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27, 2013

全球化下必有輸家? (全球化下的弱勢社群.二之一)


2013年4月22日


多次強調,過去數十年的資訊科技進步及經濟全球一體化,增加了英美等先進國家企業對高學歷技術人才的需求,亦使工資差距不斷擴大。

從理財投資角度看,努力進修學習新技術有高回報本來是好事一樁;但從收入分配的角度,有人卻認為,工資差距擴大導致貧富懸殊就是社會不公義。數年前的韓農示威,相信不少社運人士仍記憶猶新。全球化與本土化的衝突,真的永遠是大財團跟弱勢社群你死我活的階級鬥爭?

開放貿易改變貧富差距

根據傳統國際貿易理論,儘管自由貿易能提高整體經濟效率,但國與國之間通商將改變生產要素(如不同工種的勞動力、資本或土地等)的價格,因此,開放貿易亦將改變工資的結構,繼而影響收入分布。

換句話說,即使當國際貿易交換的只是消費品而非勞動力,對外開放市場亦無可避免地迫使不同地方的工人競爭起來。

以學者Wolfgang Stolper和Paul Samuelson命名的一條經濟定理指出,開放貿易有贏家亦有輸家。要證明有輸家的邏輯十分簡單,開放貿易後由於市場擴大,容許更多專業而分工合作的生產模式,經濟效率提高導致消費品價格下調,最終使消費者得益。

不過,正因為消費品價格下調,生產過程中一些生產要素價格必然有所下跌。假如基層工人是開放貿易的贏家,而高薪一族是輸家,貿易開放將收窄貧富懸殊;相反,如果貿易開放只有高薪一族或資本家得益,自由貿易將使貧富懸殊問題惡化。開放市場對貧富差距的影響,關鍵在於競爭下誰勝誰負。

如果生產要素只有兩種工人,輸家會是少數的工人。以美國為例,美國的科技人才相對比其他國家多,缺的是低技術的基層勞工,資訊科技進步本身已減低了美國企業對本土低技術勞工的需求。在經濟全球一體化下,相對屬少數的美國基層工人,還要間接地跟數以億計的發展中國家的勞工競爭,雪上加霜。香港類似的情況,同欄的天卓上周已在「大財團壟斷引致貧富懸殊?」一文清楚解釋。與此同時,數以億計的中國工人多年來在經濟改革開放中脫貧,中國的出口貿易應記一功。

傳統國際貿易理論的失誤

要作兩點補充。首先是傳統理論普遍只看工資而忽略物價改變。美國的數據一般誇大貧富懸殊的嚴重性,原因又與國際貿易有關。美國最基層的市民,是最有機會光顧從發展中國家進口的平價貨,到過Walmart買便宜貨的朋友都清楚貨從何來;美國的高薪一族所用的,較多是本地或歐洲的高價貨。以同一個消費物價指數去比較實際工資,低估了基層市民的實際收入,亦高估了高薪族的購買能力。這時候,開放貿易雖然仍可能增加貧富懸殊,但大部分基層市民都會以消費者的身份成為贏家。

第二點要補充的是,傳統理論假設生產技術不變。現實世界國與國之間的競爭卻往往促使一些生產商提高效率,效率追不上的就唯有關門大吉,這時一部分基層工人要面對的不是減薪,而是失業轉工的問題。

傳統理論面對的最大挑戰是,怎樣解釋在開放貿易後一些人口稠密的發展中國家,貧富懸殊情況竟跟一些先進地方一樣嚴重起來,中國和墨西哥是常被提及的例子。當現實世界的就業市場有多個工種和其他生產要素,傳統理論不容易推論出誰是開放貿易的輸家。怎樣把就業市場把工人分類更是沒有固定答案。

雖然發展中國家開放貿易對改善貧富懸殊沒有必然關係,但芝大一位師姐的研究發現,墨西哥在簽署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後,能頂半邊天的女工工資有明顯改善,收窄了兩性工資的差距【註】。

中國的經濟改革開放和中港融合對香港的婦女又有什麼影響?明天續。

註 Juhn, Chinhui, Gergely Ujhelyi, Carolina Villegas-Sanchez. "Men, Women, and Machines: How Trade Impacts Gender Inequality."NBER Working Paper No. 18106, May 2012.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