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8, 2013

政府可以怎樣扶貧?


2013年3月6日
梁天卓 經濟3.0

上周財爺宣讀財政預算案後,坊間立即噓聲四起,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很多人認為政府的扶貧力度不夠大。跟過往幾年一樣,財爺並沒有因為政府坐擁龐大的儲備而大幅調升社會褔利等的經常性開支;相反,他只在多方面進行一些一次式的「派糖」。

這種一次式「派糖」可以有效地扶貧嗎?筆者認為成效有限,原因有好幾方面。

首先,這種送禮式的派糖經濟效益很低,正如本欄(包括筆者在內的)三位作者在上周分別在此撰文指出,直接派錢比間接的派糖來得實際。

另外,即使政府改變初衷,把「派糖」改為直接派錢,每位成年的香港人都可以獲派6000元,但這對很多低下階層來說,都只是杯水車薪,對他們長遠脫貧起不了多少作用。

那麼我們的政府又可以怎樣規劃一些長遠性的扶貧措施,提升社會的流動性,增加低下階層脫貧的機會?

坊間及很多政黨認為,政府現在坐擁龐大儲備,絕對有能力推行所謂的「全民退休保障」,但正如筆者曾在本欄指出,未來老年人口劇增,將令政府在社會褔利方面的開支愈來愈大,最終可能令政府入不敷支。

筆者用統計處的人口推算數據,估計在2041年,政府每年單單在「特惠生果金」這個過渡到「全民退休保障」的措施的支出便會超過460億元,在勞動人口不斷下降情況下,政府到時能否堅持量入為出的原則實在頗成疑問。

提高教育方面支出

如果政府「漠視民意」,堅持不推行「全民退休保障」,政府還可以怎樣扶助基層,為低下階層脫貧呢?筆者認為,政府最少可以從兩方面入手。

首先,可提高教育方面的支出。根據資料顯示,政府對大學的資助金額並沒有提升,回歸前是107億元,2011年是113億元。眾所周知,知識是脫貧的最佳方法,尤其是現今世代的科技日新月異,低技術勞工收入相對只會愈來愈低。

美國很多研究都指出,擁有大學學歷與高中程度的勞工的收入差距不小,而這個收入差距更有愈來愈大的趨勢(財爺不是沒有關注教育方面的開支,他在預算案便提到會注資4.8億元,設立獎學金每年資助20名本地學生往外地升學,但能受惠的人數有限,扶貧作用成疑)。

除了加大教育方面的開支之外,政府亦可從稅制方面入手。現在本港薪俸稅的稅制十分簡單,由於當中有一點累進的性質,其實已有一點扶貧的作用。

舉個例,目前薪俸稅的基本免稅額是12萬元,即是說月入1萬元以下的低收入人士都不用交稅,減低了低收入人士的負擔;如果政府想再加大稅制的扶貧作用,它可以考慮已故經濟學泰斗佛利民提出的負入息稅,對低收入人士進行一些金錢補貼。

可推「多勞多補貼」

我們政府可以借鏡美國類似的措施,它稱之為Earned Income Tax Credit(EITC),筆者數月前亦在本欄為各讀者介紹過。

EITC有兩個特點:一,它能直接扶助低收入人士,不會像最低工資般「殺錯良民」,令一部分人失業,以及令商家將上漲了的成本轉嫁給消費者;二、EITC的補助有一部分是隨收入增加而增加的,值得注意的是,零收入人士是沒有補助,大量研究指出,這種「多勞多補貼」的機制是能提高低收入人士自力更生的誘因。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