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10, 2013

從市場角度看獨裁政治


2013年4月2日
徐家健 經濟3.0

兩周前同欄的國平弟曾介紹奧遜教授的「惡匪理論」,解釋為何在芸芸惡匪之中,只有囤地而掠的「固匪」會因為有利可圖而投資公共設施;因此,獨裁而千秋萬世的固匪,比同樣是只為個人利益但掠無定所的「流匪」,較具「包容利益」,更能為社會提供一個理想的生產環境。

不容易為獨裁政治下一個客觀而又沒有爭議的定義,但不少人認為獨裁就是非民主,民主政治要有普選,而真普選人民要有投票權與被選權。

惡匪理論的失誤

「惡匪理論」的含意是,當人民沒有普選保障的投票權,千秋萬世的獨裁者反而會因為「包容利益」而不致完全漠視民意;然而,如果「惡匪理論」是對的,在沒有真民主的前提下,我們應該退而求其次,期望執政者透過維穩千秋萬世,來包容我們的利益嗎?

我是研究工業組織與競爭行為出身的,十多年前在科技大學時曾發表兩篇比較不同拍賣方式在不同市場結構的理論文章;到芝大念研究院,受了多位老師的影響,試圖把一些工業組織理論發展出的概念,應用到政治經濟學上,其中一個重要的概念是「入行門檻」(entry barriers),這與今天香港吵得熱烘烘的普選定義有莫大關係。

先說說一些傳統工業組織理論的背景。在經濟學上曾大行其道的「結構-行為-表現」分析架構(Structure-Conduct-Performance Paradigm)認為,市場結構影響競爭行為,而競爭行為又影響經營表現,於是市場結構最終決定消費者利益和市場效率。

一個簡單的說明是,當市場上某行業被「霸權」壟斷,在沒有競爭的約束下,「霸權」便會為了「賺到盡」而剝削消費者及扭曲市場。這一套傳統理論不但影響到政府對一些自然壟斷行業(如公用事業)的種種監管,亦為反壟斷法提供了一個理論分析基礎。類似的邏輯如應用在國家管治上,政府是提供公共服務的生產商,獨裁者壟斷政治,獨裁者愈千秋萬世、市民就會愈被剝削?從市場角度看獨裁政治,豈不是牴觸了奧遜教授的「惡匪理論」?

實情是,傳統的工業組織理論和奧遜教授的「惡匪理論」都漠視了市場的壟斷或固匪的囤地而掠本身都必有其原因,什麼什麼「霸權」能夠壟斷市場,可以是由政府的管制一手造成;而在市場競爭下一枝獨秀的,亦可以是產品有過人之處,贏得顧客青睞。一個是政府造就的霸權,一個是深受歡迎而雄霸市場,前者的消費者遭殃,後者卻往往為社會帶來更平、更靚的產品。同樣道理,有選擇的話,惡匪會寧願當流匪而不當固匪嗎?

獨裁政治的經濟理論

惡匪要跟其他惡匪競爭,能夠囤地而掠的,可能是在勇武鬥爭之中惡匪把其他對手殺下馬來,亦可能是惡匪不惡,相反是個受人民愛戴的仁慈獨裁者(benevolent dictator)。

我與芝大老師莫里根(Casey Mulligan)有這樣一套以「入行門檻」概念分析政治的理論:維穩打壓提高了挑戰執政者的「入行門檻」,但維穩是有成本的,而面對民望高的獨裁者,挑戰者亦會知難而退,因此,獨裁者一般希望得到人民支持,以減少維穩開支。維穩成本愈高,執政者愈願意當個仁慈的獨裁者,結果是與奧遜的「惡匪理論」恰好相反,「包容利益」是獨裁者為爭取人民支持來長治久安的「因」,而非「惡匪理論」中固匪囤地而掠的「果」。不過,當維穩成本下降,獨裁者便不再仁慈,而且還會加大打壓異己的力度,好讓政權千秋萬世【註】。

歷史上,企業成功透過研發受歡迎產品而一度壟斷市場的情況比比皆是,微軟曾經是個好例子吧?仁慈的獨裁者可能亦曾存在過,但更多的證據顯示,當管治只能依靠維穩打壓的時候,千秋萬世的固匪不一定有「包容利益」的操守。
當競選香港特首的入場門檻不斷提高,特首對港人的利益又可以有多少包容呢?

註 Mulligan Casey and Kevin Tsui. "Economic Foundation of Political Monopoly." University of Chicago, Manuscript, 2013.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