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5, 2013

財政預算的維穩和基金 (令人羨慕的困境?.二之二)


2013年3月5日
徐家健 經濟3.0

上周「給報紙佬20元買《信報》」故事的結局,是他只找你5元,並說為你留起7元搞了多個不同名堂的雜誌基金,但報紙佬提醒你下次買《信報》時,還是要俾錢的。

最新年度的預算案就是這麼簡單。去年預期有34億元財赤,實際卻是649億元盈餘,於是「無端端」多了近700億元。退稅、退差餉,加上電費、綜援、公屋租金補貼用了約300億元;餘下的400多億元,關愛基金與僱員再培訓局的基金各注資150億元,環境及自然保育基金和語文基金又各50億元。

關愛基金每年花十多億元懲罰貧窮、獎勵更貧窮,撇開其中引致的「隱性稅」(implicit tax)不談,有需要一次式注資150億元嗎?更大的問題是,僱員再培訓成效如何?我熟悉美國類似的培訓計劃,只造成極大浪費。其他基金將怎樣花、什麼時候花都通通沒有解釋。其中比較具體的計劃,是成立一個近5億元的獎學金,每年資助20位本地學生到海外大學留學──資助20位學生的計劃也放在預算案,我都懶得評論了。

研究生與基金佬

記得施政報告在個多月前發表後,有傳媒譏諷梁特首是一位「研究生」;財政預算案上周公布,相信「基金佬」曾司長是當之無愧了。

政府的經常開支一向是頗穩定的,過去數年大上大落的是非經常開支【圖】。最新預算案中沒有大幅增加經常開支,算是秉承了審慎理財的優良傳統;問題是政府收入不穩,穩定的開支和收支平衡是不能並存的。今次政府的做法是把一部分盈餘以非經常開支回饋市民,這是真正的支出;大部分盈餘則注資至各個基金,這並不是真正的支出。

將財政盈餘注資不同基金,表面上只是政府把公帑放在左袋或右袋的手段,避免財政儲備過剩,但實際上這些基金不受立法機構直接監管,把儲備化整為零,更可能減少整體儲備的利息收入,這都是以設立基金來「做靚盤數」的代價。

政府收入要維穩

昨文提到政府收入不穩帶來的困境,即使審慎理財的政府抵得住利益集團的種種尋租要求,在維持收支平衡的原則下,政府開支難免大上大落,不利民生,香港的新趨勢是把「財政預算案」變成「基金預算案」。

另外,上周同欄的天卓亦為大家分析了政府頻頻估錯數的原因,發現個人入息稅和薪俸稅的預測誤差最少,利得稅的預測誤差亦有限,地價收入的預測失誤是入息稅預測失誤的一倍,而估錯得最離譜的是印花稅;結論是,政府收入預測的失誤,一大部分是源自難測的樓市。

既然印花稅是曾司長估錯數的罪魁禍首,香港庫房近年又水浸,我們真的有需要抽印花稅嗎?歷史上,印花稅的存在是由於買賣交易容易監察,於是成了政府增加收入的方便之門;但這個行政成本低的誘因,在現代社會已不再重要。經濟學上,印花稅只會增加買樓的成本和減低賣樓的收入,後果是減少交易而增加資源錯配的可能。

再看數據,回歸以來,印花稅收入最少的是2002/03年度,只有75億元;但剛公布的上一個財政年度的數字是430億元,比預期多出60億元。取消印花稅,不但有助減低總收入預測的誤差,同時亦將減低政府總收入的波動。無奈,近年政府背道而馳,不斷以新印花稅干預樓市。

以加稅的方式協助市民置業的經濟理論我不懂,從層出不窮的印花稅新招看到的是,政府根本不清楚印花稅對樓市的影響,複雜無比的印花稅只會令政府對收入的預測愈估愈錯。

地價收入是加劇政府收入不穩的「幫凶」。地價高樓價是不能便宜的,與其要向房屋徵稅,何不乾脆提高物業稅?香港自住物業是不用交物業稅的,差餉近數年亦是「可免則免」,但租金比樓價穩定,不是天大秘密。透過高地價向新建樓宇間接徵稅,只會擴大政府收入的波幅。

要詳細分析現有稅制的種種問題,罄竹難書。我簡單的建議是,政府要減低對不穩定稅收來源的依賴,再研究一下近年收入增加,是經濟周期的短暫現象,還是結構性改變的結果。但不管結論如何,印花稅的新招對穩定政府收入和整體樓市,百害而無一利。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