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27, 2013

中港融合 港女有得有失 (全球化下的弱勢社群.二之二)


2013年4月23日

女性地位在香港過去數十年提升得很快,從前只有鑽石王老五,如今高學歷、高收入及高要求的「三高盛女」已成為一個現象。為免被電視台真人騷誤導,看看統計署過去二十年的數據:第一高,女性擁有大學學位的比例上升超過三倍半,逼近擁大學程度男生的比例;第二高,月入3萬元以上的高薪一族,1991年男比女高出四倍有多,二十年後高出不夠一倍;第三高,年齡介乎45歲至49歲之間選擇獨身的人士,二十年前是男多女少,至2011年是倒轉過來【表】。

是的,雖然華人社會「男主外、女主內」的傳統還未完全消除,香港女性經濟能力不斷提高是不爭的事實。假如貧富收入差距擴大代表社會愈來愈不公義,對於往日地位次等的女性,兩性收入差距收窄應該能伸張社會公義吧?但如果所有不公義都是源自貪官在獨裁政治下勾結大財團,何解曾經是弱勢社群的女性在同一環境下生活不斷改善?香港女性又是否真的一面倒受惠於兩性收入差距收窄這個大趨勢呢?

三高盛女拜改革開放所賜

高學歷、高收入和高要求互為因果:學歷高收入自然增加,收入高要找個比三高還要高的港男難度更高,要求高導致獨身時唯有多進修多賺錢。要清楚解釋三高現象,就要找出其深層次的原因。

昨文〈全球化下必有輸家?〉提到,墨西哥在簽署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後,女工工資有明顯改善。發展中國家兩性工資差距收窄有其深層次的經濟原因,其中一個可能是貿易開放使競爭加劇,在競爭環境下歧視女工的企業不易生存;更重要的是,在競爭下,為了提升生產力企業加大投資減省體力勞動的新科技,先天上體力欠缺優勢的女工因而得益。

經濟比墨西哥發達的香港,情況是多得中國改革開放,本地廠商把勞動力密集的製造業北移或外判到內地,當經濟轉型至以服務業為主導,男性於是失去傳統在體力勞動上的優勢。

曾國平教授在〈有業待興 有業待廢?〉一文中指出,回歸後個人服務業和地產業的工資大漲,製造業和運輸業的工資卻不漲反跌。最近全城討論的碼頭工潮,控訴長期沒有加薪的便是清一色全男工。

港女是移民政策受害者?

不是所有港女都必定受惠於中港融合這個大趨勢。最為市民廣泛討論的應該是港男北上娶妻、甚至包二奶。假如港男因此令港女失望,當男女學歷收入不相伯仲,「三高」中的高要求有可能是為勢所逼的,但直接影響香港女性就業的是,每年數以萬計的新移民。回歸後至今,估計已有約100萬位新移民為了家庭團聚來港,其中又以女性為多。

根據簡單的價格理論,供應增加價格必然下跌,女性的勞動力與她們工資的關係亦不例外。不過,國際貿易理論中有一條Rybczynsk定理指出,在自由貿易下,生產要素增加不一定會令價格下調,原因是市場可透過經濟轉型拓展依賴該生產要素的行業增加出口。以新移民為例,當女性勞動力上升,市場可多發展需要大量女性勞動力的行業,吸納這些勞動市場的生力軍。

我有一位是中國貿易專家的好友鄧希煒教授,希煒的其中一項研究調查了新移民在香港各行各業的人口分布,發現雖然內地新移民人數上升對香港本地女性工資造成壓力,但影響短暫【註】。

在女性學歷不斷提高和服務業急速發展下,不容易清楚驗證大名鼎鼎的Rybczynsk定理。要留意的是,一些依賴女性勞動力的服務業,主要靠的是本地客和遊客在港消費。收緊自由行可能為社會帶來各種好處,但蒙受經濟損失的,除了是經常被批鬥的地主外,還可能是頂住半邊天的本地女人。

註 Tang, Heiwai and Stan Hok-Wui Wong. "The Impact of New Immigration in Native Wages: A Cross-occupation Analysis of a Small Open Economy," Development Working Papers 308, Centro Studi Luca d\'Agliano, University of Milano, revised 09 May 2011.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馬仔的藝術品基金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馬仔的藝術品基金 2017-07-14 早前提過一些拍賣藝術品的皮毛,閒話家常竟引起友人任亮憲注意。原來,經營私募基金的馬仔最近在籌劃一隻古董藝術品基金,賺錢之餘亦希望為推動香港金融業多元化出一分力。馬仔有心有力做實事,做益友的內心支持嘴巴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