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27, 2013

香港大學生為何跌落凡間?


2013年4月24日

執筆之時,貨櫃碼頭工潮已持續了20多天,衷心希望文章見報時工潮已結束。這場工運由部分工人的工作環境惡劣和工資多年來的增長不符他們預期所引發,很多人把工人多年沒有加人工歸咎於HIT的壟斷和剝削。

不過,正如同欄的兩位作者和筆者不斷解釋,近數十年全球很多地方工人的收入也愈趨不均,根據經濟學的研究,偏向技術人力的技術進步(skilled-biased technological change)和全球化是這現象的兩大主因。

工資升幅少又豈是碼頭工人的「專利」?在政府統計處找來自回歸以來中層管理工作者和低下階層工種的實質工資增長【表】,發現數項有趣的現象,值得和讀者分享。

中層經理收入停滯不前

首先,就如同欄的曾國平兄上周在「有業待興,有業待廢?」一文中指出,由回歸到「沙士」的6至7年間,通縮嚴重加上工資調整的頑固性,令各行各業的實質工資都見上升,且有兩個因素可能令工人的待遇「明升實降」,其一是失業率高企,大量工人失業自然無法「享受」實質工資的上升;其二是大量勞工失業,幸運地保住飯碗的打工仔工時可能大增,惟以時薪計算,其實質工資或會「因加得減」。

中央政府在「沙士」後開放自由行,香港的經濟起死回生;其中保安員和洗碟工的實質工資,由2003至2012年上升了超過10%,要留意的是,這兩個工種的實質工資升幅主要源自2011年實施的最低工資。事實上,很多中下階層工種的工資都追不上通脹。售貨員是其中一個因自由行而受惠的工種,但事實上,他們的實質工資自「沙士」起只上升了1個百分點;一些中層管理工作如會計主任的實質工資,更自「沙士」起下跌了5%!

上周筆者在「平坦世界與工種外判」一文中提及資訊科技和交通發達,令很多低技術工種外判到內地。自八十年代起,香港很多工廠已遷至廣東省,香港的工廠工人工資下降不難理解;但到了今天,實質工資不升反降現象擴展至中級管理層,難怪不少大學生都抱怨一張大學證書愈來愈不值錢。

內地大學畢業生激增

抱怨歸抱怨,只要我們略為了解內地情況,香港中層管理層的實質工資停滯不前的現象其實不難理解。內地多年來經濟增長很大程度依賴出口帶動,其中低技術勞工的貢獻很大;同一時間,內地大學畢業生數量亦以幾何級數增加。

1999年,中央政府決定擴大全國的大學系統,令全國每年的大學畢業生由1999年的85萬人,大幅上升至2007年的450萬人。根據一些內地的新聞報道,這數字於近年更升至超過600萬人!亦即是說,現在中國大陸每年新加入勞動市場的高技術勞工,差不多是香港總勞動人口的兩倍!

當然,這600萬人的「高技術勞工」其中有一部分會到海外深造;另外一部分可能是濫竽充數,或者是「宅男」和「宅女」,終日不事生產。即使把這些人都排除,在內地每年新增的勞動人口,上述的數字還是相當驚人。

於上世紀七十、八十年代,香港的大學畢業生都是天之驕子,近年內地大學生的湧現,卻令這些天之驕子跌落凡間。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