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13, 2013

莫名其妙的競爭法 (維珍尼亞學派的反托拉斯分析.二之一)


2013年5月13日

兩周前專責調查反競爭行為的競爭事務委員會公布了成員名單,委員會共14人,由擁有專業法律知識的行政會議成員胡紅玉女士出任主席。傳媒的第一個反應,是質疑名單超過一半來自商界,再仔細一點看,又發現原來有過半數成員具消費者委員會經驗。香港競委會的組成,究竟是代表應該受捍衞的消費者利益,還是不應受到保障的個別商家利潤?拭目以待之餘,不妨參考外國的經驗。

相比香港的競委會,美國的聯邦貿易委員會(Federal Trade Commission, FTC)可算是人丁單薄,人數只有5位。現任主席Edith Ramirez是一位擁有豐富反托拉斯法訴訟經驗的律師,其他數位成員都是法律界和經濟學界中處理及研究反托拉斯法的專家。

大型企業「定價難」

香港的競委會雖然人馬眾多,但除了主席胡紅玉女士,法律界中就只有鄭建韓教授,經濟學界則只有鄭國漢和曾澍基兩位教授;加上其他10位成員,整個競委會對競爭法的認識有多深,我不敢說。但就算是人才輩出的FTC,執行反托拉斯法的成效又是如何?

數個月前我在「反托拉斯法反的應該是什麼?」一文中指出,反托拉斯法應該反的是一切損害消費者利益的反競爭行為,而不是反生產商「以大欺小」,更不應該淪為保障個別小商戶利潤的尋租工具。芝加哥學派反托拉斯分析的用處,就是在真實世界裏層出不窮的銷售方式中,找出哪一種是損害消費者利益的反競爭行為。

不過,應該還應該,任憑經濟分析再有道理,現實世界中反托拉斯的執法和司法機構要怎樣做,芝加哥學派是管不了的。

說過了,芝加哥學派認為,反托拉斯法一個莫名其妙之處,在於大企業定價之難:價格過高是「壟斷價格」,價格過低變成「掠奪性價格」,但價格不變卻又觸犯了「協調固定價格」。解開競爭法莫名其妙之謎的其中一個關鍵人物,是我的同事托利森(Robert Tollison)。

托利森是維珍尼亞學派公共選擇理論(Public Choice Theory)的主將,亦曾經是美國FTC的經濟局(Bureau of Economics)主管。加入FTC之前,托利森發表過一篇關於另一個執法機構──司法部的反托拉斯部門(Department of Justice 's Antitrust Division)——提出訴訟的研究。順帶一提,美國托拉斯法另一個莫名其妙之處是,一個政府竟有兩個不同機構執行反托拉斯法!

競爭法損消費者利益?

托利森在研究中指出,由於政府部門經費有限,司法部在選擇起訴對象時應主力打擊損害消費者利益最深,而又造成最大社會浪費的壟斷;但從司法部超過二十年數據反映出來的卻是兩碼子的事:在過往司法部提出訴訟的案件中,以提升經濟效益作前提只能解釋極少部分的案件,其他與壟斷有關的數字如利潤及市場佔有率等,亦解釋不到多少反托拉斯案件的起訴原因。最能預測什麼企業會被司法部起訴的,竟然是營業額:即生意愈好,愈容易被撿控。

生意愈好,應該是代表愈受消費者歡迎吧?美國司法部要打擊受消費者歡迎的企業,是幫中小企反對生產商「以大欺小」,而非保障消費者利益。不過,更令托利森費解的是,即使考慮所有經濟因素,極其量都只能解釋約六成的起訴,其餘四成的撿控原因仍然是莫名其妙【註】。

往後其他學者的研究亦發現,FTC起訴的主要對象亦非對消費者造成最大損害的企業。借鏡美國經驗,一向是人才輩出的FTC,最終還是搞出個莫名其妙的反托拉斯法來。香港這個由大多數沒有競爭法經驗的人員組成的競委會,會否反而更能運用競爭法來保障消費者利益呢?

我認為,答案與反托拉斯法莫名其妙之謎有關。莫名其妙的競爭法困擾了托利森一段日子,直到加入了FTC之後一年,他發表了一篇解釋反托拉斯法訴訟案的文章。托利森的答案是怎樣的?明天揭曉。

註 Long, William F, Schramm, Richard, and Tollison, Robert D. "The Economic Determinants of Antitrust Activity." Journal of Law and Economics, 16(2), October 1973: 351-64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ICO不是IPO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ICO不是IPO 2017-11-10 無奈,SFC亦非SEC。 不是有心跟大家玩視力測試,只是金融世界秒秒鐘幾十萬上落,何況差成個字?ICO(Initial Coin Offering,證監會稱之為「首次代幣發行」)與IPO的一字之差,...