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28, 2013

非誠勿擾與中國超高儲蓄率


2013年3月27日
梁天卓 經濟3.0

現今男女遲婚現象愈來愈普遍。根據香港人口普查的數據顯示,愈來愈多的青年、甚至中年男女從未結婚【表1】:20歲至30歲而又未婚的比率由2001年的75%,大幅上升至2011年的接近90%,其中以女性的未婚比率升幅比較高,由2001年的69%,上升至2011年的87%。當然,30多歲才結婚的大有人在,但是30歲至40歲未婚人口的比率在這十年亦有大幅上升的趨勢,在2001年,只有大概三成左右的30至40歲人士從未結婚,但是這未婚比率在2011年已大幅上升至超過四成。

十個30多歲的人中,有四個還未結婚,這是一個相當低的數字。當然,當中有一部份是享受獨身,但相信其中有很多卻在苦惱為何緣份遲遲不降臨在他或她的身上,為何他總是遇不上他的夢中情人,她又總是碰不到她的Mr. Right。大量「心急男女」的出現,令香港的「相睇」服務大受歡迎,連帶令一些相睇節目亦很容易成為話題,去年無綫的《盛女愛作戰》便是一例。

一孩政策與終生幸福

男女遲婚不是香港的獨有現象,內地的年青男女似乎比香港更着急,江蘇衛視的皇牌相睇節目《非誠勿擾》自2010年開播以來,收視一直在內地各個衛星電視節目中名列前茅。

內地的相睇節目比在香港更受歡迎是一個有趣的現象,其中一個可能性是源於一孩政策。我在上周提到一孩政策令父母在獨生子女身上投放大量資源,以確保他們成績優秀。其實,除此之外,一孩政策亦令父母異常緊張子女的終生幸福,很多時候,當獨子還是20出頭,大學剛畢業,只要他還未拍拖,父母便會立刻替他作媒,四處打探好女孩的芳蹤,以確保獨子能及時找到好媳婦。

除了替獨生子女作媒之外,父母還很捨得花錢在子女的終生幸福上。在中國的傳統習俗裏,結婚時男方需要向女方付禮金,很多獨生子的父母因此會在獨生子娶媳前非常節儉,以應付女家的禮金要求。

男多女少與儲蓄誘因

哥倫比亞大學的魏尚進教授和國際食品政策研究所的張曉波教授曾對此作出研究【註】,他們發現子女的成長和未來是父母儲蓄的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其中接近8成的父母表示,子女教育是他們儲蓄的一個重要原因;另外,有3成獨生子的父母因為要應付娶媳婦的禮金而儲蓄,而不需付禮金的獨生女家庭中,只有不足2成的父母因為子女將來結婚的花費而儲蓄【表2】。

獨生子父母儲蓄的誘因比獨生女父母高,其實不足為奇,魏教授和張教授的研究有趣之處是,他們發現一孩政策推高了獨生子父母的儲蓄誘因,間接解釋了中國近二十年來的超高儲蓄率。他們的推論是這樣的:中國傳統重男輕女,科技的發達令很多父母在懷孕初期便知道胎兒的性別,一孩政策的實施令很多BB女的父母選擇墮胎,最終令內地的男多女少 (根據《維基百科》資料,中國的男女比例為1.13,即是每100名女性便有113名男性,在全球名列首位)。當這些獨生子女長大成人後,獨生子泛濫變相令獨生女更有市場,獨生子的父母亦因而需要更節儉,付出更多禮金才能「打動」好媳婦的父母。魏教授和張教授認為,一孩政策引致的男女失衡可以解釋大部分中國近二十年的家庭儲蓄率的上升!

男女失衡是否能解釋大部分中國的高儲蓄率在學界仍有爭議,例如很多國家如歐洲的格魯吉亞的男女比率亦很高(1.11),接近中國的1.13,但當地的儲蓄率非常低,只有大概10%,遠低於中國的50%,因此,很多經濟學者對一孩政策是否可以解釋大部分中國奇高的家庭儲蓄率十分存疑。

不過,假如魏教授和張教授的結論可信,將來中央取消一孩政策,可能令內地的儲蓄率大幅下降,對內地、香港,甚至全球經濟都有重大的影響。

註 Wei, Shang-Jin and Xiaobo Zhang (2011): "The Competitive Saving Motive: Evidence from Rising Sex Ratio and Saving Rates in China,"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119(3), pp. 511-564.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