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7, 2013

捐錢與理性


2013年5月4日

四川雅安地震引起香港的捐錢討論,其中有所謂「涼薄」之說,指出港人是給「中港矛盾」蒙蔽了善心。

四年多來本地傳媒的報道,加上內地維權人士捨己為人的揭露內情,縱然把負面消息「打個五折」,港人也不得不對捐錢的效果失去信心。

近年來的「中港矛盾」中,部分港人或有其可議之處,但今次捐錢是大家「荷包」的事,港人憑着良心加上對事實的判斷,認為捐的錢只有部分落到災民之手,捐錢動機自然減低,不用旁人說三道四。

涼薄的指責是否成立?筆者認為,涼薄之說,靠的是以下的三個假設之一。

涼薄指責成立嗎?

假設一:捐錢是感性的行為,捐一百幾十是表達心意,不用計較捐款的去向。

這個說法令我想起經濟學中的「感覺良好效應」(warm-glow effect),指的是從捐款中獲得的良好感受,助人為快樂之本也。

根據這套理論,別人捐的1元跟自己捐的1元縱使實際效果一樣,但自己捐的1元能使感覺良好,所以不會只靠別人代勞,減低了搭順風車的動機。

不過,感覺良好來目的是內心的肯定和別人的認可,而如今捐款內地這一行為形象甚低,1元捐款買不到多少良好感受,甚至會有點受騙的感覺,捐款減少是既理性又感性的行為。

假設二:內地雖有貪官,1元的捐款或有部分落到官員口袋,但始終會有幾分會到災民手中,總算有點幫助,所以錢還是要多捐。

這個假設可以用上一點簡單的經濟學分析,說明少捐款其實是理性的行為。

首先,錢到災民手中是好事,錢到貪官手中是壞事,相信立場如何偏激的港人都會同意。如今捐款是每1元都會分配到雙方手中,分配多少不是捐款者能決定。

假若從前港人相信每捐1元會有5毫落到災民手中,今天掌握的資訊多了,相信只有3毫會順利幫到災民。既然每1元的捐款換來更多的壞事,捐錢給災民的成本是上升了,港人對感覺良好的需求量自然下降。

不過,若港人關心的並非感覺良好而是災民拿到多少,無效率捐款可以逼使港人捐更多的錢,以確保災民有一定的生活水平。

可是,我們身處的世界不是墨家形容的「兼愛」境界,人的善心有輕重遠近之分:若果受災的親人或好友,對改善其生活的需求彈性較低,縱使1元的捐款只有1仙效果,我們也會捐更多的錢;若受災的是不認識的同胞,對改善災民生活的需求彈性較高,我們捐的錢就要減少了。

以上的分析亦帶出了私人捐獻的好處。市民有鈔票在手,自會尋找捐款能換來最大效果的慈善團體。慈善團體為了生存,亦將致力減低浪費和提升效率,跟其他慈善團體競爭。

美國有極多的慈善組織,幫助的對象繁多;為協助善長仁翁捐得其所,市場上有提供評級報告的組織,給各大小慈善團體「打分」,分析其運用捐款的效率。

不少研究發現,慈善團體的評級對捐款數額有極大的影響,效率低的團體會因捐款少而漸漸給淘汰。特區政府代市民捐錢,爭取捐款效果的動機可會比得上市民自己使自己錢?

港人始終樂善好施

假設三:港人中了某些本地傳媒的毒,多年來給不實的報道洗腦,加上「中港矛盾」的影響,港人少捐款是中了計,破壞了香港「善事之都」的形象。

這個假設沒有什麼好說的,因為我也可能是其中給蒙蔽的港人之一。

這個假設成立與否,要留待其支持者以事實和數據去說服其他涼薄的港人了。

香港的福利制度沒有歐美國家的龐大,從開埠以來,幫助弱勢社群的責任,頗大部分由非政府的慈善團體負責。從每逢周六買旗,到一年一度的百萬行和便服日,從買數張童軍獎券到買錯幾場利物浦,大家其實都在濟弱扶貧。

我隨便翻查一下本地的捐款情況(如公益金),發現多年來捐款數字只隨着經濟周期上落,沒有下降的趨勢,說明港人始終是樂善好施。

港人對今次地震捐款有點質疑有點冷淡,到底是盲目的仇恨還是理性的回應?二擇其一,我會選擇後者。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2017-08-16 競爭法實施了近兩年,競委會最近頻頻出擊。繼今年3月就一宗IT界的圍標案援引該條例入稟後,日前競委會再就大廈單位裝修涉嫌合謀定價向10間建築工程公司入稟,指涉案公司在為觀塘某公共屋邨提供裝修服務時涉嫌違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