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22, 2013

中國有能力改善空氣質素嗎? (獨裁國家的資源與環境經濟學.二之二)


2013年3月19日
徐家健 經濟3.0

委內瑞拉的赤貧人口比例,由1999年的23.4%下降至2011年的8.5%被大做文章,一些左翼人士稱查韋斯是拉美羅賓漢。說過了,委內瑞拉的經濟跟油價息息相關,沒有豐富石油資源的中國又如何?根據世界銀行的資料,中國每天收入在2美元以下的人口比例,從上世紀八十年代初近98%,大幅下跌至近年不足30%【圖1】。中國人口差不多是委內瑞拉的50倍,不得不承認,過去數十年全球最大規模的脫貧計劃,不是查韋斯領導的社會主義革命,而是因為查韋斯崇拜的毛澤東身故之後引發的中國經濟改革開放。

中國成為世界工廠,但石油資源不多,惟有依靠以煤發電。多年來令數以億計人民脫貧的代價,是對自然環境的破壞。今天的北京空氣已是污名遠播。被西方傳媒形容為獨裁者的查韋斯,憑着他的個人意志和能力,成功「整頓」委內瑞拉的石油業;只有煤礦卻沒有民主的中國,又怎樣處理環保問題呢?

環境顧志耐曲線的希望

諾貝爾獎得主顧志耐(Simon Kuznets)除了發明GDP的計算方法,多年前還提出了一個名為顧志耐曲線(Kuznets Curve)的假說:隨着經濟發展,收入不均現象將先升後回落;研究環境經濟學的學者受到顧志耐的啟發,認為環境污染亦將隨經濟發展先升後跌,經濟學上稱之為環境顧志耐曲線假說【圖2】。

解釋環境污染先升後回落的理據不少:需求方面,如果優美的環境是奢侈品,隨着國民收入持續上升,對清新空氣及潔淨環境的需求亦將相應增加;供應方面,由農轉工的發展過程最初是會破壞環境,但污染較低的服務業將逐漸取代部分工業,污染亦將隨生產技術及科技的進步而得以改善,環境污染於是逐漸減少。

今天學界對環境顧志耐曲線的假說仍有不少爭議,但從英國倫敦上世紀初因大量燒煤而被冠以霧都的污名,到世紀中空氣質素開始有所改善的歷史進程,我們惟有希望類似的情況最終將隨着中國經濟增長而歷史重演。

倫敦能北京也能?

除了收入,不少學者還相信政治制度愈民主,環保工作愈完善;議會制的民主國家又會比總統制的民主國家注重環保。另一方面,獨裁國家對天災的處理效率亦不及民主國家,於是,不用對人民負責的政府,一般需要較長時間解決環境污染問題。在自然環境得到改善前,天災將對人民亦有較大影響。

中國還未有議會制民主,經濟增長與民主發展的因果關係亦未有定案,但與獨裁政府談環保問題,也不一定是對牛彈琴。還記得2008年北京奧運嗎?北京奧運的投資花費,與去年的倫敦奧運比較有過之而無不及。為履行綠色奧運的承諾,北京除了投資基建,1998至2007年間在改善自然環境方面的花費估計超過1000億元;其中包括改造數以千計的燃煤鍋爐、停止在一些工地施工、限制甚至禁止企業帶污染的生產、禁止高污染排放的車輛在市內行駛,以及採納更嚴格的汽車廢氣排放標準等。

成效如何?我認識的兩位經濟學家的研究指出,這些環保措施在奧運期間大大改善了北京的空氣質素,空氣污染指數足足下降了三成。無奈的是,北京的藍天白雲是短暫的,奧運結束的一年後,空氣質素六成的改善已告消失【註】。最近傳媒報道,今天北京的空氣質素,甚至可能比奧運前更差。

是的,企業國有化、充公外資、數年間花過千億元搞環保及投資萬億元搞基建等,都不容易在民主國家發生。歷史證明,中國是有能力短期改善空氣質素的。要持續改善自然環境,卻要看北京的政治決心了。

註 Chen, Yuyu, Ginger Zhe Jin, Naresh Kumar, and Guang Shi. The Promise of Beijing︰ Evaluating the Impact of the 2008 Olympic Games on Air Quality, NBER Working Papers 16907, March 2011.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