終負擔高地價的人是地產商嗎?如果政府加差餉物業稅,業主豈會不加租?同樣道理,真正負擔BSD和SSD等印花稅的是炒家還是用家?都是屬於經濟學中稅負歸宿(tax incidence)的大學問,不是天后隨便說說便算的。

更何況,以2011年為例,印花稅佔政府總收入10.1%,比例僅比薪俸及個人入息稅低少於3個百分點。地價收入和利得稅佔的比例更高,分別佔19.3%和27.1%。庫房水浸,水源正是從商家、炒家抽取的「不義之財」而來的。要回饋有付出交稅的市民,為什麼只退薪俸稅而不退印花稅和利得稅?

反對二:缺乏針對性

多個政黨和團體反對全民派錢,原因是他們認為派錢是懶惰政府不負責任的做法,而正確的做法是制訂有針對性的紓困措施。

利益集團在尋租

首先,針對性派糖可以把政府有限的資源集中地派給一部分人,代表不同界別的政黨自然可以向他們的選民「宣布爭取派糖成功」;其次,賣糖的當然想政府派糖唔派錢:社福界希望加社福經常性開支,社工自然有工開;稅務學會建議調高可扣稅慈善捐款上限、增加供養父母免稅額、為購買醫保及退休基金者提供稅務寬免,稅制愈複雜,稅務司生意愈好;有學者提出設立財政穩定基金,政府聘請學者研究基金的運作當然合情合理──我都是學者,知道減低政府收入波動的方法多的是,當然亦歡迎政府出錢向我尋求專業意見。

反對三:欠長遠規劃

另一個反對派錢派糖的理由是認為這些一次式的措施過於短視。政客是很矛盾的東西:一方面高呼政府無能,一方面又大叫政府要勇於承擔;一方面稱讚選民眼睛雪亮,一方面又反對還富於民,讓市民長遠規劃自己的將來。要無能的政府代替眼睛雪亮的市民來勇於承擔,是想靠害港人嗎?學者有時亦會一起矛盾起來:一方面批評政府「不是無錢用,而是不懂如何用」,一方面又建議政府成立什麼基金。假如我不懂理財,把錢從我的左袋搬到右袋是無濟於事的。同樣道理,單單把公帑放在不同基金,就會令政府突然學懂如何運用嗎?

現實是,利益集團都在尋租,但派錢難保長派長有。要政府長遠規劃,就是尋租者要政府透過難以逆轉的政策,保障利益得以制度化而恆久持續。

全民派錢的適當時機
政府「有料到」可考慮適度有為,把公帑用在適當的政府消費及投資上,這些開支不是因為庫房一時水浸才花的。無奈政治現實是長遠的大政做不成,在財政錄得盈餘下,唯有透過轉移支付還富於民。

要避過針對性派糖帶來的尋租活動與市場扭曲,一刀切的全民派錢不失為一個有效的短期措施。長遠來看,政府要認真研究現有稅制,避免過分依賴不穩定的收入。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2017-06-23 傳媒、KOL以至政府官員都喜歡引用堅尼系數。這是個看似簡單但其實不易明白的指數。讓我簡單解釋一下,該系數的數值是在0至1之間,0代表收入分布絕對平均,1則代表收入完全集中在極小數的人手上。指數看似簡單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