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2, 2013

大財團壟斷引致貧富懸殊?(科技發展與貧富懸殊的經濟學.之四)


2013年4月18日


無可置疑,香港的貧富懸殊日趨嚴重。透過堅尼系數,我們可量化一個地方貧富懸殊的程度,它是一個由0至1的指數,指數為0代表收入均等;指數為1時,代表收入極度不均;統計處數據顯示,香港稅前收入的堅尼系數由七十年代略高於0.4,大幅上升至千禧年後接近0.55【圖】,在世界上「名列前茅」。

很多人認為,目前香港的貧富懸殊問題可歸因於數個大財團壟斷各行各業所致。眼看貨櫃碼頭公司管理層薪金與和黃(013)的利潤年年上升,工人薪金卻多年來都停留在一個「不足餬口」的低水平,最終引發工人罷工,很多有羅賓漢般「劫富濟貧」心態的年青人,當然看不過眼,出錢出力聲援碼頭工人。

關心社會當然是好事,但我們需要認清事實:收入不均日益嚴重只是由於大財團壟斷勞工市場?其實,收入愈趨不均和貧富日益懸殊不是香港獨有的現象。上周筆者在本欄指出,在1980年的美國,大學畢業生的平均人工比沒有大學程度的低技術勞工只高出大概40%,但這大學溢價於1996年已大幅上升至超過60%。

就像很多其他貨品一樣,勞力的價格(亦即工資)高低,取決於供求的多寡。在很多發達國家或地區如歐美和香港,大學畢業生數目近年不斷增加,高技術勞工供應上升了不少,低技術勞工供應相對下降,這理應不會導致高低技術勞工收入差距不斷擴大。不過,有兩個因素令香港和歐美等地的低技術勞工需求於這幾十年來大幅下降。

電腦取代低技術人手

第一個因素是上周筆者在本欄談到的電腦普及化。近40年來資訊科技不斷進步,令很多行業的生產程序大幅度電腦化,電腦和機器的出現,大量取代了重複性高的低技術工種,令創造性含量較高的高技術工種相對變得更為吃香。同欄徐家健兄和筆者最近都曾分別指出,這個在行內被稱為「偏向技術密集工種的技術進步」(skilled-biased technological change)是高低技術勞工收入差距不斷擴大,貧富懸殊日益嚴重的一個元兇。

另一個低技術勞工需求下降的原因是全球一體化。交通和資訊科技發達令地球愈來愈平坦,國與國之間貿易的交易成本愈來愈低,同一時間很多發展中國家漸漸崛起,巴西、俄羅斯、印度和中國四個金磚國家便是當中的表表者。它們的崛起一方面為整個世界的經濟增長帶來動力,一方面亦為發達國家提供大量的廉價勞工。

金磚四國的勞動人口學歷普遍不高,在發達國家裏相等於低技術勞工。不過,對比在發達國家的低技術勞工,他們的工資更便宜,所以在這些國家對外開放和網絡科技漸漸發達後,很多發達國家的僱主都把大部分低技術工序外判到這些發展中國家。

其實早於八十年代,中國的經濟剛開始對外開放時,香港很多工廠的工序已經外判到鄰近的廣東省,有研究曾利用香港人口普查的數據分析中國對外開放對香港工廠外判的影響【註】,發現香港廠商把很多低技術工種外判到內地,學歷較低的本地工人愈來愈不吃香。該研究指出,在本地的製造業,有中五學歷或以上的工人在整個行業的比率由1981年至1996年上升了超過一倍【表】!

可以想像,面對內地大量低學歷的勞工競爭,本地製造業低技術勞工的工資不會有太大升幅。於1981年,有中五或以上學歷的工人比較低學歷的工人工資平均高出39%,這中五學歷溢價於1996時已大幅上漲至52%【表】!

年青人關心社會是可喜的現象,但在街頭熱血時亦需要保持冷靜的頭腦,弄清事實,分析因果。貧富懸殊和收入不均不是香港獨有的現象,縱合美國和香港的經驗,工序電腦化和外判成本下降是令貧富收入差距擴大的兩大主要原因,要「超人回水」可能是吠錯了樹。

註:Hsieh, Chang-Tai, and Keong T. Woo. 2005. The Impact of Outsourcing to China on Hong Kong's Labor Market. 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95(5)︰ 1673-1687.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