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12, 2013

再談取消印花稅 (財政預算案兩大啟示.二之一)


2013年3月11日
徐家健 經濟3.0

有關財政預算案的種種爭論,差不多曲終人散。派糖是一年一度的措施,傳媒的討論不容易持久;而印花稅政府卻天天在抽,派糖或派錢的爭議,正正源於大上大落的印花稅和賣地收入,這不只關係到炒家,更與整體樓市和政府收入息息相關。

茲事體大,問題又涉及多個複雜但重要的經濟概念,額外印花稅(SSD)和買家印花稅(BSD)等新增印花稅,我第一天就反對,今天嘗試有系統地解釋一下取消印花稅的論據。

收入不及薪俸稅穩定

在香港買賣股票和物業一律要繳付印花稅。由於股票和樓宇等資產買賣活動一般較其他實體經濟周期來得波動,港府印花稅收入由2002年的75億元,激增至剛公布的430億元,十年間差不多翻了五番──相比十年前,你的入息又增加了多少?

面對庫房水浸,雷鼎鳴教授建議政府可考慮取消今年稅收總額與財政盈餘接近的薪俸稅。科技大學出身的我,知道老師是喜歡與學生過兩招的。我們都明白取消薪俸稅或印花稅在政治上難過登天,尤其是現屆政府更視印花稅為管理樓宇需求的高招。不過,撇開政治考慮,如果要穩定稅收,取消的應該是薪俸稅還是印花稅呢?

過去二十多年來,薪俸稅收入一直比印花稅收入穩定。回歸時,薪俸稅收入與印花稅收入相若,但其後五年印花稅收入大跌,到回歸十周年時,兩稅收入才再度平手;之後遇上環球金融風暴,印花稅收入繼續大上大落,薪俸稅收入卻穩步上升【圖1】。於是,扣除印花稅後的政府財政總收支,比扣除薪俸稅後的穩定;更重要的是,當經濟不景時,由於印花稅收入的跌幅較薪俸稅的大得多,扣除印花稅收入後的財赤,永遠比扣除薪俸稅後的小【圖2】。

回歸十五年間,扣除薪俸稅收入後的總財赤逾2200億元;即使扣除所有印花稅,總財赤卻只有700多億元。減稅導致財赤可怕嗎?不要忘記,政府自2007年開始派糖派了超過1700億元,取消印花稅便沒有必要派糖,歷史的經驗是,儘管遇上兩次金融風暴加上沙士,香港政府即使沒有印花稅,要做到收支平衡還是綽綽有餘的。如果保留股票交易印花稅,盈餘只會更多;但取消薪俸稅,卻將對政府財政造成較大壓力。

阻礙勞動力自由流動

雷教授認為,取消薪俸稅有助吸引外來投資與人才,對香港經濟及政府收入都十分有利,這一點我沒有理由反對;但我相信取消印花稅,同樣可以給外界一個「香港財政穩健、投資環境優越」的訊息。還有,取消印花稅帶來的直接經濟效益,是市場可以保證樓房將落在最適當的業主手上──以英國為例,類似香港的印花稅不但減少雙贏的樓宇成交,亦增加為了轉工而要搬家的工人賣屋成本,阻礙了勞動力在就業市場自由流動。

財富分配的影響又如何?取消薪俸稅,中產以上的市民獲益應該較多。取消印花稅,受益的不單是業主;雖然印花稅表面上是由買家支付,但印花稅影響樓價,免除印花稅是買家還是賣家得益,是經濟學中稅負歸宿(tax incidence)的學問。可以肯定的是,高印花稅長遠看只會使租金上升,取消印花稅最終得益的會是所有住私樓的業主和租客。

說過了,租金比樓價穩定。根據差餉物業估價署數字,2012年的租金較1999年上升了四成左右,但同期的樓價已翻了一番。更重要的是,好市時樓價高兼交投旺,但樓房租金即使在沒有物業成交下,都不會是零。同樣道理,即使政府停止賣地,差餉和物業稅仍會陸續有來。要向房屋徵稅來增加庫房收入,差餉和物業稅都比印花稅或賣地收入穩定,但香港政府卻偏偏依賴大上大落的後者,作為主要收入來源。

稅制改革是大題目,取消薪俸稅打工仔當然歡迎,取消印花稅同時一致地向自住及單位業主徵收物業稅,原則上是既有效率又公平的做法。奈何,取消印花稅卻可能被批評為「益炒家」,租客亦不易察覺印花稅對他們的影響。

我不懷疑老師對香港政治局限的認識比我深,可能這個原因,取消印花稅的建議不提也罷。但說到漠視政治局限,我始終及不上一些獨立經濟學者,在庫房水浸時還嚷着政府要推出新稅種和擴闊稅基來增加政府的穩定收入,我服了。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