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22, 2013

股票回報點決定? (投資理論速成班.之一)

2013年5月17日

近日香港社會爭拗不斷,議題又以政治為主。在下一個重要經濟議題出現之前,我會跟讀者淺釋投資理論,讓讀者暫時忘卻煩憂。

既曰「速成班」,我會力求所有讀者都讀得懂,故在文章中我會少用術語、少在文中加插英文,並盡量將複雜概念化繁為簡。成功與否,要留待讀者評價!

「高風險高回報、低風險低回報」的投資智慧大家聽得多,但到底投資「風險」為何物?

按波幅量度風險

投資以外,風險的概念其實在生活中常常出現。搭飛機可有風險?多數人的答案是,搭飛機有風險,但風險相當低。這個結論從何而來?只要參考歷史數據,就會發現每年的航班無數,但空難次數卻少之又少。兩者相比之下,我們能推算出空難的機會極低。情況就如一疊紙牌,數十萬張紙牌中只有一張是黑色的,其他都是紅色,每搭一次飛機就如

隨機抽一張紙牌,抽中紅色的就安全到達,抽中黑色則隨飛機煙消雲散。

以上的「風險觀」是從歷史數據推測出「中招」的機會,應用到股票市場又如何呢?股票如香港中華煤氣(003)或中電控股(002)者,一直平穩上揚,少受大市左右,市況好時升得不夠其他股票多,市況差時亦跌得比其他股票少,是為風險低的股票也。相反,近年來的石油股、黃金股卻像玩過山車般大上大落,是為風險高的股票也。根據往績,比較股票的上落幅度,是量度風險的一個方法。

於是你找來兩隻股票過去數年的數據,發現其中一隻每月上落從來不超過5%,另一隻每月上落閒閒地超過15%,根據以上定義,似乎後者的風險較高。

不過,這個定義風險的方法有兩個漏洞:一、所謂往績,看過去一年跟十年,得到的答案可能不同,而哪個答案較正確,說不得準;二、有些事情是「百年一遇」,在往績中根本觀察不到,一隻一直上落只有5%的股票,可以突然有什麼「冬瓜豆腐」大跌50%。為免節外生枝,我們暫且忘記這兩個漏洞,留待以後才慢慢討論。

人人都愛高回報,但是否人人都喜歡低風險?世上奇人何其多,有些投資者要大上大落才過癮;不過,為求簡化,我們假設投資者面對兩隻預期回報相近的股票時,都會選擇風險較低那一隻。

這一群愛回報、厭風險的投資者,面對眾多的股票,自會構思出一個投資組合,把預期回報盡量提高,把風險盡量降低。市場內更有「儲蓄」服務,極厭惡風險者可把全數資金作定期存款,一隻股票也不買;市場上亦有借貸服務,不介意風險者可借錢作槓桿,全數購入股票。如此買買賣賣、左加右減,市場最後達到均衡,人人都買同一個投資組合。視乎投資者對風險有多厭惡,有人只把資金的一小部分投放在這個投資組合,其餘的都作定期;也有人會借錢去投放在這個投資組合上。

股市有如大蛋糕

這個人人都買的投資組合是什麼?既然人人都買,這個投資組合其實就是整個的投資市場,亦即所有股票的總和。股票市場就如一個大蛋糕,投資者根據自身對風險的厭惡程度,有人要大份些、有人要細份些。

以上的討論可能有點抽象,讓我舉一個例子解釋一下:三位口味相近的食客去吃迴轉壽司,其中一位吃了三碟三文魚和三碟吞拿魚,意猶未盡但怕多吃會肚痛;另一位抱着大無畏的精神,一口氣吃了九碟三文魚和九碟吞拿魚;第三位食客較注重健康,只吃了兩碟三文魚和兩碟吞拿魚。三人同樣愛吃壽司,都認為三文魚和吞拿魚各一碟是最完美的食用比例,但由於對風險偏好不同,雖然大家的「壽司組合」一樣,但份量有所不同。

根據以上的假設,利用一點簡單的數學就可以推算出一個重要的投資理論:一隻股票預期回報的高低,取決於這個股票跟大市的關係。若股票跟隨大市上落,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預期回報則較大市高;若股票的上落比大市小,甚至反其道而行,其預期回報則較大市低。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