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3, 2013

政府使錢很浪費 全民派錢更實際


2013年2月27日
梁天卓 經濟3.0

今天是一年一度財爺公布財政預算案的大日子,相信大家和筆者一樣抱持拭目以待的心情,看政府在庫房「水浸」下,有什麼紓解民困的措施。在各項可能推出的措施中,又以政府會否繼2011/12年度後,再向市民「派錢」最令人關心。

觀乎政府最近的口風,派錢的可能性不大,原因是當年派錢是為了挽回不斷下跌的政府民望,可是政策出籠後,批評卻此起彼落,很多人認為不論貧富都派6000元這政策「不公平」。對有錢人來說,6000元只是錦上添花,極其量只夠買半個LV手袋或去一趟日本旅行,但對「N無」的窮人來說,6000元卻也是杯水車薪,在目前高樓價下可能連一個月的租金也不夠支付。批評者認為,政府應該作針對性的紓困措施,扶助如N無窮人等的有需要人士。

政府「好心做壞事」

不過,什麼是「公平」的政策,這些政策對誰「公平」,對誰「不公平」,很難有一個所有人認同的客觀準則。結果,那所謂「公平」的財富再分配政策,淪落為社會上各利益集團尋租角力的平台,本欄另一位作者徐家健兄在周一便曾為此撰文。

庫房「水浸」,很多人認為政府應多用以紓解民困,問題是錢應該如何用才恰當?政府當然可以選擇派錢,就如兩年前那樣每人一律派6000元。政府亦可以送禮,禮物可以分兩種,一種是可以送、應該送的,一般是市場不能提供的物品,例如馬路和鐵路等的基礎建設的投資;另一種則可免則免,那是一些市場有替代品的物品,例如幫人置業的低息或免息貸款、令退休人士可安享晚年的全民退休保障,或可為年輕人提供技能培訓的臨時職位。

為什麼政府不應送一些市場能提供替代品的禮物呢?雖然這些禮物往往帶着善意,但是政府往往「好心做壞事」。當年的低息貸款令多少市民變了「負資產」?全民退休保障能確保二十、三十年後政府的庫房不「爆煲」,不會令將來的香港變成今天的歐洲嗎?沙士前後的逾11000個臨時職位,真的幫助了那班年輕人的長遠就業嗎?

政府「好心做壞事」的原因有很多,其中又以誘因最重要。只要是政府使錢,負責決策的官員都不是在用自己荷包內的錢,不是說當官的都不理百姓死活,但慷他人之慨,始終不及「使自己錢」來得小心。

「好心做壞事」的另一個原因是,政府這些善意的禮物,往往未能合收禮者的意。筆者在數月前曾在本欄發表了一篇題為〈送禮很浪費 人情最實際〉的文章,文中提到美國人在聖誕節時很喜歡互相送禮,但送禮之人不是收禮者肚裏的那條蟲,對收禮之人的喜好只能「估估下」,結果是阿爺送了一部價值6000元的iPad給乖孫,但乖孫卻是「反蘋果大聯盟」的召集人,認為iPad只值1000元,送禮因而帶來5000元的浪費。

慷慨送禮帶來浪費

我們可以把很多紓解民困的措施理解為政府送給市民的iPad,當然,不是每個市民都是「反蘋果大聯盟」召集人,但有多少人認為iPad值6000呢元?在〈送禮〉一文中,筆者提到單單在2007年,美國人在聖誕節互相送禮帶來的浪費高達85億美元。不難想像,香港政府慷慨送禮帶來的浪費,數目亦相當驚人。

要減少浪費的方法很簡單,政府不用這麼間接花6000元買iPad送給市民,直接把6000元給予市民便可。現金到手後,精明的市民自然會根據自己的需要來消費,喜歡蘋果的可以買iPad,不喜歡蘋果的可以買Samsung Galaxy Tab,有小朋友的可以把現金放到孩子的教育基金,喜歡浪漫的亦可花6000元燒煙花,哄哄女朋友,各得其所,浪費就不會出現。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