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7, 2013

慷他人之慨的道德危機


2013年5月1日

由於老闆和員工的利益不一致,故彼此的立場很多時都處於對立狀態。老闆當然希望員工都為公司勞心勞力,但「打工仔」則希望沒事幹薪水可照收,故大多數會在辦公時間偷懶。偷懶的方式千奇百怪,但既然是「偷」,當然都是偷偷摸摸的在老闆或同事不為意的時候進行,例如有些人會在洗手間裏小睡片刻,有些位處辦公室角落的人會不時上網玩facebook,也有人會趁老闆不在時遲到早退。

道德危機現像普遍

老闆當然不希望員工偷懶,無奈在訊息不對稱的情況下(作為老闆總不成朝九晚六每分每秒都監視着員工吧?),員工會做出利己卻損害老闆利益的偷懶行為。這現像在經濟學裏稱之為道德危機(moral hazard)。

道德危機的現像很普遍。讀者對2007年的金融風暴相信還記憶猶新,造成那次金融危機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很多投資銀行大量買入風險極高的迷債。為什麼迷債是高風險的投資產品坊間已有很多精闢的分析,筆者不會在此班門弄斧。
令人費解的是,很多證據顯示大部分投資銀行經理在金融風暴前已知曉迷債的風險,但他們卻仍然「以身犯險」,這當中其實牽涉到投資銀行經理的道德危機。

在迷債「爆煲」後,美國政府為很多這些投資嚴重失誤的大型金融機構「埋單」,其中AIG接受了美國政府注資接近2萬億美元的經濟支援,亦間接向與AIG有迷債交易的Goldman Sachs注資了大量美國納稅人的金錢。

美國政府當時認為,大型的金融機構就有如整個經濟的心臟,恐防牽一髮而動全身,這些大型的金融機構在主事官員眼中於是被認為「大得不能倒下」(too big to fail),因此當時的「埋單」注資行動,只集中在提供經濟支援予這些大型金融機構。

博大不博小投資策略

這個「大得不能倒下」的邏輯與道德危機有什麼關係?試想一下你是AIG或Goldman Sachs的投資部主管,在你手上有兩份投資方案,一份是人民幣定期,風險低但回報亦低;另一份是與迷債有關的金融產品,回報高但蝕錢的機會亦很大。如果你知道你的公司在美國政府眼中是「大得不能倒下」,「贏大錢」時可以幫公司賺錢,自己亦可以分一筆可觀的花紅,至於「輸鑊甘」時卻有政府幫你「埋單」,你會如何選擇哪個投資方案?

投資銀行經理這種「博大不博小」的投資策略,與筆者小時候打麻雀的情況相類似。過時過節,親戚家中總是雀局連連,其時作為小朋友的筆者,總愛在旁邊靜觀戰局,以便有人因事要離開一會時就能隨時補上;當時的規矩是筆者如果能「食餬」便有錢分,但「出充」卻不用付錢。

筆者當時「打牌風格」可想而知:當然是每局都想做出「清一色」或「十三么」這類的大牌,這種不理對手的打法,當然是「出充」連連。可以想像,慷他人之慨的筆者,當時在親戚間挺受歡迎的,連帶牌技多年來亦毫無寸進!

道德危機的現象在政府內亦同樣常見。政府官員慷他人之慨的情況,其實比私人機構更嚴重。政府的運作完全建基於官員手執使用納稅人金錢的權力,金錢既然是從其他人得來而不是官員戶口內提取的,慷他人之慨便無可避免。

近日本港有關前廉政專員「開公數」大宴內地官員,以及政府建議向內地災區捐1億元賑災等新聞,正好提醒讀者要關注政府運作所誘發的道德危機。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在豉油的國度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在豉油的國度 2017-08-09 「啱啱收到消息,香港品牌李錦記斥資128億元購入倫敦芬喬奇街20號一幢外號『對講機』嘅商業大廈,打破英國歷來單幢商廈物業成交紀錄。今次交易可以證明到『有華人嘅地方就有自由』……呀……各位對唔住,應該係豉油唔係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