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2, 2013

有業待興 有業待廢?


2013年4月20日

同欄兩位朋友已先後從外判、科技發展和自動化等角度來探討貨櫃碼頭工人罷工的前因後果。受碼頭工人的故事啟發,筆者想了解一下香港各行各業的發展趨勢,於是收集和整理了一些香港的統計數字,跟大家討論一下應如何解讀這些數字背後所反映的經濟現實。

統計數據來自統計處,雖說統計處近來負面新聞甚多,有造假的嫌疑,更有不少學者指出其錯誤相當嚴重,數據反映不了香港的真象;話雖如此,要分析香港的經濟情況,研究員別無選擇只可使用統計處的數據,還望本文所用數據問題不大吧!

首先,看看數個行業中低層僱員實質工資指數的變化【表1】。

統計處計算實質工資指數,利用的是甲類消費物價指數,以扣除低收入住戶面對的物價變化。

一般情況下,工資指數變化反映的是勞工需求和供應的變化,從附表來看,撇除沒有數據的地產業,其餘四個行業的工資於1997至2004年的8年間都有大幅增長,這是否代表了這些行業在該段時間相當興旺?

碼頭工人控訴有根據

讀者不會善忘,應記得當時香港正存在嚴重的通縮,失業率曾升至8%,名義工資減得不夠物價慢,於是實質工資大升。

這時期實質工資大升,不只因為工資調整的頑固性(wage rigidity),更反映大規模的公司倒閉和裁員,以及幸運地保住了工作、卻因名義工資的頑固性而必須每天「義務」加班數小時的員工。

從2005至2012年的第二個8年,通縮已過,實質工資更能反映各行業的供求關係。

個人服務業(包括理髮、美容、洗衣、殯儀和婚禮安排等一對一的行業)和地產業的工資大幅增長;進出口貿易、批發及零售近乎停滯;製造業和運輸業則下跌超過8%。碼頭工人屬於運輸業,數據正好說明工人們的控訴有些根據:過去8年碼頭工人工資的平均購買力的確下跌了不少。

工資的變化反映什麼?實質工資是勞力的價值,要了解其變化的原因還要看勞力的交易量。根據五個行業的就業人數【表2】,除了個人服務跟社會服務一併計算,以及第二個行業不包括零售,其餘三個行業的定義都跟表1相近;其中
最矚目的是,製造業就業人數的急劇下跌,從2000年至2012年少了一半,由20萬人跌至10萬人。

製造業的式微不是新聞,工資下跌既反映鄰近地區廉價勞力造成的需求下降,亦反映了愈來愈少人入行。同樣是工資下跌,運輸服務業的就業人數卻於12年間上升了三成,是需求追不上供應。進出口貿易及批發(不包括零售)的就業人數則跟其工資一樣穩定。

工運結果未可預料

相反,從2000至2012年,個人服務及社會服務與地產兩個行業的就業人數升幅都接近50%,合共有近60萬人在該等行業工作。人多勢眾加上工資上升,反映了急速上升的需求。根據地產代理監管局的最新數字,持牌人數已超過4萬人,可見買賣、保養和管理樓宇是香港的重要行業。

香港的貨櫃吞吐量曾經是世界第一,現在上海和新加坡已後來居上,短期內更極可能會給深圳「爬頭」,運輸業和進出口貿易業的命運會否如製造業一樣?碼頭工人站出來爭取加薪,證明這行業還有利可圖,但工運結果會否加快進出口貿易業和運輸業如製造業一樣北上,抑或進出口貿易公司將加快自動化的步伐來替代工人?

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