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10, 2013

怎一個仇字了得 (仇恨的政治經濟學.二之一)


2013年4月8日

多年間社會怨氣積聚,近來逐漸演化為階級族群仇恨。今天先不談時事,只介紹一篇分析仇恨的經濟文章,歡迎各界人士對號入座。

毛主席說得好:「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那麼,仇恨從可而來?是的,仇恨是人類的一種原始本性,有其生物演化根源,與經濟學無關。

挑動仇恨言論有供有求

不過,芝大的價格理論傳統是這樣的:我們雖然解釋不了為什麼有人認為榴槤飄香,有人卻對水果之王避之則吉;經濟學能解釋到的是,當榴槤的價格暴升,不管你個人喜歡榴槤與否,市場對榴槤的需求量將自然減少。歷史證明,仇恨從來不是單單由先天基因決定,仇恨從來都是隨時間和社會環境改變:香港的仇富風氣如是,中共的反右運動如是,歐洲的反猶太主義如是,美國的種族歧視如是,中東國家的反美情緒亦如是──分析這些仇恨與其相關的歧視行為怎樣因時因地改變,就是經濟學的問題。

仇恨沒有市場交易,挑動仇恨的言論卻是有供有求,這些言論或報道,可以是斷章取義,亦可以是以偏概全,有時更不一定是基於事實。

十年前左右,不少伊斯蘭國家爆發了大規模的反美浪潮,芝大師兄Edward Glaeser於是在一份頂級的經濟學報發表了一篇名為「仇恨的政治經濟」的文章【註】。Glaeser承襲了芝大的價格理論傳統,認為在供應方面,有政客為了政治目的而散播煽動仇恨的言論。由於公共政策一般都影響社會的收入分配,任何政策的推行都有贏家亦有輸家,因此不難明白,主張均富的左翼政客憎人富貴,而思想保守的右傾政客就厭人貧窮。

另一方面,除了政治利益,仇恨言論的需求還要建基於一些對真相興趣不大的群眾;當真相對群眾的影響愈少,加上尋找真相的成本愈高,群眾就愈容易相信煽動仇恨的言論。

自私的政客,加上無知的群眾,在資訊不足的情況下造就了仇恨言論的散播,特別是當政客要推銷一些要犧牲少數族群利益的政策,而大眾又對這少數族群認知不多,挑動仇恨的言論便有供有求。Glaeser的理論中一個重要含意是,當少數族群與大眾之間的收入差距愈大,改變收入分配的公共政策能發揮的影響也就愈大,煽動對少數族群的仇恨言論,亦將更易散播。

美種族仇恨與民粹主義運動

說過了,仇恨因時因地改變。美國白人對黑人的仇恨在南北戰爭前並不明顯,到內戰結束後,種族之間的仇恨隨着各種歧視黑人的種族隔離措施而蔓延,惡名昭彰的三K黨亦是在這個時代發展起來的,種族仇恨要到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才有改善。以有關黑人涉及的謀殺和強姦為例:相關的言論和報道在內戰結束後不斷增加,直至20世紀初才逐漸回落。

這個種族仇恨的起落背後一個重要的政治經濟原因,是19世紀末民粹主義運動(Populist Movement)抬頭,當時民粹主義運動其中的一個主張是,透過財富再分配來改善黑人的貧困生活。一些反對民粹主義運動的政客,為了政治利益和爭取選票,於是大量製造仇恨黑人的言論。到了20世紀初,推動民粹主義的政客放棄了爭取黑人的支持,政黨之間的競爭因此不再需以種族仇恨來做籌碼,白人社會對黑人的仇恨才開始減退。

不經不覺,我在美國南方一個百年前曾充滿種族仇恨的地方已居住了六年有多。六年中,作為新移民的我,從未在這裏體會到一丁點的種族歧視。這些年,我這個「離地高級中產」曾接觸的階級族群仇恨,都是回港時碰到的。

註:Glaeser, Edward L. "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Hatred."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120(1), January 2005:45-86.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在豉油的國度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在豉油的國度 2017-08-09 「啱啱收到消息,香港品牌李錦記斥資128億元購入倫敦芬喬奇街20號一幢外號『對講機』嘅商業大廈,打破英國歷來單幢商廈物業成交紀錄。今次交易可以證明到『有華人嘅地方就有自由』……呀……各位對唔住,應該係豉油唔係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